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平:正常接触不会传染艾滋病 男女同胞不要太“任性”

2019
12/01

+
分享
评论
杨亚平 / 健康界
A-
A+
加强校园艾滋病教育,“性教育”要跟上!

自1981年世界第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发现至今,短短30多年间,艾滋病在全球肆虐流行,已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引起世界卫生组织及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11月26日,联合国艾滋病计划署发布报告显示,目前全球存活的3790万HIV感染者中有2450万人在接受抗病毒治疗,死于相关疾病人数也越来越少。更可喜的是,近日国家卫健委表示,我国艾滋病经输血传播已基本阻断,注射吸毒和母婴传播得到了有效控制,全国整体的疫情持续控制在低流行水平。2019年1月至10月,北京市新报告的艾滋病感染病例数较往年下降了7.1%。但不得不承认,我国艾滋病防控形势仍面临严峻挑战。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副院长、传染病诊疗专家向海平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表示,在我国,仍然有四分之一艾滋病感染者没有检测或不知道自身感染状况。如何提高大众对艾滋病防治知识的知晓及危害,让大众有主动筛查的意识显得尤为重要。

《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提出,要将经过诊断发现并知晓自身感染状况的感染者、符合治疗条件的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艾滋病的治疗成功率均达到90%,并将这3个90%防治目标作为2020年的攻坚目标。

“目前我们艾滋病的抗病毒治疗率和有效率都达到了90%,唯有发现率存在很大的挑战,只达到了70%,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

要实现“3个90%”攻坚目标,向海平认为,要重点关注青少年群体和男男性行为群体,切实降低这两类人群的艾滋病毒感染率;扩大艾滋病检测力度,做到早诊断早治疗,切实降低病死;增加科研投入,开发艾滋病防控新技术;减少歧视,使艾滋病感染者有尊严地生活。

图片来自:图虫创意

发生高危行为后第一时间做检测

众所周知,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有性途径、血液途径和母婴传播。向海平介绍,以下行为是导致可能感染艾滋病毒的危险因素:1.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包括异性和男男同性性行为;2.输不安全的血液和血制品;3.共用注射器静脉吸毒;4.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或确诊为艾滋病的孕产妇,会通过母婴垂直传播艾滋病,如宫内感染、分娩、母乳等。

一旦发生高危行为第一时间到正规医疗机构做检测。”向海平强调,在艾滋病的防控中,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是关键。重要的是要加大艾滋病防治知识、危害性的宣传,让大家知艾防艾,有主动检测意识。

如果发生高危行为两三周以后身体出现了这些变化,就需要高度警惕是否感染HIV的可能性,建议尽早去医院检测,包括不明原因的发热、嗓子疼、淋巴结肿大、起皮疹、头痛、腹泻、乏力、消瘦等症状。

在北京佑安医院,他们接受治疗了北京市一半以上的艾滋病患者,绝大多数人通过早发现而接受抗病毒治疗,病情都得到了理想的控制,病死率降低至0.03%,病毒抑制率达到了99.9%。

向海平指出,确诊艾滋病必须有两步化验,第1步是初筛实验(抗原/抗体检测),初筛实验出现阳性的情况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需要做第2步也就是补充实验(核酸检测和确诊实验)。

“医生在确诊感染艾滋病的时候,只有初筛试验和补充试验都是阳性,才能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向海平表示,正规的医疗机构都可以做抗原/抗体检测,而HIV核酸检测只有传染病专科医院才能做。

“谈艾色变”是普遍人的心理,为了不被他人歧视,保护自己的隐私,许多HIV暴露后的患者并不会到正规医疗机构检测,他们首选的是在网上购买HIV检验试剂自查检测。因产品不合格、试剂操作不规范等引起高危人群恐慌的现象时有发生。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艾滋病检测除了抽血,抗原抗体的检测也可以自己购买试剂通过血液、尿液和唾液来进行检测。但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购买试剂,如大学、商店的‘艾滋病检测包’自动售卖机,同时还需按照说明书正规操作。”向海平补充,大家还可以从官方的艾滋病检测中心获取正规的试剂销售渠道。

抓住72小时黄金“阻断”期

对于HIV暴露的人群来说,怎么抓住“阻断”的黄金时刻,遏制病毒在体内迅速传播是一场争分夺秒的生命赛跑。

“发生高危行为以后的72小时内是黄金时刻。”向海平表示,对于HIV暴露人群来说,72小时内服用阻断药物,能有效抑制病毒在体内的蔓延,减少发生艾滋病的几率,甚至不发生艾滋病毒。

研究表明,阻断药能降低艾滋病毒感染风险90%以上,因此很多人形容它是预防艾滋病的“紧急避孕药”。

哪里可以快速买到阻断药物呢?向海平介绍,每个县市级及以上的城市都设有艾滋病定点医院,比如在北京,佑安医院、地坛医院等医院都可以购买到艾滋病毒阻断药物。

对于夜间HIV的暴露者,可以到佑安医院和地坛医院的急诊科购买药物,也可以通过线上HIV诊疗地图求助,根据定位匹配医院、药店和公益小组的最近位置,快速得到HIV相关救助服务。

