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全球健康调整预期寿命的三大最主要负面因素

2020
01/16

+
分享
评论
齐文安 /  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A-
A+
影响寿命的因素你了解吗?

健康调整预期寿命(HALE)指在当前的死亡和疾患风险下,经过权重调整后,处于某确切年龄的个体在完全健康状态下的预期生存年数。HALE是监测人口健康变化趋势、分析人口健康不平等的重要指标。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全球卫生学系陈鹤及其同事使用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提供的死亡率和伤残损失生命年率等公开数据,运用生命表技术、苏利文方法、健康寿命差异分解方法等人口学分析技术,分解和比较了1990—2013年306种疾病和伤害对全球187个国家出生时HALE(HALE0)变化的贡献,并将研究结果发表在The BMJ上。

研究结果显示,在1990—2013年,全球HALE0增长了5.49年,控制传染病、孕产妇疾病、新生儿疾病和营养类疾病是HALE0增长的最主要原因。国家间HALE0不平等程度降低了15.22%。在187个国家中,11个遭受了HALE0下降,主要是由HIV/AIDS造成的。

糖尿病、伴随药物过度使用的头痛和抑郁症

等3种疾病,不仅是HALE0变化的最主要负面因素,而且主要或仅通过残疾来影响人口健康。

在1990—2013年23年间,中国人群的HALE0增长了7.4岁。传染病、孕产妇、新生儿和营养类疾病(3.17年)、非传染性疾病(3.13年)和伤害(1.10年)的缓解在不同程度上促进了HALE0的增长。这些健康改善彰显了我国在人口健康促进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值得关注的是,死亡率下降对我国HALE0变化的贡献比例高达95.26%,而伤残率下降的贡献尚不足5%。这造成了HALE0无法追赶预期寿命的增长速度,并导致我国带残预期寿命在23年间延长了1.03年,伴随着轻微的疾病扩张的趋势。这可能增加了医疗和长期照护的个人、家庭和社会成本,有必要进一步削减伤残对人口健康的负面影响,以期达到疾病压缩或动态平衡。

来源:陈鹤,陈功,郑晓瑛,等.全球187个国家疾病和伤害对1990—2013年间健康调整预期寿命变化的贡献:一项回顾性研究[J].英国医学杂志中文版, 2019, 22(11):644-653. DOI :10.3760/cma. j.issn.1007-9742.2019.11.113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