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山:疫情大考下,医院信息系统架构应这样转变

2020
02/21

+
分享
评论
张铁山 / 健康界
A-
A+
医院要从“医院级”的信息系统成长出“医”“患”用户级的信息产品,从信息工程架构上突破组织,最小要素到人,实现“人+信息+服务”的集成。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考验,也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国家体制和制度的优势。这是一次大考,更带来了各行业的思考。

中日友好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张铁山

信息化与医疗行业的结合已经走过了20多个年头,面向组织层面,也就是医疗机构、公共卫生机构和医疗行政管理机构的信息化布局基本形成。虽然还存在着一些互联互通方面的不足,存在着一些标准落地的不到位,以及应用方面的不足,但是组织层面的信息化建设局面已经呈现。比起17年前“非典”发生时期,很多地方连个准确的数字都很难摸清,很多需要人工填报。今天信息化已经像水和电一样无声地流淌在医疗机构和公共卫生机构以及应急管理系统之间,无论还有多少诟病,毕竟我们不再赤裸前行。我们有了信息化的武器,有了传染病直报的系统等,就像一个孩子需要有成长的周期,信息化也需要历练和考验才能更加成熟,相信大考中“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信息化建设从业者会思考,会行动。

以医疗照护为核心的信息化建设有待全面升级

反思后我们发现,除了医疗机构内部救治能力建设等实体需要优化外,对应的,组织层面的信息化建设需要重点转向以“医疗照护”为核心的建设方向。过去一个时期,医疗机构内部基本完善和比较全面地部署了以财务和运营为核心的信息系统,但侧重于危急重症救治,多发病协同诊疗,院内外救治协同,专科疾病规范化、信息化诊疗等信息系统,总体上看是严重缺失和不完善的。这些系统的架构要基于“标准、规范、协同和安全”的医疗照护来设计,用信息化的、智能化的方式推进安全适宜的诊疗方案、有尊严的医疗照护行为落地,促进诊疗协作的高效运行,提高医疗救治的效率和效能,促进疾病医疗资源精准匹配。

以收费为主的患者服务方面的信息化有待全面普及

随着近年来“药品零加成”等医保、药品、医疗等方面的机制调整和改革,以及电子健康卡、电子医保卡、移动支付等技术革新,从机制、制度和技术层面为医疗机构共性的、公共的患者服务有序的相对分离提供了机会。无论是互联网咨询、预约挂号、在线缴费,还是医保结算、信用医疗、药品配送等社会化的公共服务,都具备了成熟的信息化方案。但是产品多样,成熟度参差不齐,标准不统一,应用模式还有待一些政策方面的调整。但未来可期,也期待着这些成熟的信息化应用能够全面普及,更期待着区域卫生管理部门和信息化建设主管部门统筹部署,规范发展这些基于信息化的项目建设和运营机制,让医疗机构将精力集中在医疗照护、疾病诊治,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等最核心的业务上来,信息化也将精力倾注到这个方面。

医疗健康信息化架构从“企业级”向“用户级”转变

“人”是社会的最小元素,个人是最小的劳动力因子。互联网的内涵就是“人与万物互联”。移动的设备,移动的网络为全体人接入互联网奠定了基础。目前医疗机构信息化架构是以组织架构为核心的,没有成熟的个人用户产品,例如大部分医院的医生排班并不能由医生自己操作调整,医生的就诊时间和协同的资源不能由医生通过个人来配置。患者的预约服务除挂号外很少能自己预约资源,必须经过预约中心等部门级机构才可完成,住院的患者在院内也很少能够通过系统访问健康医疗数据,以及了解诊疗救治的路径等,个人的社会经济有关数据也没有很好地集成到医疗健康系统。

因此,从医疗信息化延伸到健康信息化,尤其是全流程、全生命周期的信息化,下一阶段需要在完善组织层面信息化建设的同时,架构“用户级”的信息化。“用户级”的信息化体现在把信息化结合到最小的元素“人”,要让个人通过信息化的途径主动参与到全流程的个人健康管理和健康促进过程,要安全可控地访问组织层面的全部信息资源,要以“人”为中心集成各类数据,不断细化信息交互的细度、精度和频度。

对于医疗机构信息化来讲,要从“医院级”的信息系统成长出“医”“患”用户级的信息产品,从信息工程架构上突破组织,最小要素到人,实现“人+信息+服务”的集成。互联网挂号或互联网咨询,不论业务形态是什么,其本质是要将组织层面信息化的产品细化到“个人应用”层面的用户级产品。以人为中心,以用户为核心,集成各类企业级、组织级的信息化应用,“互联网+人”就是要让互联网加到“人”这个最小的服务要素,才能为最大限度调动生产力效率创造可能性和空间。

具体来看,无论是院内的信息应用,还是院外的应用,都是互联网化的应用,差别只是互联网的大小而已。要从业务上以“人”和“岗”为出发点设计信息化的数据和要素,架构信息化产品,以最小的“行为”要素设计数据要素,以实体的行为交互设计系统数据交互,构建基础的“微服务”,数据元层级的“区块链”。用户级的医疗信息化应用,医疗机构内部应用是根,医疗机构外部应用是冠,有根才有冠,以此为方向优化下一步医院信息化建设。互联网医疗政策利好、层出不穷的应用探索、患者的期望为此提供了动力和压力,医疗机构只有进行信息化架构调整才能化压力为能力,化理想为现实。

当然,医疗信息化进展和深入到这样的层面,对信息基础设施的性能、信息系统的安全管理,以及社会治理层面的系统管理都提出了新的需求。工业产品和技术无论多么发达,终究不是人类的终极目标,仍然是人类改变人,改变人与自然的手段。医疗信息化的发展、细化以健康生命质量为导向,最终还是要以人与自然的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综合推进。

(作者张铁山为中日友好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编者注)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