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个病辗转求医难上加难,医疗转诊究竟卡在哪儿?

2019
11/29

+
分享
评论
杨建云 / 健康界
A-
A+
改革医疗体制,让医疗机构加强协作,提高效率可能更有效。

我们身边的一级医院、二级医院、三甲医院众多,当我们真正患病时是否能得到妥善的治疗呢?发生在北京的一件辗转求医的案例,可以清楚地表明,作为普通人当疾病来临时我们是多么的无助。

患者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家教很严。患者从小学习成绩优秀,从北京一所重点高中考入了名牌大学读书。但毕业后,她在工作和感情上均遭遇了挫折,后来,患者不再工作,在北京郊区一个农村独居了三年半。

2018年3月底,患者首先来到北京一家公立三甲精神专科医院,起初被收入院,但检查发现血浆蛋白和血红蛋白很低,院方认为风险很大,要求家属自行联系转入综合医院治疗。家属一时联系不上综合医院,此后将近一年,患者在城里家中独居,晚上活动白天睡觉,不让父母进自己房间。

到了2019年3月,患者母亲拿着女儿的检查材料去了好几家大医院,对方均以“没床位”等理由拒收。

2019年3月24日,患者因呼吸困难来到北京一家著名公立三甲综合医院急诊,急诊科请妇产科、泌尿外科、呼吸科会诊,做了胸腔和腹腔穿刺置管,引流积液,但没收其住院,患者再次回到家中。随后,患者母亲通过个人关系找到这家医院一位肿瘤科大夫咨询,对方翻看材料后称:“卵巢癌晚期,还能活两个月左右,治不了了,去做临终关怀吧。”患者母亲听到医生的“宣判”,当时就傻了。自此她便认为女儿得了绝症,救治可能性几乎为零。欠缺医学常识的她不知道:病理检查才是诊断肿瘤的“金标准”。这位医生没见到患者,就做出如此判断,欠妥当。

患者母亲将女儿的情况发到微信朋友圈。随后一个亲戚告诉她北京有家私立的中西医结合肿瘤医院可以治疗。患者母亲联系入住这家医院,院方以卵巢癌晚期的说法为依据,进行中西医治疗,但是该医院的治疗方法不适合患者病情,不仅起不到治疗作用,还带来了发烧等负面后果。患者此后严重不适,强烈要求出院。从3月27日入院,到6月10日出院,她在这家医院共花费超18万元,医保报销13万元。

2019年6月29日凌晨,患者呼吸困难,被送至北京一家急诊抢救中心。急诊抢救中心将患者收入ICU病房,维系生命。由于诊治水平不足,院方建议马上转院。此后患者母亲多方求助,才找到著名妇科肿瘤专家曹泽毅。曹泽毅经过会诊后认为不是卵巢癌晚期可以治疗,患者转诊入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

航空总医院收入病人后。对患者进行了恢复身体的治疗,一周后,曹泽毅教授亲自主刀开展手术,手术非常成功。术后病人进入ICU病房。4天后,病人情况平稳,回到普通病房,饮食恢复。

几乎所有学医学的学生,入学的第一课就要学《希波克拉底誓言》,而且要求正式宣誓。可是我们看到患者在求医的过程中,大多数医生好像都忘记了《希波克拉底誓言》。卫生部发布的十二项医疗核心制度的第一项《首诊负责制》,明确规定了首诊医师有责任协助患者转诊,找到合适的医疗救治机构。但是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患者一家在无助地被医疗机构推来推去,医生的转诊责任为什么没有人履行呢?到底什么因素在阻碍着医生履职呢?以下几方面的问题阻碍了转诊的顺利开展。

一、立法缺失是根本原因。虽然《首诊负责制》规定了医生的职责,但是从法律层次上看,《首诊负责制》仅仅是部门规定,法律地位较低,仅仅是医疗机构等专业人士了解,患者并不了解。其次,《首诊负责制》没有强制医疗机构履责的规定,医疗机构不执行该法规不承担任何不良后果。医疗机构作为专业机构,他们应该更了解各家医疗机构的专长,有能力承担给患者转诊的责任。为保证患者的就诊安全和健康,有必要强制医疗机构履行转诊职责。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扫码领

VIP新人礼

回顶部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