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了!一桩价值47亿美元的"致癌案"出现了惊天大逆转……

2020
01/15

+
分享
评论
喵喵 /  医学界肿瘤频道
A-
A+
每个科学论证都需要时间和证据。

1月7日,权威医学期刊《JAMA》发布了一篇关于滑石粉是否致卵巢癌的研究,引发了各界关注。国外医疗媒体都纷纷跟进报道了这一研究:

不少小伙伴对此表示不解:大家为什么对一瓶滑石粉那么嗨?高大上的《JAMA》为啥要给一瓶滑石粉珍贵的版面?

因为滑石粉到底致不致卵巢癌,这是一个价值47亿美金的问题。

一张47亿美金的罚单

2018年7月,美国密苏里州一个陪审团审理“强生滑石粉致癌”案已经超过5周,在听取了控辩双方近12位专家的证词后,终于做出了正式判决:

责令强生公司向22位妇女支付46.9亿美元赔偿金,其中包括5.50亿美元补偿性赔偿,以及41.4亿美元惩罚性赔偿。

数额之高,创下迄今为止在滑石粉产品致癌官司中面临的历史记录,引发轰动,强生股价当天应声下跌1.4%,一时之间,滑石粉成了众矢之的。陪审团给出的理由是:石棉已被国际公认为致癌物,滑石粉含有石棉,导致这些妇女患上卵巢癌。

而事实上,医疗界对于这个问题一直没达成共识,吵得不可开交,这也直接导致了强生深陷滑石粉起诉泥潭——类似起诉高达9000多例:

2012年,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法院判决强生支付一名维吉尼亚州女性1.1亿美元。这名女性2012年被诊断出罹患卵巢癌;

2016年2月,强生被判向美国阿拉巴马州女子杰奎琳·福克斯的家人支付7200万美元赔偿金。该名女子已因罹患卵巢癌而去世,而她的去世被认为与其持续使用强生的婴儿爽身粉和沐浴露有关;

2017年8月,一名女性状告强生婴儿爽身粉中的滑石粉导致其罹患卵巢癌。强生公司被判赔偿4.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8亿元)。

大家究竟在吵啥呢?其实,这个争端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

1971年,一项研究在卵巢肿瘤中发现了滑石粉颗粒,引起了大家对滑石粉与卵巢癌之间关系的关注。

1976年行业规范规定:化妆品级滑石粉必须不含可检测到的纤维、石棉矿物质。原因在于石棉是国际公认的已知致癌物,而滑石粉天然原料中伴有石棉杂质。1978年,美国公众健康研究组甚至要求禁止在化妆品中添加滑石粉。

所以,滑石粉到底致不致癌?科学界展开了一系列研究。

致癌论:滑石粉导致卵巢癌风险升高

反对者认为,用在生殖部位的滑石粉可能会进入人体,刺激卵巢或者输卵管,从而引发一系列变化。

2013年,《Cancer Prevention Research》发表了一篇论文关于滑石粉与卵巢癌相关性的研究。该研究纳入8525例实验者和9859例对照者,针对卵巢上皮癌风险、浸润性卵巢浆液性肿瘤等8项肿瘤风险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在生殖部位使用滑石粉的女性与未使用过的女性相比,明显增加浸润性卵巢浆液性肿瘤、子宫内膜瘤、卵巢透明细胞肿瘤、卵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的风险。

2016年,《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Research》发表的一篇关于非裔美国女性的流行病学研究,该研究发现在私处使用爽身粉的非裔美国女性中,侵袭性上皮性卵巢癌(EOC)的风险有所增加,为1.44(95% CI, 1.11–1.86)。而非生殖器部位使用也与EOC风险相关,特别是在非浆液性EOC患者风险为2.28(95% CI, 1.39-3.74)。研究者认为,炎症反应增强可能解释了滑石粉与EOC之间的联系。

但这些并不能说服所有人。

不致癌论:致癌机理说不通,且证据不足

2015年,《Sage Journals》发表了一篇回顾争议的研究。研究指出,化妆品成分审查专家小组评估了化妆品中使用滑石粉的安全性,也评估了滑石粉安全性时所依赖的大量动物和临床数据,得出的结论是:在目前的使用方法和浓度中,滑石粉用于化妆品是安全的。当表皮屏障缺失或明显破损时,不应使用滑石粉。

