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为什么前线医生没有足够的防护用品?

2020
01/28

+
分享
评论
申佳 / 健康界
A-
A+
追溯全程,寻找答案。

上海的私营企业主李锋完全没想到,本以为要“砸”在手里的一批N95口罩存货,在春节前夕的三四天里,却卖出了近100万副。

“去年年中我们公司和一家快消品公司谈合作,对方提出用产品置换我们的服务,产品就是一批这家公司的N95口罩,将近120万片。为了能列入这家公司所属全球知名巨头的供应商名单,我同意了这项合作。”李锋告诉健康界。

李锋有一搭没一搭的卖着这批口罩,半年里只卖掉了几万副。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一切。

1月22日之后,医用口罩和N95口罩开始在各地缺货,药店和超市里买不到,很快连医院里的口罩和防护服也急剧缺乏。海量的缺口,快速消化了李峰手里的存货,也让全国大部分省市陷入了对口罩、医用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的紧迫需求中。

告急的医院和努力复工的工厂

1月27日,北京安贞医院发布公告称,为保障疫情防控需要,医院开始接受社会捐赠。接受捐赠的物资包括:医用防护服、医用防护口罩、医用外科口罩、隔离衣、防护面罩、护目镜、消毒湿巾、含氯消毒剂、快速手消毒液等用品。

此前一天,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也发布了接受社会捐赠的公告。湖北省外目前接受社会捐赠的医院数目不少,除了上述两家北京的医院,还包括成都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广州的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等知名医院在内。

据健康界统计,在湖北省内,因医疗物资缺乏向社会发出求助的医院已不低于69家。

媒体报道,武汉一家三甲医院的医务人员为了节省防护服,进入病房后尽量不出来,少吃少喝,甚至不吃不喝,因为出病房后,就要重新换防护服。

根据健康界向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黄冈市中医院、武汉市汉阳医院等咨询,这几家医院的反馈与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的一致:目前武汉市内大部分物资能满足需要,但口罩、防护服缺口突出。

为什么口罩和防护服有这么大的缺口?

“需求量太大了。”医疗器械耗材经销商北京中创汇安科贸和申贝科学仪器(苏州)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如此答复。

以往防护服在全国的需求并不是很大,仅仅是传染科病房需要,而且数目不是很多。“以前防护服的需求量,我们备货是5000件5000件的来准备,两三个月才能消耗掉。”北京中创汇安科贸的一位女士告诉健康界。

申贝科学仪器也是如此。“原来一家客户一次也就采购几百件医学防护服,现在都几万件几万件的要,哪能供应得上?”申贝科学仪器的工作人员很是犯愁。

申贝科学仪器一直有稳定的医院客户,也给疫控中心供货。以医用防护服为例,他们主要跟3M和杜邦合作,目前这两个品牌的防护服都处在严重缺货状态,“现在没有货源,以前的货已经搬空了。”

那么生产商呢?与中创汇安科贸合作的防护服品牌是美国雷克兰。据健康界了解,雷克兰的工厂位于山东潍坊,目前雷克兰工厂已恢复生产,但产品优先供应疫区,像中创汇安科贸这样的经销商还“轮不着”。

健康界致电另一供应商浙江振德医疗,对方很干脆的回答,“口罩和防护服都没有货”。根据调查,振德医疗已经开工,并在当地和周边招募日结小工。其防护服生产线一年仅生产5000套左右,供国内和出口的都有。防护服生产线于春节期间一直没有停过,目前正想办法扩大产能。

现在口罩生产线24小时连轴转,更换人手即可,全自动生产线临时人员也可加入。口罩厂商上海远钦净化由于生产量大,除要求所有原有员工复工外,行政人员也投入到生产线上,还召集了大批临时工,40余人12小时交替。

