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纪实:防护服下的“最美”天使

2020
01/31

+
分享
评论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A-
A+
防护服下的天使,到底是什么样的?

1月30日早八点,国家援鄂医疗队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13名医护专家和1名感控专家再次乘坐上班车,赶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隔离病房。那里有27名新冠状病毒肺炎感染或疑似病患正在等待着他们救治。

手把手的“传帮带”

此次出征的有不少熟面孔,王雯、王秋两位护士长全队年龄最长的老师,已经是“二进宫”。

“隔离病房患者日渐增多,我们今天要派驻护士人手也要增多。如果大家身体不允许,会设有备班接替。但也希望能照顾昨天刚下夜班的老师,尽可能不启用备班。”护理队长王雯在昨天晚上的动员会上这样说道。

然而第二天一早,两位刚下夜班的护士长却执意上了开往隔离病房的班车。

“年轻医生护士不容易,很多是第一次进隔离病房,我们一定要亲自盯着他们防护好才放心。”王雯护士长说。

王秋护士长说:“我们都是老兵!进到隔离病房也熟,手把手带一带,也让第一天夜班的孩子们有机会缓一缓。”

第一次进驻病房,王雯、王秋护士长白天带领大家准备各种物资,晚上临时接到通知,义不容辞地带领大家一起进入病房。

从前期物资准备,到逐一盯着大家穿戴防护,从熟悉病房环境明确流程,到事无巨细与年轻护士们一起干,从休息时不停的碎碎念着安全防护操作要领,到大家脱下防护服之后的检查善后交接,忙碌不停。

“其实从穿上防护服那一刻,就已经是缺氧状态了。”护士马跃明回想着,“穿上防护服后,王雯老师的心率就已经120次/分了。”

高灿灿介绍道:“在病房里的行走操作,都需要耗费大量的体力。带着口罩跟患者交流,声音闷闷的很小,必须使大力气说话。很多老年人听力不好,或者听不懂普通话,还要一遍一遍的重复。”

为了减少出入病房穿脱防护服次数,减少防护服不必要的损耗,所有人都是提前两个小时开始不吃不喝,才能保证工作中间不上厕所。

“两位护士长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她们年纪比我们大,责任和工作更多。看着老师们都能坚持,我们又有什么坚持不了的呢?”护士们感慨道。

“我们的团队特别棒,每一个孩子都付出特别多,不管多难都在努力坚持,不计得失,她们一直在感动着我、激励着我。”王雯护士长表示,“作为经历过SARS的过来人,手把手传帮带,是我们的责任!”

队长张柳感慨道:“我们几乎都是第一次穿防护服,从各种培训到自己反复练习、再到进隔离病房,两位老师一直在耐心地介绍经验、传授技巧、检查质控,手把手地教我们做好防护,1毫米都不放过。在隔离病房里,带着护士们穿刺、采集标本、使用呼吸机,传授宝贵经验。两位老师就是我们的支柱、是我们的标杆、是我们的榜样!”

愧疚的“第二针”

马跃明是一位呼吸科护士,技术娴熟、专业过硬,昨天第一次穿上防护服走进隔离病房。

“闷热笨重”构成了这人生第一次的经历。防护服刚穿上就已经汗流浃背,没过多久身上的衣服就湿透了,一会儿被身体烘干,一会儿又被汗水打湿,头发全是湿的,戴着五层手套,手心全是汗。

在这种情况下,执行医嘱治疗操作成为一件意想不到的难事。

“隔着五层手套,我就觉得自己的手怎么变得这么笨!连针管包装都打不开,连胶布都撕不下来。”

隔离病房的患者没有家属陪同,除了治疗,还要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做好生活护理,帮他们发饭,要帮他们接大小便、有的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还需要喂饭、清洁。

有的患者住院物品不全,还要帮他们想办法。一位患者实在无法在床上排便,又没有其他便盆,马跃明灵机一动,把一张椅子翻过来,架上便盆,成功的帮助患者创造条件排了便。

“以前由家属护工做的事情,现在都由我们来做。没有亲人的陪伴,患者们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焦虑紧张,在这里,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

我必须尽自己最大可能把他们照顾好,还要做好心理护理,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些再温柔些,给他们鼓励些再鼓励些。”

凌晨3:00到了,马上圆满完成任务了!

