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疫情下的非新冠肺炎患者

2020
03/02

+
分享
评论
肖伞伞 / 健康界
A-
A+
如何保障非新冠肺炎患者的就医权利?

曾有网友调侃说“熬过2020,我们都算死里逃生。”

在多数人靠居家隔离、抢购口罩和消毒用品来应对疫情,一些人却被疫情裹挟其中,来不及呼救,唯有直面疾病的迫近。他们就是非新冠肺炎患者。

在微博上,有个叫#非肺炎患者求助#的话题,求助信息每天都在更新,截止健康界发稿时,阅读量已有8096.1万。

求助者有孩子三个月就被检查出遗传性高胆红素血症的宝妈;有先天性纯红再障的患儿做了手术后急需注药;有32岁口腔癌患者得不到化疗病情迅速恶化;白血病移植等相关手术也停止,本来在排队等待骨髓造血干细胞移植的26岁患者错过救命的机会……

同样也是病人,他们却在疫情与时间的磨盘碾压中艰难生存。

等待的日子,每天都活在恐惧里

武汉姑娘肖晴(化名)去年9月被诊断为白血病,只有25岁的她第一次觉得晴天霹雳。“为什么是我”成了她脑海里萦绕不去的疑问句。

为方便化疗,她从公司辞职了。生病了,没有告诉以前的同事朋友,朋友圈也没有透露过任何东西,就这样安静地接受治疗。到过年,她做了四次化疗,化疗完医生和她说:“情况挺好,安心等移植。”

就这样,在对移植充满希望的日子里治疗。每周二需她都要查血常规,维护PICC管,为了少排队接触人,7点起床,不化妆不护肤,像个男孩子一样刷牙洗脸就出门。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疫情爆发了,武汉封城。本该初七去武汉做最后一步移植,因为病毒同济医院关闭了其他科室,主治医生也被调去发热门诊,她找不到可以接收自己移植的医院。

图源:图虫创意

在家等了一个月,没熬到病毒退散却熬来了复发。肖晴有点崩溃,“我还没开始移植就复发了,想想前面4次化疗吃的苦,花的钱,前功尽弃了,我难过我委屈,我明明一直乐观向上,没做错什么,却要成为“炮灰”。这两天我心态差了,赶紧给我打一针让我死了算了,不要折磨我和我的家人。我在家的每一天都担心复发,每一天都活在恐惧当中,每一天都像是在等死。”

与她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很多白血病患者。他们有的从几个月前就期待着骨髓移植手术,现在只能被迫中断治疗,情况危急,却又不知该做什么。

我抑郁,可我不想死

痒,太痒了!浑身上下痒得难受。

李静(化名)疯狂用手抓自己的皮肤,尽管已经挠得浑身清紫。

这是治疗抑郁症药的不良反应,医生之前和她说可能会造成皮肤瘙痒,但是没想到这么痒。除了瘙痒,抑郁症状也在加剧,连续三天她凌晨五六点才能睡得着。

图源:图虫创意

她的抑郁症病史起源于2020年1月21号,李静在北京安定医院被确诊为中度抑郁症。在医院看诊后,她选择回到老家,安徽的一个小县城调养。

比抗抑郁药副作用更让她恐惧的是,2月7号,她带的药没有了。可是阿戈美拉汀、盐酸米那普伦片等抗抑郁药不能停。县医院没有精神科,整个县城所有的红绿灯变为24小时红灯,路封了,这意味着去精神科医院找医生复诊、开药变得遥不可及。

小县城是熟人社会,她甚至都不敢去网络求助,怕被家人和朋友发现。“我昨天又梦见自己在前男友面前跳楼了。”睡不着、做噩梦、时不时浮现的自杀念头让她的这个初春变得异常煎熬。“我要看病”,这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在疫情下的2月上旬成了一个卑微的请求。

从天堂到地狱,真的只有几天时间

对一个家庭来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迎接新生命的诞生。但对白梦(化名)来说,一切都被孩子的诊断书打碎了。

白梦3个多月的宝宝在郑州检查出遗传性高胆红素血症,黄疸一直不退,照蓝光不起作用,全身都是黄色,就连眼白也都是黄色的。之前受疫情影响和为避免交叉感染,孩子的治疗时间一直往后推迟,直到病情加重,她和家人才自驾到北京求医。

来到北京之后,发现有些医院因疫情影响发布一些新规定,病人很难挂到号。白梦对北京的最新政策不了解,不知道能去哪里找到专家。

现在,她和宝宝来到北京好几天了,每天也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看到哪个医院就去挂号试一试,但却被一次次告知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法。“我真的很绝望,我不知道还能为宝宝做什么,但宝宝的病情肯定是耽误不起了。”

……

在这个话题下,“我想救救我爸爸”,“我男朋友急需手术”“脑肿瘤患者求助”“32岁口腔癌”的微博求助很多,每条都有热心人士在帮忙转发。这些微博背后,都是一个个家庭的无奈。在医疗资源都向新冠肺炎倾斜下,很多患者无法等待。

患者看病难,医院也有医院的难处。2月18日印发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期间医务人员防护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出,要加强医务人员健康监测及感染报告,“实行无惩罚性的感染报告制度”。但在实际操作中,医院内出现医护人员感染新型肺炎的情况,将会引起一些列“连锁反应”。江西新余市第四人民医院、河北北方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皆因医护人员感染,导致医院停诊。

图源:图虫创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保护非新冠肺炎患者的就医权利?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国家卫生健康委要求低风险地区要全面恢复日常医疗服务中不难看出,职能部门早已关注到这个问题。此后,很多医院在恢复门诊,有的医院开通了网上诊疗咨询。业内人士认为,当下疫情防控要分区分级精准防控,分区分级是指根据疫情形势动态调整,并针对传染源,区分传染源与非传染源的人。

毫无疑问,医院复诊要筛选高危人群,不能把所有病人都视为隐形传染源。既要巩固防控成果,也要考虑社会成本、经济成本、社会为疫情付出的代价,不能搞“一刀切”。而具体做法需要认真讨论,最终让每位患者都能得到人文的、个体性的、有尊严的关注与治疗。

所幸,我们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现在已经有不少医院开始全面复诊了,上海第六医院、上海长海医院、上海第五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延安大学附属医院等多家医院已经相继恢复开诊。微博上也有热心人士在帮助他们寻找医院、医生。

无论是谁,都在渴望着这场疫情早日平息。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