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蝙蝠!埃博拉姊妹病毒,致死率可达90%的马尔堡病毒的自然宿主终于被发现了,还有人养它当宠物

2020
02/05

+
分享
评论
BioWorld
A-
A+
近日,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发表论文,首次证实马尔堡病毒的自然宿主为埃及果蝠,马尔堡病毒为埃博拉病毒的近亲,病死率可高达90%。

科学家已在近200种蝙蝠身上发现超过4100种病毒,其中冠状病毒超过500多种。

蝙蝠是自然界中最大的病毒库之一,由于其自身的生理特性和特殊的免疫系统,蝙蝠对大多数病毒表现出较强的耐受力,因此是许多病毒的天然宿主。

2003年爆发的SARS,以及现在正在我国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相关研究表明,这两种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均为中华菊头蝠。

果蝠,以水果为食,是最大的蝙蝠,有些种类翼幅长达2米,主要分布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在我国南方地区也有分布。由于体型较大,缺乏食物的非洲人也经常吃果蝠,也有人养果蝠当宠物。

马尔堡病毒(MARV)可引起马尔堡出血热(MVD),最先在德国马尔堡发现,因此而得名,它又被称为埃博拉病毒的姊妹,同属丝状病毒。

丝状病毒,包括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等,具有极高的传染性,对人类危害极大,由于特有的生物学性质和致病力,这类病毒有可能用作生物战剂,世界卫生组织也将其列为潜在的生物战剂之一。

马尔堡病毒与埃博拉病毒都是源自非洲,通过动物传播给人类,但病毒的最终来源仍然不明。

马尔堡病毒、埃博拉病毒感染后,会在体内迅速扩散、大量繁殖,袭击多个器官,使之发生变形、坏死,并慢慢被分解。病人先是内出血,继而七窍流血不止,并不断将体内器官的坏死组织从口中呕出,最后因广泛内出血、脑部受损等原因而死亡。

近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Nature杂志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刊发了一篇有关马尔堡病毒天然宿主的论文:

Isolation of Angola-like Marburg virus from Egyptian rousette bats from West Africa。

此项研究表明埃及果蝠是马尔堡病毒的天然宿主。

已知马尔堡病毒有12次爆发,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在非洲乌干达。2005年,有记录以来最大的马尔堡病毒疫情发生在非洲安哥拉,252个已知病例中有227人死亡,这是包括2013-2016年西非埃博拉病毒暴发在内的所有大型病毒暴发的最高病死率,病死率高达90%。

非人类灵长类动物感染实验中,马尔堡病毒安哥拉病毒株似乎比所有其他马尔堡病毒毒株具有更强的毒性。值得注意的是,安哥拉疫情是目前唯一一次东非地区以外的马尔堡出血热爆发,以前所有马尔堡出血热爆发都发生在乌干达、肯尼亚或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

之前在乌干达、肯尼亚、南非和加蓬等地进行了广泛的实地研究,并在美国和南部非洲进行了圈养蝙蝠的实验室感染研究均表明:

居住在洞穴中的埃及果蝠是马尔堡病毒的主要天然病毒库。研究推测埃及埃及果蝠通过排泄物或唾液等将马尔堡病毒传递给非洲当地矿工,马尔堡病毒由此进入人类社会,最终导致马尔堡出血热爆发。

马尔堡病毒检测与分离

研究团队在西非塞拉利昂的4个地区采样,捕获了42种蝙蝠,共1755只。所有蝙蝠样本均测试5种丝状病毒(EBOV、TAFV、BDBV、MARV和RAVV),其中435只蝙蝠被鉴定为埃及果蝠。

通过real-time RT-PCR或consensus RT-PCR,435只埃及果蝠中有11只蝙蝠(2.5%)被检测为活性马尔堡病毒(MARV)感染阳性,阳性样本包括6个肝脏/脾、5个淋巴结、2个口腔拭子、1个唾液腺和1个全血样本。此外,研究人员还从阳性样本以及活体埃及果蝠中共分离出4株马尔堡病毒病毒株。

序列和系统发育分析

研究人员通过一系列测序方法,从10只PCR阳性埃及蝙蝠中获得了马尔堡病毒的NP和VP35基因片段的序列,并将其与之前研究获得的128个马尔堡病毒的NP/VP35序列进行最大似然法的系统发育分析。研究分析结果表明从塞拉利昂获得的马尔堡病毒序列与加蓬和安哥拉获得的序列关系最密切。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从不同埃及果蝠中获得的序列是完全相同的。

马尔堡病毒感染埃及果蝠的统计学和血清学结果

研究人员统计发现,捕获的435埃及果蝠中,227只为幼体,208只为成体,但值得注意的是,所有MARV-PCR阳性的埃及果蝠均为幼体,即马尔堡病毒阳性埃及果蝠存在明显的年龄偏差

(χ2=10.341,p=0.001),但无明显的性别偏差(χ2=0.003,p=0.954)。检测埃及蝙蝠体内MARV特异性IgG抗体,也表现出明显的年龄偏差,而无性别偏差。

本研究通过实地采样、系统发育分析和血清学检测等技术手段证实了埃及果蝠是马尔堡病毒的天然宿主,并且这些研究结果提供了西非马尔堡病毒流行(此前大部分为东非地区)的证据,具有病原学监测和防范潜在马尔堡病毒威胁的价值。

蝙蝠是许多人类致死性病毒的天然宿主,包括当年的SARS,以及如今正在流行的2019-nCoV。

此次证实马尔堡病毒的自然宿主为埃及果蝠,那么马尔堡病毒的近亲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也极可能是埃及果蝠。2019年在刚果金爆发的埃博拉疫情的第一位患者就曾接触过埃及果蝠。

蝙蝠仿佛是一个装满了各种病毒的潘多拉魔盒,有些人认为,既然如此,

那么消灭蝙蝠不就好了?最近的一个例子是,非洲乌干达消灭了一个金矿中的十万只蝙蝠,几年后,蝙蝠又回来了,新来的蝙蝠携带马尔堡病毒的比例提升了一倍以上,紧接着,这里爆发了乌干达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马尔堡出血热。

然而,事实证明,消灭蝙蝠的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不但没用,反而可能导致更严重的病毒疫情。更何况蝙蝠在生态环境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所以,消灭蝙蝠只能增加人类的健康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蝙蝠等野生动物。

论文链接:https://doi.org/10.1038/s41467-020-14327-8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