“全力保障生产,口罩产量每天从4万只增加到了5万只,可是要完成500万的总额,还需要100多天。”远钦净化的人士表示。

有限的产能与政府统一管控

总数500万只口罩的订单,是远钦净化在大约五六天前接到的。据透露,由于口罩储备存在一定缺口,为保障供应稳定,上海相关部门已统一管控。

1月26日下午,王江平在国新办发布会上称,湖北省每天需要约10万套防护服,而国内满足要求的生产企业约40家,总产能为每天3万套,春节期间日产仅1.3万套。

和上海、浙江一样,全国各地的企业正在想方设法恢复生产,甚至追加产能。

在瑞安森(天津)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3条生产线马力全开进行生产。“我们从早上7点开始正式复工,为提高生产能力,连夜从全市各区和外省紧急调配了一大批设备和原材料进厂,24小时不间断生产”,公司办公室主任何超建介绍,瑞安森接到防护服生产任务是1万件,目前日产量可达到800套,预计13天可以完成全部任务。”

全厂100名员工,开工前一天晚上全部到齐,并且已经从外地购置了8台设备、2台烫条机,后续的人员也在待命中。为扩大产能提供保障。公司总经理肖建永说,“这批工单成本比平时高很多,不过我们没有考虑过利润问题。”

在“中国医疗耗材之都”河南省长垣市附近的一个乡镇,人们正在将春节期间24小时不停、加班加点生产的口罩、防护服等物资装车。江苏省扬州市头桥镇医用口罩平均日产5万只,在春节期间,以正誉医疗器械和恒健医疗器械为主的两家企业,迅速启动了“保供应”模式。

四川一家防护服厂商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的订单已经超过往常的四至五倍,“年三十放了一天假,初一就上班了,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

鱼跃医疗董秘陈坚担忧的是原料供应。鱼跃医疗的原料供应商有不少是小厂商,1月15日左右就陆续放假,而疫情严重的消息直到20日左右才明确起来。“我们一直在加班加点,但也担心原料供应商没法匹配。”

一位防护服厂商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防护服制作的核心材料之一是无纺布,上游已出现供应料紧张的情况,现在生产使用的无纺布都是库存,按计划还能维持一周的生产,目前已在协调无纺布厂商于一周后供给。”无纺布同样也是口罩的原材料之一。

中国最大的无纺布卫材加工出口基地,是湖北省仙桃市。仙桃市彭场镇无纺布制品企业正开足马力,不少口罩和防护用品的生产企业加班加产,确保防疫医疗物资供应。

各地都在加大生产,但产品的调拨也基本上是由当地政府说了算。健康界接触的多家上海和浙江厂商都表示,所有产品均由有关部门统一调配,企业方暂时没有自己发售的权限。根据健康界了解,全国多家省市,为保障口罩供应稳定,政府相关部门已统一管控。

四川一家防护服厂家也表示,因为产能有限,只能向四川本地的医院进行供给。山东一家防护服厂商也明确优先供给当地医院。扬州桥头镇虽然将口罩产能提升至日产8万只,但首要也须先全力保障扬州市场供应。

各地都有自己的物质贮备任务,在春节有限的物流条件下,优先保障本地供应不失为明智。但供应给武汉的产能本就有限,在优先本地的管控政策下,必然又被切去一块“蛋糕”。

最后一公里的送达难题

千里驰援,最美逆行。各地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奔赴前线的同时,也为疫区送去物资。四川各大医院驰援武汉的医疗队,甚至带走了自己医院的大部分库存,并且医院还承诺将持续给前线供给,再加上就诊患者加大,并为28日门诊开诊后未雨绸缪,各大医院防护物资相继告急。

陈坚认为,物资紧缺的另一大重要原因是物流运输。据陈坚介绍,鱼跃医疗的一批医疗物资,就曾经在路上为等待一处检验放行,花了三个小时。“我们请江苏有关部门开了特别放行证,但不知道在别的省市好不好使。”

同时,健康界从水滴筹得知,水滴筹近日为武汉疫区捐赠物资,24日已在第一时间发出,但截至发稿时,部分物资尚在路上。

春节物流本就紧张,再加上量大,物流较慢,且物资运输过去后,由于交通管制,分发到具体医院上也有很大困难。陈坚希望有关部门能明晰最后一公里的协调工作。

健康界1月27日致电湖北省红十字会,得知如果捐助物资指定定点医院,就可以直接分配至定点医院;若未指定定点医院,则需要经过统一调配按照紧缺程度分配至医院。当询问统一调配的流程和时效时,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称自己只对接前端,不清楚后端流程,并建议拨打另一热线咨询。但电话始终在忙线中。

