以色列最大医疗机构CIO:我们是这样做医疗数字化转型的

2020
03/05

+
分享
评论
陈沛(编译) / 健康界
A-
A+
“对于将数字医疗和远程医疗方面的创新技术投入使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个绝佳机会。”

为了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实现可持续发展,全球范围内很多医疗机构都打算采用数字化设备,利用大数据和高新科技提供医疗服务。

不过,理论如何落地,医疗机构如何实现转型,难度显而易见。

MobiHealthNews(以下简称MHN)邀请到以色列克拉利特医疗集团(Clalit Health Services)首席创新官、克拉利特研究院(Clalit Research Institute)创始董事兰·巴利瑟教授(Ran Balicer),请他分享医院数字化转型的方法与经验。

兰·巴利瑟教授(图片来源:YouTube截图)

MHN:作为克拉利特医疗集团和克拉利特研究院的创始人之一,想请您先谈一谈您的主要工作。

巴利瑟:克拉利特医疗集团是独特的保险和医疗相结合的医疗系统,覆盖以色列一半人口的医疗需求。除了覆盖人数庞大,该系统最大的特点就是会员能够得到一生所需的所有医疗服务。从基础医疗、专科医疗服务到住院治疗服务,我们提供所有类型服务。我们既是医疗服务的支付方,也是医疗服务的提供者,这就让我们有机会提供一站式医疗服务,同时也更有动力去照顾好患者,去守护他们的健康,而不是简单提供和售卖医疗服务。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这是第一点,另外一点就是在过去20多年里,我们一直使用电子病历和中央数据存储。中央数据集成存储非常重要,能够有效改善我们为患者提供的各类服务。通过数字化管理我们能够从响应性医疗向预测性、主动性和预防性医疗转变,在过去的15年里,这一直是我们深耕的方向。

目前我们正努力在全科医生和医院中大规模推广预测性医疗。说到预测性医疗的重要性,举一个例子,假如有部分会员目前感觉身体健康状况良好,但是他们的化验结果、并发症以及其他一些数据显示他们可能将要罹患某种疾病,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努力识别出这种潜在疾病,把结果通知给医生或者通知给患者,这样就能够达到预防疾病的效果。

再以慢性肾病为例,患有慢性肾病的患者在出现症状,感到身体不适的时候再治疗就已经太晚了,治疗也不能有太多改善。所以我们应该提前判断,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出现症状五年前就发现潜在风险,这个时候我们能够以较低的成本预防疾病,对患者的生活影响也更小。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在过去的大概8年里,我们用这个方法进行了大量预测,透析患者的数量没有再增加,因为使用了这样的技术,成千上万的患者避免了疾病。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还有更多的案例。

MHN:以色列在推广医疗数字化方面的努力众所周知,就像您刚刚提到的,过去20年里你们已经实现了无纸化办公。几年前的一份报告提到在以色列就有超过500家数字化医疗集团,您觉得主要是哪些因素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巴利瑟:我们把这几个因素称为“四个I”。总体来说是以色列的生态环境使得数字医疗创新成为可能。具体来说,第一是数据整合(Integrated data);第二是以色列的研究机构、医院和HMO(健康维护组织)都很乐于尝试新事物。这也是以色列的文化,以色列人乐于改变现状。对于医疗机构而言,保持创新也是正确的选择,他们也做好了随时创新的准备(Interested in trying new things)。第三,以色列的整个创新生态(Innovation ecosystem)为初创公司提供了资金以及其他各种支持。最后一点就是提供与预防和护理改善相适应的激励措施(Incentives aligned with prevention and care improvement)。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MHN:几年以前,您在TEDx的演讲中提到过这一点,另外在那次演讲中您还讲到您建立了一个模型,用于预测骨质疏松性骨折,但是算法显示出了眼科疾病的问题,您一开始以为是出现了错误,后来意识到,正是视力缺陷使这些病人跌倒导致了骨折。我觉得这是使用大数据改善医疗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我们都知道,想要在全世界大规模推广数字化转型存在巨大的挑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挑战?您觉得应该如何应对?