“但这种抗病毒药物越早吃越好,暴露后2小时内服用效果最佳,疗程为4周,每天1-2次。如果超过72小时再吃阻断药物就没有预防作用了。”虽然在暴露后可以抓住“窗口期”控制病情,向海平仍然建议大家减少高危行为,避免感染HIV,因为“后悔药”也不是万能的。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要完善现有免费治疗药品政策,增加艾滋病防治等特殊药物免费供给。并针对艾滋病人群采取了“四免一关怀”,即免费抗病毒治疗、免费咨询和艾滋病抗体检测、免费母婴阻断药物和婴儿艾滋病检测、艾滋病遗孤免费义务教育,对艾滋病感染者提供救治关怀。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知道阻断是否成功呢?一般临床建议,发生高危行为1个月和3个月化验HIV抗原抗体,阴性则意味着阻断成功。

图片来自:图虫创意

感染HIV≠艾滋病

“感染HIV和艾滋病是两种概念,感染上了HIV≠染上艾滋病。”针对大众对艾滋病这种不正确的认识,向海平连忙“辟谣”纠正,“感染HIV以后临床上一般要经历三个阶段:急性期,潜伏期和艾滋病期。急性期是指感染HIV三个月内,因病毒侵入可以出现发热、嗓子疼、皮疹、腹泻等表现,急性期最长不超过半年时间。过了急性期,如果不进行抗病毒治疗,会进入到一个平均持续5~8年的潜伏期,然后才进入第3个阶段——艾滋病期。这时候才属于艾滋病患者,比如CD4细胞下降、免疫功能严重下降,出现各种并发症。”

向海平指出,艾滋病患者如果不进行抗病毒治疗,患者会发生各种严重机会性感染和恶性肿瘤,病死率较高。

向海平认为,对艾滋病的认识方面应该避免两个误区:

1. 感染了艾滋病就等于判了死刑,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在目前的医疗技术下,艾滋病已经成为一个像高血压一样可防可治的慢性疾病。只要及时发现及时治疗,正规治疗,长期坚持服用抗病毒药物,基本上不影响人的预期寿命。

2. 艾滋病是烈性传染病。这也是一种错误的说法。我们确实需要避免高危行为以减少感染艾滋病的风险,但通过我们医学的观察和研究证实,与艾滋病人正常的工作生活接触并不会传染艾滋病,例如共用餐具、毛巾、被褥、马桶、游泳池、握手拥抱、礼节性亲吻等等。

加强校园艾滋病教育 “性教育”要跟上

今年10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央宣传部、中央政法委、教育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的《遏制艾滋病传播实施方案(2019-2022年)》提出艾滋病防治策略创新的“六大工程”中,学生预防艾滋病教育是其中之一。2019年12月1日是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也着重强调要加强校园的防艾工作。全国艾滋病监测数据显示,中国青少年艾滋病感染率升高 ,尤其是大学生群体,已成为艾滋病影响中的重要族群。

“中国‘“性教育’知识开展得太晚了。”向海平指出,中国家庭里几乎没有真正的“性教育”,艾滋病防控教育不够广泛。而青少年由于年龄偏小,社会经验少,自我防护意识不够强。

“遏制艾滋病在校园的迅速蔓延,校园艾滋病教育需要从中小学抓起,也要联合家庭教育,一起为青少年构筑艾滋病防线。另一方面,需要社会、学校、家庭共同努力补齐中国性教育‘短板’。”

2014年我国启动了“青春红丝带”校园行活动,各大高校也纷纷成立了“青春红丝带之家”,使更多的青年人成为防艾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从而实现零艾滋目标、实现健康校园和健康中国目标。


“做好艾滋病的防控,重点要放在宣传和发现上。”向海平告诉健康界,2019年《遏制艾滋病传播实施方案》还特别强调,要树立每个人是健康第一责任人的理念。

“增强个人健康责任意识非常关键!无论是男同胞还是女同胞,性行为中一定要采取保护措施,最经济、最有效的就是配戴安全套。”

研究表明,坚持使用安全套,同性伴侣发生HIV传播的案例可以减少70%,异性伴侣为80%左右。

向海平建议,要加强公共场所和流动人口的宣传,并关注老年人的生理需求和性健康问题。媒体宣传要善于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让艾滋病防治知识更具精准性、可及性、便利性和科学性,发出权威的艾滋病防治最强音。

佑安爱心家园让“艾”有爱

北京佑安医院是我国最早收治艾滋病感染者的医疗单位之一,在艾滋病疫情流调和临床诊疗、新药研发、医护培训、国际合作、公益宣传等方面贡献突出。

据了解,北京佑安医院除了对艾滋病患者进行治疗以外,他们还成立了“佑安爱心家园”,组建了一支爱心教育团队,设置了一个艾滋病咨询门诊,联合社会力量对HIV感染者进行积极的治疗护理、咨询及健康辅导,广泛的倡导积极、健康和负责任的生活态度,引入医护人员、艾滋病感染者、志愿者及疾控部门三方参与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综合关怀管理模式,实现医患之间的双向沟通,解决了治疗、控制与艾滋病感染者自我管理的三方问题。

“我们提倡的就是联合疾控、联合高校、联合医务人员、联合志愿者,加强艾滋病的群防群控能力。”向海平说。

专家简介

向海平,主任医师,医学硕士,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负责临床科室、医技科室、医务处、护理部、医学工程处、药学部等部门管理工作。擅长各种常见传染病的诊断、治疗,尤其在各型病毒性肝炎、酒精性肝病、肝硬化、重型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炎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发表专业论文数十篇。荣获北京市科技成果奖两项,曾获“北京市优秀医务工作者”、“局级优秀共产党员”、“爱国立功标兵”等荣誉称号。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扫码领

VIP新人礼

回顶部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