湖北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则告诉健康界,口罩和防护服,从红十字会那边得到的并不多。处在新冠肺炎治疗核心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其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没有接到红十字会过来的东西。”

同日,湖北发布防疫物资官方捐赠通道及急需物资捐赠种类标准,明确“捐赠款物除定向捐赠外,原则上由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使用”。

而接受捐赠单位除了湖北省红十字会,还有湖北省慈善总会和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在快速卖掉近百万片口罩的同时,李峰也给上海慈善总会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捐赠了12万副口罩。李峰送往武汉的口罩是通过顺丰绿色通道运输的。头天发出,第二天就到达了医院。李峰特意说明,他是通过个人对接的,没有通过红十字会等组织,“速度让我挺满意”。

苏宁武汉物流公司参与了武汉的物资与医院之间的调配,据其总经理易东介绍,“我们对接的医院有火神山医院、儿童医院、七医院、三医院等。还有些企业和个人捐赠,物资送不过来,我们可以派专车把物资送进来,然后定向配送到医院。”

由于武汉封城,很多车开不进去。而城区禁行,诸多有意愿的个人志愿者也没法接手。在这种状况下,货拉拉开通绿色通道,免费帮政府部门和医疗机构配送物资。司机获得配送的通行证,进行公益配送。

许多武汉市民也开始帮忙联系物资、对接医院运送物资,并在朋友圈里筹款,发动身边人加入进来。一位27岁的武汉青年说,“我们就是救急,我们知道官方的物资正在路上。”

最后一公里着实有很多眼下的困难,但也切实有很多人和组织在为此付出着点点滴滴的努力。

后记

“我们动用中央储备,把中央储备的所有防护服全部调集到武汉。从周边省区紧急调配了1万多套物资送过去,国际采购的22万件也在途中。”王江平介绍。

1月26日上午9点55分,工信部紧急通知央企国药控股,要求在当天上午12点前调配紧缺物资(防护服)至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必要时可动用军用飞机进行支援。在国药集团的协调下,下属国控广西在11点12点让物资出库,11点40到达机场,13点30,7270套防护服已上飞机发往武汉。

这是打仗一样的速度。国药控股表示,国控广西作为地方药品储备单位,自疫情发生以来就开始相关物资的储备,同时国控器械也承担着国家相关耗材的储备。

各级各地政府都在紧抓医药战略储备,而企业也投身到这场战役中来。“我们已经在调配全球医疗物资资源供应到国内”蓝帆医疗护理事业部的副总经理张永臣称,蓝帆医疗紧急联系长期以来与公司存在密切业务往来的多家境外防护用品供应商、经销商,尽快组织货源向疫区平价发送前述亟需的防护用品。

复星集团则在海外锁定了33万套口罩和27万套防护服,从英国、葡萄牙、德国、印度、日本等地完成各种手续,尽快运回国内。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说,“今天,面对肺炎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战略物资是防护服、是N95口罩、是护目镜。”

“企业作为高效运作的社会组织,在面对这场全国保卫战时,理应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为我们奋战在一线的医生、护士们,提供最有力的战略物资保障。”郭广昌的这番话掷地有声。

时间已进入大年初四,很多医院的门诊将开诊,医务人员将面对更大的压力,医院物资需求仍将持续紧张,但也在改善中。

人们依旧在通过媒体和社交平台关注前线的动态。武汉协和医院小儿内分泌医师林鸣在微博晒出自己身着的防护服照片,却被指出这是工业级别的防护服。这种不合格的防护服达不到防护疾病的要求,甚至会危害医务人员的生命安全。

同在武汉协和医院的急诊科副主任孙鹏,女儿给他的信被公开在网络上。14岁的女孩用了文言文的文体,信中说,“吾坚信没有一个冬日不可逾越,病毒肆虐的当下,亦如是”。

很多人被感动。孙鹏说,他常在心里琢磨这句话。“没有一个冬日不可逾越”,说得多好!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