巴利瑟: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说明一下,关于骨折的问题现在已经得到进一步研究。

在3年前《英国医学杂志》(BMJ)的一篇论文中,我们第一次从同一出发点比较了三种预测模型,以研究哪种模型更好,不过现在研究已经不止如此。

2020年1月,我们和另外一家以色列初创公司斑马远景医疗公司(Zebra Medical Vision)合作在《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通过CT驱动的人工智能生物标记技术,我们能够更好预测骨质疏松。这种方法比现在使用的传统数据模型更准确。通过CT,医生能够发现预示骨质疏松的生物标记物。1月的《自然》杂志上有这篇论文。

现在回到你提到的问题,在大规模推广数字医疗过程中有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部分创新并非来自于医学界的切实需求,因此这种创新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我们需要牢记这一点,因此创新者需要尽早与医疗工作者合作,从而确保技术创新的确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在推广数字化技术的过程中,需要考虑如何把数字化解决方案与医务工作者的日常工作流程相整合。

如果数字技术解决方案会增加医务工作者的负担,那么这种方案一定不会成功。数字技术不仅要有技术,而且能够适用于医生、护士及其他医务人员的日常工作流程,这样的技术才能得到真正的推广。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另外一点就是人们总是进行各种各样的试点,这些试点设计地很不合理,所以一旦规模扩大,就很难取得成功。如果想要取得成功,就不能把试点的过程当成独立的实验,而是当作真正能够大规模推广的第一步,从一个起始点开始推广,这样才有可能成功。

MHN:在您的TEDx演讲中讲了很多医疗机构的事情,随着越来越多数字工具在医疗领域的应用,您如何看到临床医生角色的变化?

巴利瑟:临床医生的角色一直在变化,并且会不断变化,不同科室的医生受到的影响也不同,有一些受到影响较早,有一些晚一点。

我认为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和影像学有关的科室,比如放射科医生、病理学医生和眼科医生。

但是要记住,医生不会被科技替代,科技会为医生赋能,人工智能也不会取代医生,而是会帮他们减轻负担,做出更准确的判断。所以医疗行业应该拥抱科技,不应该害怕或者拒绝。

我们需要明白这些新技术的局限性,人机交互的意义在于机器能够提供有价值的推断,但是最后要交给医生做出决定。

总的来说,我认为人工智能能够帮助医生从繁琐而重复的工作中脱身,让他们能够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对患者治疗更有意义的工作中,比如说和患者进行更多沟通,产生更多共情。这对于治疗非常重要,正是这些新技术让医生能够像以前一样提供服务。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MHN:您除了在克拉利特任职,还是以色列卫生部在传染病流行病学、卫生政策和应急准备方面的顾问。目前所有人都在谈论新型冠状病毒,我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以色列从2月24日开始敦促本国居民考虑取消没有必要的出国旅行。以色列现在情况如何?您如何看待科技在限制疫情传播和治疗方面的作用?

巴利瑟:当前所有没有大规模疫情的国家,都强烈希望尽可能地控制本国境内的疫情。

和其他国家相比,以色列可能不会出现大规模疫情,因为以色列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交通联系较少,只有一个中央机场,和极少的陆路交通。

目前以色列采取了有效措施,明显控制了疫情的传播与扩散。虽然付出了代价,但是我们取得了一定成功,因为以色列一直非常主动地提出关于出行限制的建议,并且主动隔离从旅行中返回的游客。

虽然如此,但在接下来几周内,和其他国家一样,我们的防控策略要从遏制疫情转变为缓解疫情,下一个阶段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减慢病毒传播速度。这需要通过社区隔离,以及医疗护理来完成。

我认为这对于将数字医疗和远程医疗方面的创新技术投入使用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在这些技术方面我们一直处于前沿,在不远的未来我们会看到很多这方面技术的实现。

原文来源:MobiHealth News

原文标题:How Israel's largest healthcare organisation is approaching digital transformation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