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会演变成持久战吗?一个两难的抉择……

2020
02/05

+
分享
评论
界弟 / 医学界儿科频道
A-
A+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流感的传染力,却有更高的死亡率时,我们该采用什么手段,来控制疫情?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发的肺炎仍然在中国迅速扩散。为尽量遏制病毒传播,我们如中世纪欧洲那样以巨大的代价进行隔离,湖北全省大部分城市已经处于事实上的封城状态,而在湖北省外,越来越多的地市也在采取愈加严厉的管控措施试图最大程度减小人员流动,达到隔离病毒、中止传播的目的。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并未建议各国采取限制旅行措施,但是1月31日,美国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对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采取严厉的旅行限制。

短短数日之内,众多国家跟进,纷纷试图通过隔离中国旅客将疫情阻挡在国门之外。

表面看来,这些举措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相悖,背后原因却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程度。

根据香港大学胡子祺等于1月31日在《柳叶刀》发表的研究,重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在武汉封城之前已经有80-480名不等的感染者进入。

这些数量的外来病例,加之每6.4天翻倍的感染人数让研究者做出了极为严峻的预测:即这几座大城市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在当地开始大范围传播,只是进度上迟武汉一到两周而已。美国东北大学对疫情的研究预测则认为美国引入国际外来病例的相对风险仅次于泰国、日本、台湾地区、韩国。

与此同时,德国出现了疑似无症状感染者传播病毒事件,越南、泰国、美国均在最近几天出现了本土传播的案例。近期日本、韩国、德国从武汉撤侨飞机上表面上的健康人抵达目的地后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率平均约在1.4%。

以此推算,疫情中心的武汉,感染而未确诊人数远远大于现有确诊病例。一刀切虽然粗暴,也是不意外的选择。

可惜的是,有些国家或许可能用旅行禁令把疫情隔离在国门外,但隔离的经济代价极为惨烈。

流感是一种极其常见的传染病,美国每年死于流感的人在数万至十数万之间,但是几乎从未有人试图隔离流感病人。

一方面,流感病死率很低,根据美国数据,美国流感病毒病死率大约0.05%,多为有基础慢性疾病的老年人。另一方面,由于流感病毒传播特性,采取隔离手段阻挡流感传播可操作性极低。

因此对流感病毒传播的控制主要以提供疫苗,提醒个人注意卫生等为主。即社会选择承受0.05%的流感患者由于流感提前死亡造成的损失,而避免采取极大规模隔离感染者带来的高昂成本。

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从医学伦理而言,合格的临床医护人员不会把患者的生命简单折换为经济价值。然而无论是医疗政策规划、保险乃至个人的健康选择,都需要在统计学意义上估算生命的价值。

北京大学2010年的研究认为当年中国劳动力的统计学生命价值约为181万元人民币。美国FDA则把美国人的生命价值定为790万美元。虽然值钱,但仍然不足以为此隔离流感病人。

然而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程度远大于流感。

由于尚处于疫情发展期,我们对冠状病毒的病死率和传播力了解仍不充分。目前看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虽然病死率低于SARS,但仍然不可小觑。截至2月2日,湖北省确诊病例9074例,死亡294人,依此计算病死率大约为3.2%;

全国除湖北省确诊5370例,死亡11人,病死率为0.2%——这个病死率仍然是流感的4倍!

对于一个流行疾病而言,2%-3%的病死率已可导致社会正常秩序崩溃,1918年开始流行,最终导致全球数千万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病死率即大约处于该水平。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死亡案例虽仍以存在既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为主,但不乏之前身体健康的中青年。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重症率高达15%左右,重症患者往往面临呼吸衰竭等问题,需要ECMO等设备维持生命,短时间内大量出现的重症病人将让医疗系统不堪重负,甚至造成难以收治患者,导致病死率进一步攀升。

高昂的代价让世界各国尽全力防止新型冠状病毒在本国传播,我国政府正在尽全力阻止病毒传播。各地已经基本把春节假期尽量延期,广大临床医护人员更是为了控制疫情扩散做出了极其巨大的牺牲。这些防疫举措对阻止疾病大规模爆发起到了遏制作用,但并不适合长期持续执行。

当下除湖北省以外,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病死率尚维持较低水平。原因可能是湖北的感染率被低估;或是湖北省外的病例多为病毒多次人传人,毒性发生代际衰减。

然而另一种可能也不容忽视:北京协和医院《建议方案》以及支援武汉的上海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钟鸣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均提到:

病人可以短时间内体内爆发炎症风暴,病情迅速加重,进而引发多器官衰竭导致死亡。

湖北省外许多轻症患者还处于病程初期,未来存在加重可能。

根据《柳叶刀》1月31日的论文模型,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可能已达7.5万,难以迅速根除。严厉的防止传播措施仍然难以短时间内彻底切断新型冠状病毒传播;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流感的传染力,却有更高的死亡率时,我们该采用什么手段,来控制疫情?

如果疫情演变为持久战甚至在未来反复出现,我们该如何平衡维持正常社会经济秩序和阻止更多人感染病毒的冲突呢?

遗憾的是,在疫情不断发展的当下,尚难确定最佳策略,我们期望新型冠状病毒会如很多病毒一样发生代际毒性衰减。然而病毒的突变是随机的,疫情后续如何演变,无法过早乐观。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