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医生:学弟学妹奋战一线,我们的救援只是杯水车薪

2020
02/19

+
分享
评论
徐青 / 健康界
A-
A+
虽然远在海外,但这个群体里每个人都和武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曾在这里求学,他们的同学、学弟学妹、甚至家人都奋战在武汉乃至湖北大大小小的医院里。

武汉的医院可能会需要医用物资援助。

2020年1月初,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海外校友们在有了这样的预感。虽然远在海外,但这个群体里每个人都和武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曾在这里求学,他们的同学、学弟学妹、甚至家人都奋战武汉乃至湖北大大小小的医院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讨论越来越多,意识到情况可能比较严重,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会会长汪策首先联系到了校友会理事刘实,商量援助一事。之所以找到刘实是因为,他在校友里面发言较多,平时校友会的募捐活动,都是他去写文章宣传。

1月中旬,校友会成立了救援工作小组,一共8个人,一方面在海内外募集资金,一方面在收集医疗防护用品。他们希望,在国内需要的时候能尽快寄过去。那时候,由于大家对疫情的了解还不够,并不知道即将面临的形势有多严峻,所以在询问武汉协和医院和武汉同济医院是否需要物资时,收到的回复是“不需要”。

到了1月23日,武汉封城,医院明显感觉到了压力。刘实分析:一方面,因为疫情的公布,更多人去医院就诊检查,导致防护用品消耗巨大;另一方面,封城也影响了医院本身的供给渠道。这次再去问在武汉同济医院工作的校友是否需要物资时,得知现有防护用品只够用3天了。之后,校友群里经常收到求助信息,来源都是在武汉或湖北其他地区医院工作的校友。

援助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1月24日,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会在公众号上发布了募集资金和物品的文章。

汪策告诉健康界,捐款有来自北美的也有来自国内的,到目前为止一共募集到了约40万人民币。“捐款都是进校友会指定账户,有专人负责,每一笔捐款都清晰记录,每一项花费也都在公众号公开。”

汪策老同学在美国波士顿开的中餐馆——素描湘是当地知名的中餐馆,餐厅老板也是同济医学院的校友。疫情发生之后,素描湘想到了一个特别的办法来支持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总会——从2月16日到4月12日的8个星期中,素描湘将特别制作武汉最著名的小吃热干面,外加素描湘最受欢迎的特色湖南卤粉,把8周的热干面和湖南卤粉的收入捐赠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总会,用于购买医疗防护用品捐送至武汉疫区一线医务人员。

然而,购买物资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武汉封城之后,在美国的华人都在收集救援物资,零售店已经买不到口罩了。刘实介绍,一开始的分工里,有专人负责去找货源,到后来,校友会发动在各地的校友到处打听货源。原本负责宣传的刘实也加入进来。由于要照顾家里生病的亲人,刘实常年订购尿不湿,他试着跟自己经常联系的这家医药公司打电话,看有没有口罩。电话打过去说明来意,对方查询订单信息发现确实是老顾客后破例给了他一批N95口罩。“星期五下订单,星期二就到我家了,当天下午就去邮局去寄了货。”

刘实介绍,还有一些校友在医院工作,所在医院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也把自己的一些储备物品捐了出来。刘实形容校友会的援助像是打游击战,到处找货源并尽量减少花费。期间他们还需要与骗子斗智斗勇。“如果突然跑来不认识的人说有物资,我们会一起商量慎重考虑,”刘实解释,“因为真有一些不法商人想趁机发财,可能是根本没货,也可能是残次品。” 得知阿拉巴马州的救济仓库有大批货品时,刘实联系了在阿拉巴马大学工作的好朋友藤嘉敏教授。藤教授当即驱车前往,核实信息,并与仓库老板商谈,联系多种渠道解决不同的需要。

为了将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刘实提议将自己的家当作“仓库”,所有的援助物品汇集到刘实家里。刘实说:“我的工作时间比较弹性,可以帮忙处理物品运输的事情。”

搞定了货源,另一个问题又摆在了眼前——物流渠道。货品少的情况下,校友自己去邮寄,货品多的时候,到处找绿色通道;纽约的校友陈刚医生找到了货品和渠道,就从纽约寄走一批;印第安纳州的校友胡培怡医生找到了航空公司帮忙,就直接运走一批……刘实介绍,这些人都是《同济医家人》群的“钉子户“,同济圈有名的“帅锅镁铝”,这回都派上大用场了。所以刘实调侃地说,平时看帅哥美女养眼健身,关键时刻还出真心英雄!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批物资寄往了国内,第一批物资已经到达了医院手里,主要是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同济医院和黄冈的医院。

汪策和刘实共同的感受是,医学院校毕业的海外华人积极性很高。“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同学、学弟学妹在一线冒着危险,我们能做的只是杯水车薪。”与此同时,很多不在一线的校友表示:自己可以准备口罩,不需要物资,希望把物品留给最需要的一线医务人员。

刘实感觉,整个过程中,由于没有官方组织统一,救援工作稍显混乱。国内的医院和各方援助都是多条线对接,如果有官方渠道公布、收集捐款和物资会更好。他建议将救援物资分成不同的档次,比如,将N95口罩用在传染病房,一些虽然达不到N95的标准但也有一定的防护作用的口罩给其他配合的人员使用。“就像打仗,有机枪也有短枪,各有各的用途。”

其实,不光是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会,“我们可以为前线的医护人员做些什么?”是很多海外华人得知疫情之后的第一反应。从与国内校友和医院的交流中他们推断,物资紧缺可能不会像一阵风一样快速过去,如果国内的生产赶不上需求,他们还是要不断去找货源。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