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从72314例最全临床报告,看新冠肺炎防控的中国经验!

2020
02/26

+
分享
评论
Walter /  转化医学网
A-
A+
如今,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四起,作为先行者,我们有责任总结并分享抗疫经验,与各国共同争取最终的胜利。

2月24日,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吴尊友等在顶级医学期刊JAMA上发表评论,总结了中国72314例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特征和现阶段防疫抗疫措施,旨在展望进一步阻断疫情扩散的措施,为同陷于新冠肺炎之灾的各国提供经验参考。

1. 72314例新冠肺炎病例流行病学特征,1%为无症状感染,致死率2.3%

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有72314例相关病例资料记录在案,其中:44672例(62%)为经咽拭子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的确诊病例;16186例(22%)为仅通过症状和暴露史鉴别的疑似病例;10567例(15%)为临床诊断病例,即仅通过症状、暴露史、肺部影像学结果确诊,这一诊断策略仅用于武汉;以及,889例(1%)为核酸检测阳性但无新冠肺炎表现的无症状感染者。

多数患者(87%)年龄在30-79岁之间,少部分(1%)为婴幼儿。多数确诊病例位于湖北省(75%)或有与武汉相关人员的暴露史。大部分患者为轻症(81%),几乎不会出现肺炎症状;约1/7为重症患者,临床表现为呼吸困难、呼吸频率≥30/ min、血氧饱和度≤93%,和/或在24至48小时内肺部浸润> 50%);5%为危重患者,出现呼吸衰竭、败血性休克和/或多器官功能衰竭等症状。

新冠肺炎总死亡率为2.3%,与年龄相关。9岁以及下婴幼儿无死亡,70-79岁成年人死亡率8.0%,80岁及以上死亡率为14.8%。死亡病例集中在危重病例中,轻症患者不会死亡。伴有基础疾病的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升高,死亡率在伴有心血管疾病时为10.5%、糖尿病为7.3%、慢性呼吸道疾病为6.3%、高血压为6.0%以及癌症为5.6%。

在44672例确诊病例中,1716例为医护人员(3.8%),其中1080人(63%)在武汉被感染。在确诊的医护人员中,危重症比例较普通人群更高(14.8%),已有5人在医护前线死亡。

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短短30天内波及全国,其传播范围之广、感染速度之快令人震惊,同时也为各地医疗系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流行病学曲线显示,新冠肺炎的爆发呈现出一种混合态势:早期主要是通过华南海鲜市场人畜共患的方式累积感染人群基础,而后期主要通过人传人实现大规模的迅速爆发。

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流行病学曲线

2. COVID-19与SARS和MERS的比较

新冠肺炎的爆发与之前的两场人类冠状病毒感染事件,SARS和MERS,相似而不同。三者起源类似,均从冠状病毒的人畜共患起始;症状类似,均表现为发热和咳嗽,高龄和基础疾病的加持使得患者更容易发展为预后不良的肺炎;诊断方式类似,确诊病毒感染通过咽拭子核酸检测,但临床诊断通常依靠暴露史、症状和肺部影像学手段。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官方资料显示,2003年6月5日SARS疫情被完全控制,总共波及29个国家8096人,造成774例死亡,死亡率为9.6%;MERS至今未得到控制,总共波及27个国家2494人,造成858例死亡,死亡率为34.4%;而截至2020年2月18日,中国报道72528例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为2.6%。

由于轻症和无症状患者的诊断存在一定难度,以及实际始终处于紧平衡状态的的诊断试剂盒,都限制了新冠肺炎患者的完全筛查,实际感染人数应大于目前的统计数字,而死亡率应低于2.6%。

并且,鉴于湖北省死亡率(2.9%)与其他地区死亡率(0.4%)存在巨大差异,如何正确理解总死亡率这一数值尚待商榷。

SARS和MERS的次级传播多数发生在医院中,新冠肺炎也不例外。截至2020年2月11日,共有3019名医护工作者疑似感染新冠肺炎,其中确诊1716例,死亡5例。

然而,新冠肺炎传播的主要途径依然是密切接触。目前,在湖北以外的20多个省市发现了1183例群集性感染事件,其中88%的事件中有2-4人被传染,64%的群集性感染都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尽管不少研究陆续提出了新冠肺炎的基本繁殖数R0(一人能传染多少人),但目前得出结论为时尚早。

3. 针对新冠肺炎爆发所采取的措施

2003年非典以后,中国政府对流行病爆发的响应能力大大提升。首先表现在对此类事件的反应速度。2003年非典造成300人感染和5例死亡时,中国政府才向WHO报告流行病学事件,2个月后SARS-CoV才被正式鉴别;在此次新冠肺炎仅感染27人,并未造成人员死亡的情况下,WHO就得到了通知,并在一周内迅速作出回应,显著缩短了病毒的喘息时间。

非典和新冠肺炎爆发时间线对比

此次COVID-19爆发正值春节假期,春运的高潮给病毒的长距离、大规模散播埋下伏笔,这无疑提升了疫情防控的难度。但中国政府采取措施速度之快、覆盖范围之广令人惊叹;在明确新冠病毒暂无有效的药物和疫苗的情况下,使用最传统、最朴素的公共卫生策略,从个人、家庭、社区、省市各个维度实施隔离防疫措施。

尽管这些响应操作曾经成功预防此类爆发,但能将隔离措施落实地如此广泛而有效,中国在世界上是头一个,在历史上也是头一次。

然而,这些措施是否有必要、是否和疾病爆发的规模成正比,目前还存在争论。有人认为,某些措施过于“严厉”,可能侵犯到公民的人身自由。事实上,被隔离人的权利确实应该纳入考虑,但是千千万万未被感染的健康人的权利也应该被考虑到。至于这些措施是否有效防控疫情、是否减少了死亡率、是否值得这段时间造成的经济损失,就留给后世去评判吧。

4. 下一步计划

目前我国采取公共卫生措施,很大程度上延缓了新冠肺炎的爆发速度,为相关的科研工作“争取时间”。随着新结果不断涌现,中国必须集中精力调整策略,迢迢前路,慎之求之。

新兴的病毒突破了地缘政治的局限,将全球社会无比密切地联系在一起。中国感激国际科学、医学和公共卫生各方力量的鼎力相助,并将更加积极地投身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协调和沟通,全力以赴,更好地应对新冠肺炎等流行病的爆发。

参考文献:

Zunyou Wu,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and Important Lessons From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Outbreak in China. 23 Feb, 2020.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