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连线 | 援鄂医生罗壮:新冠肺炎患者被治愈的满足比辛苦更胜一筹

2020
03/03

+
分享
评论
白雪 / 健康界
A-
A+
他见证了咸宁市中心医院“新冠病毒感染ICU”的新生与成长,更想分享一些有关当前救治情况的经验和日后学科建设的思考。


在“应收尽收、不漏一人”的当下,新冠肺炎患者集中收治最关键的战场,是在急危重症病房。

然而,让援鄂医生——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称昆医大附一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罗壮没想到,对口支援的咸宁市中心医院,急危重症患者的集中收治几乎是从“0到1”。

在250万左右人口的湖北省咸宁市,咸宁市中心医院是最大的一家医院,也被确定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重点医院。截至发稿之日,罗壮与团队已经在这里支援了整20天,见证了“新生儿”——“新冠病毒感染ICU”的迅速成长。在亲自送走一批批治愈患者后,罗壮更想分享自己有关当前救治情况和经验日后学科建设的思考。

新建

时间定格在2月12日早上7点多,罗壮身旁站着妻子,身前站着女儿,以熙攘的医护人员为衬,在“昆医大附一院援鄂抗疫危重救治医疗队出征仪式”的标语下留了一张合影。再过一会儿,他将与其他27位同事一同前往咸宁。因为都是精英和骨干,他们被医院称作“王炸战队”。

8点多,大巴车载着他们驶出医院,向昆明长水机场开去。飞机航行两个多小时落地武汉天河机场。再经50分钟的车程,医疗队最终抵达咸宁瑶池的一家酒店,是当天下午约5:30,随后组织动员、稍作休整,第二天一早,即赴支援医院开始参与救治工作。

“出发之前,我们并不清楚会接诊什么病情程度的患者,到了以后才知道要对当地重症及危重症进行统一管理。”相比湖北武汉、孝感、黄冈、鄂州等疫情排名靠前的地区,截至目前,咸宁累计确诊的患者为800多名,总人数并不算突出。“可问题在于,急危重患者都‘散落’在市管辖的两区四县。”罗壮介绍。

集中收治变得刻不容缓。早在2月1日,咸宁市中心医院就已将3号楼腾空,改造成收治患者的专用区域,临时命名为“新冠病毒感染ICU”,共设置床位45张,包括危重症15张、重症30张。“硬件条件相对完备下,如何让昆医大附一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云南阜外心血管医院等云南医疗队及咸宁市中心医院两地医护人员,在这个感染性极强的病房中顺利开展救治,就成了当务之急。”罗壮说道。

然而,医疗队面临的困难有三:两地医院多种ICU运行模式如何统一?来自不同地区的医护如何尽快磨合?多地物资汇总一处该如何调配?

破题的关键在于做好分工。首先是人员任职。从上至下,昆医大附一院急诊医学科副主任张玮担任这一ICU主任,咸宁市中心医院呼吸血液内科主任徐旭燕为副主任。罗壮是其中一个医疗小组组长,组内还有三名医生和多名护士。

其次是工作分配。来自昆医大附一院和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的医护,根据原单位分为两个医疗大组,主要接管患者诊治、医嘱开立等。咸宁市中心医院的医护因为熟悉本院的医疗系统操作,则按比例融入各医疗大组,配合完成病案录入、资源协调等。

罗壮的同事们在一线的工作照

一切工作按部就班,很快经过一周左右的彼此适应,新冠病毒感染ICU中的一切工作逐渐步入正轨……

判断

早上8点左右进医院、晚上6点左右出医院、每四天轮值一次夜班是罗壮的工作节奏。查房、诊断、抢救、讨论是罗壮的工作内容。“以往像深静脉置管这样的平常操作,大家因为都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戴着双层的手套和会出哈气的护目镜,摸不准确也看不太清,处理难度会成倍增加。”罗壮坦陈,“我看到护士伙伴想撕掉患者手背上的一块胶布,都要不停地搓起一个好下手的地方。”

罗壮在新冠病毒感染ICU诊治患者

除了在病房之中的亲力亲为外,罗壮还有另一个“战场”——远程会诊平台。他是咸宁地区新冠病毒专家组成员,通过互联网指导当地区、县级医院逐一排查疑似患者、正确治疗确诊患者,并对转诊的危重症病人做风险评估。

“对疑似患者的会诊在整个会诊工作中,是十分普遍且非常重要的。”罗壮强调,“难点有二,首先要判断是否为新冠肺炎;其次在‘不是’的情况下,需要与哪些疾病甄别。”

他说,冬春季节本来就是一些病毒性肺炎肆虐的时期,且一旦呼吸系统被感染,诊断起来就较为困难。另外,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阳性率并不是100%的敏感,存在误差。一些专家虽然提出依靠影像学诊断,但需要注意的是,CT检查也不能对新冠肺炎做到独一无二的特异表现。这就需要医生通过临床经验,再结合核酸检测、CT成像来去伪存真。

