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品管理法》如何处罚制假售假的药企与药商?

2019
09/16

+
分享
评论
常鹏飞 / 健康界
A-
A+
新版《药品管理法》共出现“假药”一词19次,其中有16次都出现在第十一章的法律责任之中,有10大条6小项法律条规共约1350个字围绕着“罚”来做管理与约束。

2019年新版的《药品管理法》自上个月底公布之后,将于今年的12月1日起施行,今天,笔者想与大家一起重点关注新《药品管理法》中如何处罚制假售假的药企与药商。

从出现频率看懂法律对假药的惩处力度

“假”字在新版的《药品管理法》中共出现22次,涉及15条10小项法律条文共约2384个字,其中除去1条关于虚假广告、1条关于虚假证明和1条关于虚假检验报告的规定外,其他的12条10小项共1900字的法律条文均与假药有关。

而老版的《药品管理法》出现“假”字的频率只有14次,涉及11条2大项8小项法律条文,共约1577个字,其中,除去2条虚假广告、1条虚假证明和1条虚假检验报告的法律规定外,其他的7条2大项8小项共915个字的法律条文与“假药”有关。

当笔者拿着这些数据给统计学人士看时,相关统计学人士认为:2019年新版的《药品管理法》与往年的老版《药品管理法》相比,单从“假”字出现的次数与频率来看,新版《药品管理法》对制假、售假、造假行为的重视度提高了57.14%;站在“与假药相关法规的总体字数”这一角度来看,新版《药品管理法》对假药的管理与打击力度则增加了107.65%。

从假药界定与区分看法律的人性

新的《药品管理法》只将4种情形的药品定义为假药,而老的《药品管理法》则将8种情形的药品定义为假药,表面看好像假药的界定在老版的《药品管理法》中更加详尽,但实际上新版的《药品管理法》更加人性。

有网友认为,新版《药品管理法》或是基于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的社会热议之功,细细对比后笔者发现,老版《药品管理法》中的“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药品为按假药论处”、“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药品按假药论处”和“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药品按假药论处”在新版的《药品管理法》中已不在“假药”的界定范围。

新版《药品管理法》对假药如此界定和划分,标志着电影《我不是药神》中“从国外进购少量自用的有效药品不再被盲目定性为‘假药’”,因为这种自用行为在新版《药品管理法》的第124条中有“免予处罚”的法律规定。

业内人士表示,新《药品管理法》将药品真与假的重心更多的放在了药品本身的成份、功能主治、是否变质等四大维度上,其次才是批文手续。而对于药企与药商来说,手续齐全后只要药品所含成份与国家药品标准规定的成份相符、不让药品变质、不让药品所标明的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不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者以他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只要做到“四不”,守住这四条红线,药品市场对于患者来说就相对安全。

从数据分析人士口中窥知处罚强度

新版《药品管理法》共出现“假药”一词19次,其中有16次都出现在第十一章的法律责任之中,有10大条6小项法律条规共约1350个字围绕着“罚”来做管理与约束。而老版的《药品管理法》共出现“假药”一词9次,其中有6次出现在第九章的法律责任之中,只有5条法律规定共约584个字来说“罚”。

相关数据分析人员针对以上数据得出结论:新《药品管理法》与老版《药品管理法》相比,单从处罚的法律条规数量上来看,新版的《药品管理法》对假药的约束与管理强度增强了112%;若从处罚条规的文字数量上来看,新版《药品管理法》对制假药、售假药、涉假药的药企、药商的处罚强度增加了131.16%。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