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警告:植入电子大脑的帕金森病患者切勿独自游泳,有溺水危险

2019
11/29

+
分享
评论
黄子江(编译) / 健康界
A-
A+
植入电子刺激器缓解了帕金森病患者的症状,但也让某些人丧失了游泳的能力。

一名游泳健将刚刚接受了电子大脑植入手术,当他跳入家附近的湖中,却惊恐地发现游不起来。如果不是他的妻子及时把他从深水区救出来的话,他可能会淹死。通常,植入电子大脑是为了控制震颤和缓解帕金森病的症状,而正是这个设备发出的信号,使他失去了协调手臂和腿部游泳的能力。

苏黎世大学的克里斯蒂安·R·鲍曼博士(Christian R.Baumann)在接受采访时说,起初,医生认为该男子的经历只是一个孤立事件。但当另一名曾是竞技游泳运动员的患者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后,鲍曼博士和他的同事便开始对其他患者进行了调查。他们在约250名患者中发现了另外7个病例:都是优秀的游泳者,都因患有帕金森病而植入了电子大脑刺激器,而且都发现自己不会游泳了。

不过,尽管妨碍了游泳,但这9名患者都希望继续使用大脑刺激器,因为可以缓解症状。全球大约有15万人植入了由美敦力(Medtronic)生产的电子大脑,大部分都是帕金森病患者。

鲍曼博士发表在《神经学》(Neurology)杂志上的论文披露道,其中有三人尝试关闭电子大脑刺激器,立即恢复了游泳能力。

鲍曼博士说,这一现象并不普遍。他说:“许多安装了大脑刺激器的患者仍然能够出色地游泳,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这9个人不行。我们认为这是少数现象,但由于这种风险威胁到生命,所以将来我们要给予更多的关注。”现在,鲍曼博士警告所有植入了电子刺激器的患者,切勿独自进入深水中,患者对此也非常重视。

早在2015年,就有澳大利亚的医生报告了类似的病例。有一名患者在打开电子刺激器后甚至无法漂浮,当他尝试游泳时,他的手脚无法协调,只能笨拙而无用地扭动躯干。但当关闭设备后,他立马轻松地游了几圈。

这位澳大利亚的医生说,有另外三名装有帕金森病电子刺激器的患者溺水身亡,尚不清楚死因是否与该装置有关。

帕金森基金会(Parkinson’s Foundation)医学主任迈克尔·奥肯(Michael S. Okun)博士说,苏黎世大学的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需要更严格的研究。他说,无论如何都应该警告所有帕金森病患者,不管是否有植入电子刺激器,都不要单独游泳,因为这种疾病本身会使他们突然无法行动,并有溺水的危险。

深度大脑刺激器在20多年前面世,它发出的电信号会干扰大脑中导致帕金森病的异常电脉冲。它被称为大脑的起搏器,可以极大地缓解震颤、肢体僵硬和行动困难。

目前还不清楚电子刺激器是如何干扰游泳的。鲍曼博士和他的同事建议,对于某些患者,电子信号可能会影响协调肢体运动的大脑区域,其他一些复杂的技能也可能会受到影响:有些患者说他们无法再滑雪,还有的人说他不会打高尔夫球了。

来自澳大利亚医生的那份报告促使美敦力公司在2016年发布了“紧急现场安全通知”(urgent field safety notice),警告大脑刺激器有令人失去协调能力的副作用,可能会使患者无法游泳。美敦力表示,公司已经将通知提交给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更改了电子刺激器的标识,并将通知发给了2400位使用该设备治疗患者的医生。尽管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言人邮件确认了这一消息,但接受采访的四名美国帕金森专家均表示,他们从未见过美敦力公司的通知,也没听说过植入电子刺激器会导致患者游泳困难的病例。

近年来,雅培(Abbott Laboratories)和波士顿科学公司(Boston Scientific)也开始销售深层大脑刺激器。波士顿科学公司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回复说:“在我们的监测系统中没有收到相关的报告,但我们会留意任何潜在的副作用。”而雅培对此没有作出回应。

纽约西奈山医学中心(Mount Sinai Medical Center)运动障碍神经调节项目的医学总监乔希·希门尼斯·沙希德(Joohi Jimenez-Shahed)博士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报道,有9例相同的报告令人有点惊讶。”她认为应该认真对待这份报告,并且要警告帕金森病患者不要独自游泳。但她和其他专家也表示,他们希望获得有关这几名患者植入位置及刺激方式的更多信息。植入位置差之毫厘,效果就可能谬之千里。

纽约诺斯韦尔健康中心(Northwell Health)功能神经外科主任戴维·B·温特劳布(David B. Weintraub)博士表示,这种现象非常罕见。他说,现在人们还不完全了解大脑刺激器的运作机制,“一直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些装置偶尔会引起莫名其妙的副作用,例如情绪变化,双眼刺痛或者无法大声说话。他补充说,大多数情况下,可以对电子刺激器重新编程来解决这些问题。

迈克尔·J·福克斯基金会(Michael J. Fox Foundation)医学传播副主任雷切尔·多伦(Rachel Dolhun)说,基金会将帮助宣传这一报告。她认为,这类研究数量很少,需要报告给更广泛的群体,这是大家了解罕见副作用的方式。她说:“我们现在不想让患者群体感到惊慌,但我们希望他们意识到这一风险。”

原文来源:NYTimes

原文标题:Swimmers Beware of Deep Brain Stimulation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