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山“硬核”护士长陈静:请不要用英雄来称呼我

2020
03/02

+
分享
评论
孙国强 吴浩宇 / 中国青年报
A-
A+
“请不要用英雄来称呼我,其实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责任。”

“左添,我今天已经看你摸3次脸了!”“洗手后必须戴手套!”“这是危险的!”“讲两遍不够,我就讲200遍。”……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护士长陈静被称为“黑脸管家”,医护人员进入“红区”,从穿防护服、隔离衣到戴护目镜、穿鞋套、洗手,有几十道程序,她都瞪大眼睛盯着。

这位喜欢“吼人”的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被网友们称为火神山医院“硬核”护士长。

与病毒过招,陈静的经验很丰富。2014年,她远赴非洲利比里亚埃博拉疫区,执行了长达100多天的“援非抗埃”任务;2018年,她又跟随和平方舟号医院船,完成为期8个多月的“和谐使命-2018”任务。

但这次驰援武汉的任务比之前的任务都紧急。除夕凌晨4点,陈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声惊醒。一向沉稳的医院护理部主任彭飞这次语气急促,通知她1小时内上报支援武汉的护士名单。

疫情紧急,陈静首先把自己“框”进名单。曾在武汉上大学的爱人在一旁轻声说:“以前都是出国为了别人,这次是为咱‘家人’去打仗。我支持你!”陈静听了心里很感动,她在脑海中迅速确定其他人员名单,并一一打电话通知。

很快陈静又接受了更加艰巨的任务,医院党委决定派出的48名护士,由陈静负责带队。临行前,医院领导专门交代,“要完完整整地把所有人都带回来,一个都不允许掉队”。

“这些90后姑娘们,比我女儿大不了几岁,还都是孩子,但她们接到通知没有一个犹豫的。什么是战士?她们就是!什么是勇士?她们就是!我敬佩这些孩子!”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陈静有些激动。

医疗队最先进驻的是汉口医院,因为长期从事肾病患者的夜间血透工作,还拥有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实战经历,医疗队临时党委任命陈静担任重症监护病房护士长。

不少护士都记得进入汉口医院重症病房前一晚,“战前动员”时陈静说的第一句话:“明天谁跟我上?”

2018年随和平方舟执行“和谐使命”任务前两个月,陈静做了胆囊切除术。陈静没有“胆”,但她胆大心细,有勇有谋。

改造病区、打针输液、采集标本、监测生命体征、护理患者、打扫病区……在汉口医院工作的一周里,陈静带领护理团队的战友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备,奋战在危险的重症监护病房里。

一次,在为一名发热患者清理喉咙时,病人咳出的痰液溅在陈静的防护面具上。她没有本能地一躲,而是耐心地清理干净污物。还有一次,在给患者喂饭时,病人突然呕吐起来,陈静一边安抚一边拿出床下的脸盆,倒上温水,一点点为患者擦拭干净。那位病人尽管身体很虚弱,但依然伸出大拇指表示感谢。

“我们是军人,那么多感染病人,就是刀山火海也得上!”这位获得全国“援非抗埃”先进个人、上海市“巾帼文明建功标兵”,荣立过二等功的护士长说:“请不要用英雄来称呼我,其实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责任。”

2月2日,在汉口医院奋战8天8夜之后,陈静和同事们转场到火神山医院,和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的其他战友一起并肩作战。

如果说火神山医院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尖刀”,那么重症医学一科就是尖刀上的刀尖。考虑到她前一阶段战斗的出色表现,火神山医院党委直接任命陈静为重症医学一科护士长。重症医学一科由知名专家张西京教授任主任,他得知陈静既不是传染病专业出身,又没有重症病房工作背景,一度有些担忧。

按照之前的工程设计,火神山医院传染重症病房分为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3个区域,值班医生可以从重症病房返回到半污染区进行医嘱处理。看完工程设计图纸,陈静立马警惕起来,她结合抗击埃博拉病毒的经验,当场提出整个病房设计从进到出,必须是单向行走,不能折返。

陈静认为,重症病房工作区的划分就要“非黑即白”,要么是污染区,要么是清洁区。张西京非常认可地点了点头,对这位个头瘦小的搭档有了全新认识,之前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重症医学一科由来自全军不同医疗单位的医务人员组建而成,护士占了一半以上。不同军兵种、医院、专业医护人员的工作习惯、防护理念差别很大。作为“大管家”,陈静如履薄冰,“洗消程序、防护要求,天天讲、人人讲,讲得嗓子直冒烟。”

护士左添一直有摸脸的习惯。一天晚上回到住处等电梯刚要有“习惯性动作”,陈静立马大声提醒,左添一下脸红了,很快改掉了多年的习惯。

为了让戴着呼吸面罩的重症患者准确及时地“说出”自己的需求,陈静制作了一本《新冠护患沟通手册》,患者的“翻身”“喝水”等各种需求都对应着文字图案,用手一指护士就能明白。

工作中,47岁的陈静喜欢说“我这个老太太”的口头语,团队里的年轻护士们不乐意听。她们说:“陈护士长年龄不算大,可就爱‘卖老’,我们都把她当成小姐姐!”

这个“小姐姐”却把她们当成孩子来保护。护士陈亚平很要强,但身体虚弱,陈静将她调到后勤班负责物资申领。身体单薄的她每天要从机关推拉几十箱物资往返病房,看了让人心疼,但陈亚平却说:“这比重症病房的战友们轻松多了。”

陈静把科室里来自全军不同医疗单位的护士们拧成了一股绳,带着她们冲锋。但很多时候她觉得是身边的战友在感动着自己:“和我一起来的护士很多都是90后。有人长时间穿戴防护服和护目镜,恶心想吐时会深吸一口气咽下去,她们不想浪费一套防护服,不想给其他战友增加负担。她们真的很勇敢!”

“在别人眼里,她们是白衣天使;在我眼里,她们还是孩子,我必须一个都不少地把她们带回去。”陈静说。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