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中从人脑摘下的“边角料”,竟成了他们珍贵的研究材料

2020
02/17

+
分享
评论
王冰婵(编译) / 健康界
A-
A+
研究显示,即使人脑组织已从大脑移除,但48小时内它依旧活跃。

人脑研究出现新的曙光

美国研究者称,相较过往的白鼠脑组织模型探究,术后人脑组织研究更有可能寻找到新的治疗方法。

埃德·莱恩博士(Dr Ed Lein)是艾伦研究所(Allen Institute)的负责人,他和当地医生制定了一项关于术后规定时间内研究脑内剩余组织的计划,并在西雅图的美国科学促进协会会议(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上公布了相关细节。

“在对人脑自身还知之甚少的情况下,我们就开始大海捞针,探究如何用人脑剩余组织治疗脑疾,听起来有点疯狂。更何况该领域大部分研究只是假设人脑和动物模型相似,尚未被证实。毕竟,鼠脑比人脑小1000倍左右,差距甚为显著。”

在征得病人同意后,莱恩博士及西雅图艾伦研究所的同事联合当时神经外科医生,共同研究外科手术之后的人脑剩余组织。研究显示,即使人脑组织已从大脑移除,但在48小时内它依旧活跃。因此,一旦听到有可用的人脑组织,莱恩和他的团队就要放下手头一切工作,夜以继日进行研究。

莱恩团队发现,相较于动物模型,人脑中存储着更多种类的细胞,人脑和鼠脑的电学特性和解剖结构也大相径庭。莱恩博士表示,这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症及帕金森综合征患者接受动物模型疗法时收效甚微的原因。

脱离动物实验引发争议

接受颅部开刀手术的病人(例如癫痫等),对莱恩博士的这项研究计划充满热情。但一些英国遗传学专家依然坚持进行大量鼠类实验,普遍对莱恩博士的研究评价不高。

伦敦克里克研究所(Crick Institute)的医学研究员罗宾·罗威尔·贝奇(Robin Lovell-Badge)教授表示:“人脑和鼠脑不论在大小、形状及复杂性上,都有着显著的区别。人脑和鼠脑和身体连结的方式也十分不同。任何鼠类遗传学家都不会否认这点,莱恩团队的做法在我看来是荒谬的。任何活体动物的相关研究都很难开展,我们只能控制变量,例如基因、年龄、营养等等……而在人类身上,严格控制这些因素几乎不可能。”

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MRC)将关闭设立在牛津郡哈维尔的鼠类哺乳动物遗传学中心。一位匿名遗传学专家告诉BBC,这一决策某种程度上是受到了莱恩博士研究结果的影响。

贝奇教授说:“正如莱恩博士的评论所反映的那样,一些研究者认为人类基因能够解决一切问题,天真地认为鼠类及其他生物体模型的重要性正在被逐步削弱。然而机制才是关键,若想证实这些假设,需要的是能控制整个生物机体。”

贝奇教授还对莱恩博士的研究是否长期有效提出了质疑:“最高48小时的培养时间是否足够?如何分析特定的脑部结构连结,是否会对中枢神经系统的其他部分功能起到的作用?只单独分析了人脑组织,那将免疫系统和肠道及微生物群等系统性影响又置于何处呢?”

治疗方案有待未来检验

伦敦大学学院脑部疾病遗传基础专家伊丽莎白·费雪儿(Elizabeth Fisher)表示,鼠脑研究给了科学家很多关于人体健康疾病及新型疗法的灵感。活体人脑组织研究无疑能够协助研究顺利进行,但病例样本受限颇多,尤其是患有罕见病的病例更是难觅。

对此,莱恩博士回应:“动物大脑研究对于大脑机制研究来讲是不可缺少的,而在人脑研究中,机制研究又受到诸多限制。因此,我们的人脑研究和鼠脑研究高度互补,允许潜在模型对脑部结构和病症进行批判性评估。所有的模型样本都有限制,而我们坚信,人脑研究会提供新型有效的脑部疾病治疗方案。”

莱恩博士对自己的研究充满自信,但是人脑剩余组织在脑部治疗方面是否确实有奇效,尚需时日验证。

原文来源:BBC

原文标题:Human brain parts left over from surgery boosts research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