此外,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副院长姜桦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医学专业角度分析,很难把个体病例归因于滑石粉的使用,因为无法解释其致病机理。一般情况下,女性生殖系统的组织结构是封闭的,输卵管内纤毛的运动方向也是单向向外的,外来异物不太可能直接进入卵巢。反向推理,如果滑石粉可以通过这个途径进入卵巢,那么细菌和病毒的体积更小,更可以长驱直入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目前,滑石粉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权威致癌物清单中,生殖部位使用时被归为2B类,也就是可能会对人体致癌,动物试验证据或对人类致癌证据不足。

JAMA实锤:

迄今为止人数最多的滑石粉队列研究

毕竟,对于一份科学研究最好的反对,就是拿出另一份科学研究。

此次《JAMA》发表的研究出炉,则再次为不致癌论者们扳回一局。

该研究是迄今为止纳入人数最多、针对美国4个大群体数据的汇总分析。研究共纳入257044人,平均随访时间为11.2年,年龄为57岁,共有1923人被医生诊断为卵巢癌。

4组参与队列的综述

研究显示,32%的人在生殖器部位使用过滑石粉,其中10%的人是长期使用,22%的人是经常使用。

使用过滑石粉的女性罹患卵巢癌的数据如下:

长期和经常在生殖部位使用爽身粉的女性与卵巢癌风险之间的关系

在长期使用滑石粉的人群中,卵巢癌发病率为61例/10万人/年,虽然与未使用滑石粉女性(55例/10万人/年)相比略有差异,但两组数据并没有统计学上的意义。

数据显示:长期使用滑石粉女性总体罹患风险为1.01(95%CI 0.82-1.25),而每周使用频次在1次以上的女性罹患风险是1.09(95%CI 0.97-1.23);

其中,生殖道未封闭的女性的总体卵巢癌罹患风险是1.00(95%CI 0.76-1.32)。

到70岁时,滑石粉使用者和非使用者之间卵巢癌风险的估计差异为0.09%。

综合来看,相比从未使用者,长期或经常在生殖部位使用滑石粉的女性在卵巢癌发病率上没有统计学上显著的差别。也就是说,没有显著证据证明滑石粉有危害。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撇开争端,这篇高质量研究得到了业内的一致好评: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Dana Gossett博士称:这是迄今为止对这一主题做的最好的研究。它规模足够大、设计足够好。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肿瘤学教授Justin Stebbing认为:这项研究的发现重要,令人放心。

尽管有专家指出该项研究还不足以得出完全明确的结论,JAMA社论对此也表示了同意:鉴于收集此类证据需要很多年,且随机对照试验的可行性挑战极大,但是“生殖部位使用滑石粉与卵巢癌发病率之间没有明显关联”的阶段性结论足以让强生喘口气,暂停无止境的诉讼。

这里需要提到的是,强生虽然收到了数以千计的起诉,但却始终坚信卵巢癌与滑石粉之间没有关系。发言人古德里奇表示,尽管公司对受卵巢癌影响的患者感到同情,但科学为强生的婴儿爽身粉安全性提供支持。他表示,公司正在对其他在美国的审判做准备,将会持续捍卫其产品的安全性。 

这次,《JAMA》得出“没有确凿证据表明滑石粉致癌”无异于雪中送炭,强生是否会借此上诉翻案,追回47亿美金呢?估计这个瓜,我们还得再吃一会。

参考文献

[1]O’Brien KM, Tworoger SS, Harris HR, et al. Association of Powder Use in the Genital Area With Risk of Ovarian Cancer. JAMA. 2020;323(1):49–59. doi:10.1001/jama.2019.20079

[2]《强生赔偿47亿是因为产品致癌吗?强生滑石粉真的致癌吗?》.澎湃新闻

[3]Terry KL, Karageorgi S, Shvetsov YB, et al;Australian Cancer Study (Ovarian Cancer);Australian Ovarian Cancer Study Group; Ovarian Cancer Association Consortium. Genital powder use and risk of ovarian cancer: a pooled analysis of 8525 cases and 9859 controls. Cancer Prev Res (Phila).2013;6(8):811-821.

[4]Schildkraut J M, Abbott S E, Alberg A J,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body powder use and ovarian cancer: the African American Cancer Epidemiology Study (AACES)[J]. Cancer Epidemiology and Prevention Biomarkers, 2016, 25(10): 1411-1417.

[5]《滑石粉致卵巢癌假说站不住脚》.健康报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