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 News】新冠肺炎时期的医药科研和产业困境

2020
02/19

+
分享
评论
Walter /  转化医学网
A-
A+
由于新冠肺炎的流行,全国的大学关闭;项目暂停,考察中断。因此,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与中国的合作暂停,未来五个月的学术会议被取消或推迟。

  与人类的苦难相比,新冠肺炎对科学研究的破坏显得微不足道。世界卫生组织(WHO)昨天报道,全球病例总数上升到71,429例,其中近99%在中国,死亡1775例。但是,对于单个研究人员而言,科研结果损失严重,而且面临的压力巨大。“基本上,一切都已经完全停止了,”约翰·斯皮克曼说,他在北京中国科学院的动物行为学实验室自1月25日农历新年以来一直处于关闭。“(新冠肺炎的)破坏是巨大的,员工的压力真的很大。”但他理解并完全支持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

  1. 对科研的影响远不局限于武汉

  据《纽约时报》昨日发布的一项分析,在整个中国,约有7.6亿人处于某种形式的居家隔离之中。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研究中心的神经科学家蒲慕明说,目前实验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停止了,因为学生和研究人员都不允许返回实验室”。

  纽约大学上海分校的加拿大神经科学家杰弗里·埃利希(Jeffrey Erlich)说,有人要求他停止所有动物实验,并将人员工作仅限于动物繁殖。对他来说,这意味着将失去许多已经训练完成的模型动物。“如果员工停止训练这些动物,那么我将不得不订购另一批动物并从头开始,这好比让我倒退到6到9个月前。”

  埃利希说,他正在就继续开展工作的方式进行谈判,但对此感到矛盾。他说:“要在实验室的研究效率与员工的安全性和舒适度之间取得平衡确实很困难。” “我告诉仍在工作的人员,一旦感到不舒服,就立即停下来。”

  2. 各种申请的截止日期延后

  “是的,不幸的是,新冠病毒对工作带来的影响十分恼人,”中国科学院北京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的古生物学家景迈·奥康纳表示同意,“没人整理馆藏,没人签署文件,所有事情都停滞不前,海外旅行被取消,CAS明年不受理申请,无法分析任何样本,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计算机上处理之前的数据。简直太糟糕了!”

  一些中国研究人员正在将重点转移到研究报告和基金文书的写作工作中来。中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已将基金申请的截止日期推迟了几周,并且只需网上申请,无需官方盖章。同时,许多大学都增加了网上课程,以确保学生按时上课。蒲慕明表示,他每天在Blibli教授2小时的神经生物学讲座,“令人惊讶的是,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在收看。”

  甚至在半个地球之外的美国,都感觉到了中国的静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可再生能源研究员丹尼尔·卡门(Daniel Kammen)表示,这阻碍了他的实验室在中国开展绿色交通项目的努力。由于公共交通系统的禁用,他们将无法按时推行电动出租车计划。

  危机使另一些实验室超速运转。北京清华大学的艾滋病病毒专家张林琦现在正在研究新冠病毒。他的实验室成员都没放春节假期。“我们决定用研究的方式庆祝过年”。他们合成并表征了冠状病毒表面的与ACE2受体结合的刺突蛋白。基于这些重要结果,张林琦团队正与其他公司合作开发数种疫苗。

  世界上的许多实验室都转而搭上了新冠病毒的“顺风车”。牛津大学传染病专家克里斯托弗·戴说,他的实验室暂停了很多日常研究。“(新冠肺炎)主要的影响分流了我们的工作主力。我们将其他项目推迟,同时帮助中国同事分析大量新冠肺炎的数据。”

  对新冠病毒扩散的忧虑打乱了许多学术会议的计划。到目前为止,亚洲和欧洲的至少十几场会议宣布取消或推迟,其中包括:原定于3月13日-15日在上海举行的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国际研讨会;原定于4月1日-5日举行的第二届新加坡ECS能源材料研讨会,以及原定于6月18日-19日在上海举行的超导材料会议。

  在上周末的美国科学促进协会(Science出版方)年会上,31名中国学者因旅行限制无法前来参加;本周四在吉隆坡开始的国际传染病大会也被推迟,并称其会员的首要任务是留在本国与爆发的新冠肺炎作斗争;以及,原定于3月初在新德里举行的第36届国际地质大会禁止所有持中国护照人员(无论是否在中国本土居住)参加,这激怒了不少中国学者。

  3. 药品库存耗尽

  全球的药品供应链可能会被打断。根据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说法,据估计,全球原料药中的80%是在中国和印度生产的,其中包括用于治疗细菌感染、癌症、心脏病和糖尿病的各种活性化合物。目前中国许多工厂仍然关闭,许多药品的库存可能很快就会告急。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说:“这(药品短缺)在目前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有153种药物是生命垂危的病人急需使用的。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对少数供应商的过度依赖原本就会造成每天数十种药品的短缺,“这些供应链非常薄弱。”

  但是,世卫组织药品和保健产品助理总干事玛丽安格拉·西芒表示,尚未有迹象表明基本药物的供应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西芒的团队每天与国际制药协会保持联系,并跟踪其会员公司的运输情况。“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尚未提示任何原料药短缺的直接风险。”

  她补充说,部分原因是许多公司在春节之前囤储了2-4个月的货物。而且尽管其中一些公司位于湖北,上海和中国其他主要的药物产区受新冠肺炎影响较轻。但是,如果不控制住新馆病毒传播,仍可能造成供应链断裂。“这将完全取决于接下来疫情如何演变。”

  此次新冠肺炎的爆发使得全球的医药研究和商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体现出中国在全球医药产业中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但目前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迅速有效地平息这场全球风波,将研究工作和生产生活引导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参考文献:

Robert F. Service, et al. “The disruption is enormous.” Coronavirus epidemic snarls science worldwide. Science. 17 Feb, 2020.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