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移植手术,为何不让“李医生”“张大夫”也试试?

2020
03/03

+
分享
评论
李林 / 无知茶屋
A-
A+
陈静瑜教授:“我们团队冒了很大的风险来做这个手术,实际上就是为危重症的病人和濒临死亡的病人,给他们一个生的希望”。

有消息称:2月29日,“我国肺移植第一人”、著名肺移植专家陈静瑜教授团队历经5个小时在江苏无锡成功进行新冠肺炎病例双肺移植手术。这在全球尚属首例,也可以这么说是人类进行的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双肺移植手术。

为什么人类能够在中国江苏无锡进行此次史无前例的手术?是因为新冠肺炎暴发在中国,是因为新冠病毒人类未知,也是因为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截至昨天,新冠夺命2915人,同时还有许多危重症病人徘徊在死亡线上。“在做肺移植手术之前这个病人已经通过呼吸机和ECMO维持了其他器官正常,但是他的肺已经是晚期的状态,肺纤维化,而且萎缩成了一个豆腐干一样了,所以才进行肺移植的。”换言之,这对病人而言是最后一种选择,而对医生而言,也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陈静瑜教授不回避这一点:“我们团队冒了很大的风险来做这个手术,实际上就是为危重症的病人和濒临死亡的病人,给他们一个生的希望”。“跟尸体解剖相比较的话,我觉得这个手术更有意义,因为尸体解剖是患者死后去看,而我们不仅要去拯救患者的生命,同时也可以从他病肺上能够得到对疾病的认识。”

一场前所未遇的大疫,对第7个人类未知病毒,现代医学因没有特效药,也只能是“实践出真知”,直接用患者轮番进行各种疗法和药物“试错”,最后甚至采用国际最先进的ECMO进行生命维持治疗。3月1日去世的中国医师奖获得者江学庆是1月17日确诊,入院做了一系列的对症治疗无效后,1月27日上了ECMO,全力抢救超30天,最后还是没有挽回他的生命。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ECMO一响,黄金千万两。”从国内情况看,一台ECMO的开机成本需要7万左右,每天还需花费1至2万,也就是说,使用ECMO一周至少就需要14万元。如此推算,我们抢救江医生至少花费了60万。这也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好,又有哪个国家能这么做?无怪乎,世卫组织的干部艾尔沃德都感慨道:“如果我感染了,我希望在中国接受治疗。”他称自己在考察时得知,中国一家医院就拥有5台ECMO,欧洲都没这么多。

难怪中医们不服气:您用了60万,也就让江医生多活了30天,您给我十分之一的费用,我或许能让他起死回生!这还真不是中医“诳语”,在央视《新闻1+1》中,张伯礼院士给白岩松讲述了中医抢救危重病人的故事:某医院的三名患者是李文亮医生的同事,病情都比较重,连医院的领导都觉得没多大希望了,结果中医上手后用中药汤剂治疗,病人状况大为好转,其中两个完全复原。我想张院士最想对白岩松说的是:给中医一点阳光,中医一定会灿烂。

当然,最不服气的恐怕是“李医生”和“张大夫”了。他们都属“体制外”,天生“矮三分”,不光西医看不起,就是同行也未必看得上。眼见4万白衣正规军开来荆楚,他们在自家门口以“雕虫小技”、“左道旁门”施展医技,略显奇效,却非议上身。传闻政府不得不出来依法治医,一人给了顶小“帽儿”戴。孰料,第二天貌似一家大报的记者就发声要主持公道。一边是红头公文,一边是近百万的浏览(大报文章已经被网警删除),却让百姓云里雾里,不知谁对谁错了。

其实这件事儿也很简单,反正对于未知疾病,在没有特效疗法的情况下,西医在“试错”,中医也在“试错”,外科在“试错”,内科也在“试错”,政府与其惹民意,不如放手一搏:李、张二人既然都声称有金刚钻,那就给他们点瓷器活试试看。能抓住耗子时,就表彰奖励、推广应用;抓不住耗子时,老账新账一块儿算,终身禁入此业。这样是不是既显公平又显包容呢?

原标题:【天声人语】 何不让“李医生”“张大夫”也试试?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