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完整的话都那么的奢侈,漳州援鄂护士讲述方舱医院里的点滴

2020
03/01

+
分享
评论
焦修博 / 台海网
A-
A+
“来之前我想只要对病人态度和蔼,热情工作,就能够把工作做好。但来了后,工作的难度远超我的想象。”

陈熙熙脸和额头已有明显的勒痕

“来之前我想只要对病人态度和蔼,热情工作,就能够把工作做好。但来了后,工作的难度远超我的想象。”说这话时,距陈熙熙离开漳州抵达武汉已14天了。陈熙熙是漳州市中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主管护师,2月15日,陈熙熙随漳州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奔赴武汉,来到位于中国光谷科技展览中心临时搭建的方舱医院。

从陈熙熙前线发回的照片中,记者可以清晰地看到,相较上次采访时的陈熙熙,此时的她脸上已经由于长期佩戴护目镜和口罩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小心翼翼推开层层隔离门

“整装完毕,我们小心翼翼,推开一层一层的隔离门进入病区,整个病区被分成20个带床位的临时病房,我们用仓来表示,在这个病区里由来自几个不同省份的队伍共同分摊管理,每个队伍管理4-5个仓位,每个仓位40多名患者,男女分开。”陈熙熙介绍,“进入病区后,我们同上一班的队友进行了交接班,查看物品、巡视患者、人员安排、工作部署、处理医嘱、发放餐食与药品、带病人去专门的地方进行核酸检测的采集和CT的检查,还要处理各种意外事件,回答患者的各种问题……夜班的早晨还要进行血液的采集。”

对于方舱的病人,陈熙熙表示:“因为方舱的病人很多,大多数都是轻症的患者,他们最关心的事就是核酸检测是不是转阴啦,CT结果是不是正常啦。有时候他们一天可以问上好多次。我能感受到他们的那种焦虑、那种不安。当听到自己检测结果都正常可以出舱的时候,他们脸上立刻露出高兴的神态;当听到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时候,脸上就表现出失落、愤怒、惶恐的神态。”

天气寒冷却依旧汗流浃背

“低头写字的时候水珠会从护目镜的边缘滴落在纸上。”虽然现在武汉天气还很冷,但在此工作的陈熙熙一个班下来却依旧会汗流浃背。陈熙熙说,戴着双层手套的她,由于手指被手套束缚,双手的手指几乎是麻木的,还伴有疼痛感。“戴着双层口罩,因为怕眼镜和护目镜起雾,必须用胶布把口罩粘得严严实实的,所以连呼吸都是费劲的,基本上只能张嘴呼吸,说话很费劲,声音比平时大很多,甚至有时候需要用力说话,一句话基本没办法一次性讲完,说几个字就需要喘一下,缓一下,因为需要一直张口呼吸,所以一个班下来,我的下颌关节都非常酸痛。”

陈熙熙说:“刚开始的时候,没经验,护目镜戴得太紧,结果悲剧了,我一个班上下来几乎是全瞎的状态,做事情只能靠摸索,因为护目镜布满雾气,你需要更用力去注视才能看得清楚。有时还会导致头痛欲裂。”

出舱很冷有时是因为饿的

好不容易迎来了下班的时刻,脱防护服又是一道道关卡。由于每次脱防护服都需要两个人,也只能有两个人一起,所以有时候需要等待。“手消毒—敲门—手消毒—消毒门把手—进入1室,然后手消毒—脱鞋套—手消毒—敲门—手消毒—消毒门把手,没人后才能进入下一间,继续……”在这期间,陈熙熙每做一个步骤都必须进行手消。“脱下护目镜那一刻,感觉整个世界都清晰明亮了。当脱下所有防护用物,全身都觉得凉飕飕的,因为汗水让内层的工作服都湿透了,方舱外的冷风一吹,顿时感觉一阵冷冽。冷,不止因为湿透的汗水,更是因为饥饿的肚子。因为穿着防护服,我们不能喝水,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而且又需要进行体力脑力工作,身体经常透支,出舱的时候因为没有能量的支撑,所以更加剧了冷。”

采访的最后,陈熙熙告诉导报记者:“虽然很累很苦,但是想到武汉人民,想到全国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们就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只想奉献,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