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武汉一志愿者感染后去世!还有很多志愿者守护在抗疫一线……

2020
02/05

+
分享
评论
北京青年报
A-
A+
向志愿者致敬,愿所有人平安!

2月3日起,武汉一志愿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在网上流传。4日,这个不幸的消息被证实,去世的志愿者叫何辉,今年54岁,是武汉志愿者车队的一员。

何辉是武汉本地人,除夕前后,他提到要加入志愿者车队,“有一份力量就出一份力量”,后来发现自己身体不适,就中断了志愿者工作。

何辉居住的社区工作人员回忆,1月31日,何辉家人曾向社区反映,称他有发热症状,想要住院。后来社区定期联络他,但只能断断续续地联系上。2月3日上午10点左右,社区的工作人员拨通了何辉儿子的电话,得知何辉正在住院。

据何辉家人介绍,何辉于2月3日下午4时许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死亡。家人见他的最后一面是在同济医院的门诊,何辉上了救护车准备转院,朝家人挥手,那时候他很冷静,看上去也很坚强。

2月4日,武汉市蔡甸区玉笋山殡仪馆确认,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于3日晚上送来一名叫“何辉”的男子,1965年生,死亡证明写着“呼吸系统衰竭”。

那些在抗疫一线的志愿者

自疫情暴发以来,众多民众自发加入“抗疫”志愿者行列。

筹集、运送防护物资到各大医院

51岁的向东是武汉云豹救援队队长,这支民间救援力量曾参与雅安地震、“东方之星”沉船等重大突发事件救援。

自疫情暴发以来,向东和他的队友奔走各地筹集、运送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的急缺用品,送到各大医院一线医务人员手中。

“作为民间救援组织,我们会常备一些防疫物资,得知一线紧缺,第一时间就全部捐献出去了”,向东告说,救援队人手有限,为了不耽误物资转运,很多人带着行李住在了队里。清理物品、登记、联系接收单位、装车、运送……

星夜驰援助力“方舱医院”改造建设

2月3日晚,武汉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开建,收获消息后,39名志愿者星夜奔驰,汇集洪山体育馆,连续工作一整夜,参加方舱医院物资搬运、床位安装等工作。

4日凌晨2点左右,床位设施、桌椅等运送到位,志愿者们开始帮忙搬运、安装,将床、桌椅一一摆好,连续工作到早上9点多,完成所负责的近200张床位的安装工作。

除夜里到达现场的志愿者外,临时拉起来志愿者群里有几百人,4日早上还不断有人加入。志愿者们表示,抗击疫情出一份力,义不容辞。

到口罩厂上夜班,报名者越来越多

财务经理、全职妈妈、00后大学生、听障人士……这群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来到上海郊区一家口罩厂义务上夜班,一晚上能生产约30万只口罩,为工厂每天补充1/4产量。

1月28日,益路同行公益促进中心副主任周蓉得知口罩厂缺人,就在网络发布招募信息,每天征集20名志愿者,从1月29日到2月8日到工厂上12个小时夜班。

1月31日起,志愿者微信群管理员开始收到十倍于需求量的报名者。“招募帖发出的第3天,管理员开始收到四面八方求加入的信息,我们只好婉言谢绝。”

80后全职妈妈王慧舒铧参加了1月31日晚上的志愿服务,过去在机场从事地勤工作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一线工人的辛苦。她的丈夫是东航飞行员,当天夜里从上海飞奥克兰,他很支持妻子的选择。

夜班于第二天早上7点结束。王慧舒铧10岁的儿子听说后,在作文里写道:“妈妈小身板大能量……”

第二次要去口罩厂上夜班,王慧舒铧带上了飞机上用的抗震耳机。她说:“前两天有媒体报道发了我的照片,挺难为情的。相比一线的医生护士,我们只不过出了些绵薄之力。”

轮椅上的心理援助志愿者

肺炎疫情让很多人担忧、恐惧。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教师董明有心理学专业背景,她报名加入武汉一支心理咨询志愿者队。这段时间,守在电脑前接听热线电话几乎成了董明的全部日常。

2月1日上午8时30分,董明照例坐在轮椅上开始接听心理援助热线。接听了一上午电话,她声音有些沙哑。

董明说,她生活了34年的城市现在“生病了”,自己虽然行动不便,但是依然希望在这场“抗疫”战斗中出一份力。“这不是哪一个人的责任,而是需要大家一起来守护。”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