2月15日,咸宁市中心医院首次连线昆医大附一院,对一例疑似新冠肺炎的复杂重症病例进行了讨论。在屏幕中看到从前的同事,“亲切又激动”,回忆当时的场景,罗壮难掩兴奋。

远程会诊中

对于确诊患者的治疗过程,罗壮最想表达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监测”,另一个是“用药”。

“新冠肺炎与其他肺炎有一个不同之处,就是患者的病情会没有太多征兆的迅速恶化。”他举例,一些患者看上去并没有憋喘的症状,但此时一经呼吸机监测,血氧饱和度只有70%-80%,正常应该为95%以上。若没有被及时发现并采取措施,病人情况将急转直下,且有时多脏器功能受累,最后连抢救的机会都失去了。

实时监测只为能在恰当的时机展开救治,但这也牵扯出另一个问题:“有时不是医生做的不够,很可能是做的多了。”罗壮认为,每一种用药行为在没有确切依据时,都要考虑会不会产生副作用。抗病毒药物或激素药物的用量不是越多越好,治疗的过程也不是越长越好,很可能这期间带来的多器官功能损害是察觉不到的。“恰到好处地用药后,一定不要忘记在适当的时间停止,用药时间过长很可能会加速有害病毒的复制。”

危重症患者顺利出院

和同事们一起准备去接诊新冠肺炎患者

支援的这段日子里,“满足比辛苦更胜一筹”,罗壮缓缓地说道。咸宁首例治愈的危重症患者邓大哥,就是他和同事亲自去送行的。平日里,罗壮会不断鼓励同事不要害怕,也会分享解压音乐,伴着睡眠一起迎接第二天。

归期

2月24日下午,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第31场新闻发布会,介绍咸宁市疫情防控工作和云南省对口支援情况。咸宁市中心医院院长杜光表示,医院将所有可能的新冠肺炎患者进行精准筛查,分类诊疗,没有出现人等床现象。截至当日,医院共收治129例,治愈70例,重症29例,死亡1例。

亲历此次一线“抗疫”,罗壮经常会思考:疫情对他所从事的学科带来哪些影响?在他看来,是对呼吸学科亚专业的理解更加深入了。

呼吸学科可分为10个左右的亚专业:感染、介入、哮喘、间质病、危重症、慢阻肺等。“疫情对感染、间质病、介入、危重症这几个领域会有较大影响。”罗壮观察到,新冠肺炎的一个特点是在疾病后期会引发肺间质的改变,继而对这方面的治疗就有了更高挑战。其次,气道镜介入治疗时的取标本过程,如何躲避感染风险也应该被给予足够重视;另外,新冠肺炎刷新对相关疾病的认识,尤其是与既往其他病毒引起的呼吸危重症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点更为重要,疫情对职业防护、学科发展带来了一些启发。”罗壮强调,急性呼吸道传染疾病防控体系的构建势在必行。

第一步是如何预防医护人员在接诊时感染,要做好分区,及时将发热无传染性和发热有传染性的两类疾病进行鉴别;第二步是广泛普及传染性疾病的防护知识、培训呼吸科室的专业人员,包括身体和心理两方面;另外,医院还需制定紧急预案,并完善流程……“疫情正在提醒我们,医疗、公卫暴露出的短板,相信未来我们会有更快速的、更高效的、更安全的应对策略。”罗壮也希望,将自己的经验带回昆医大附一院,在日后的工作中得以应用。

女儿为父亲上前线加油

采访中,让罗壮滔滔不绝的话题还有家人,言语中透着想念。只要在休息时间,他都会和家人联系,报去平安。

罗壮有两个小孩,大女儿和小儿子。他每天会向他们分享有趣的事,比如哪位病人有好转,又接诊了哪位重症病人……受访前一天,罗壮还通过微信视频教二年级的女儿看图画写短语。

罗壮的爱人伍蓉蓉也是一名医生,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放射科工作。在接到援鄂命令前,夫妻二人就商量过让谁去前线的问题,为了让老公安心上战场,伍蓉蓉选择在后方照顾孩子和老人。“每天的联络中,她都会提醒我,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尽力去做专业擅长的事。”罗壮更想对爱人说一句:你辛苦了!

罗壮的微信头像是一张全家福,他与妻子并排坐着,怀里抱着两个孩子。被问及“回家后最想干什么”,他的回答也格外朴实:“我想把家里坏了的东西修一修,再给我爱人买个新手机。最重要的还是多陪陪他们。”

2月24日,驰援咸宁的第13天,罗壮更新了朋友圈,转发了张学友、周杰伦和方文山为防疫一线医护人员送上的一首新歌——《等风雨经过》,并写下心愿:等风雨经过,我们可以摘下口罩,轻松呼吸,还有一个微笑和一个奋斗的表情……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