然而此时,一位六十多岁奶奶的静脉药物刚刚配好送到。

“她症状比较重,喘憋比较厉害,看着很痛苦。我想虽然马上要下班了,但还是尽快让她输上液吧。”

马跃明毫不犹豫地拿起操作盘走到患者面前。

静脉穿刺,对于一名高年资护士来说是“小菜一碟”,但当绑上橡胶带,触摸血管时,马跃明发现之前临床操作的手感全消失了。

患者血管条件不好、高烧进食减少导致血管充盈也不好。护目镜全是水珠,视野非常不清晰。

完全凭着多年经验,马跃明一针进去就见了回血,但在拔出针芯时,五层尺寸不合适的手套却妨碍了这样的精细动作,针尖位置跑偏了……

马跃明一下愣住了。

“自己当护士以来,不管什么样的血管条件,几乎都是一针见血,没有补过第二针,而这次……却……。”

“我内疚极了,赶紧拔出针按住针眼,患者说没事,但我看着她喘憋痛苦的样子,特别自责。”马跃明说到这时哽咽了。

她吸取教训,把手套的每一根手指都顶到头,换了位置重新穿刺,这次非常顺利的留置成功。

药物成功的输进患者体内,老人向马跃明点头致谢。

马跃明向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真的希望她早日康复痊愈。

看着同为护士的她

该病区病房首次开放,当晚就收治12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两位患者比较重,其中一例既是产妇,也是护士。接诊她的是护士王胜楠。

“这名产妇是今天晚上过来的,刚生完孩子3周,她的爸爸、妈妈、公公也因为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住进了医院。”看着情绪明显焦虑的患者,王胜楠试图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一下,但五层手套的隔离使触感消失。“她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哭泣,她相信他们全家都会平平安安。”王胜楠说。

“其实她不知道,她的妈妈已经因为呼吸困难戴上了无创呼吸机。”王胜楠有些哽咽,“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向她透露一切,我希望她能乐观一些,帮助自己和家人渡过难关。”

后半夜,王胜楠因为体力不支被迫替换下岗,走之前王胜楠向这名患者伸出大拇指,患者也微微点头示意。“我相信她会越来越好,也祝她和她的家人平安,早日战胜病魔。”王胜楠说。

天使印记

由于长时间戴着防护口罩,防护装备层层叠叠,每位医护人员的脸部不同程度出现压痕,大概要一个小时才能慢慢褪去。大家笑称为“天使印记”。

柳红英护士的额头甚至压破起了脓疱。医疗队上下都十分关心,大夫第一时间连线大后方皮科专家进行治疗。

不写名字,写“别怕”

作为医护人员,他们被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谁也不认得谁。为了方便工作交流,他们在防护服写下自己的名字,同时也写下“加油”、“棒棒哒”等打气词语。名字是给同事看,“加油”给患者看!

呼吸内科暴婧医生跟大家说:“不用写我名字了,就写‘不怕’吧!我是谁不重要,就希望患者们看到了,能不再害怕。”

下次还来武汉

回来的车上,司机师傅和队员们讨论车的消毒流程,司机师傅说:“你们下次来武汉,我还去接你们,你们辛苦了。”

大家说等疫情过去,我们这些人一定要再来一次武汉,还住在这个酒店,还住在12楼。因为我们对这片土地,有了最深厚的感情。

医生说

重症医学科王光杰医生,感慨道——

“在隔离病房工作对体力、心理和意志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每每看到护士老师们穿着防护服忙个不停的瘦小身影,作为一个男同志,我打心里敬佩!”

临时党支部书记暴婧说道——

“我们的护士老师们,不仅要治疗、要护理,还要事无巨细地照顾病房里所有患者的生活,更要无时不刻的安慰疏解患者的心理压力。他们真的很棒!”

队长张柳由衷的感慨——

“我们的护士太不容易了!他们无比敬业、无比专业,出色的护理是一切的基础,他们从事着巨量的工作,他们的贡献无法用语言形容!”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