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33家企业医院纳入华润 社会办医的天要变了?

2019
09/05

+
分享
评论
申佳 / 健康界
A-
A+
在这场十万亿级的医疗市场改革中,大家同在一辆高速行使的车上,谁也不是旁观者,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悬在心头两三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本钢总医院副院长刘磊说道。

8月29日,辽宁省国资委与华润健康共同签署辽宁省健康产业集团(下称辽宁健康)战略性重组协议,华润健康将以货币形式认缴集团控股公司的增资,达到控股地位。本钢总医院正是辽宁健康下属33家医院之一。

辽宁健康由辽宁省政府整合6户省属国企所属33家企业医院组成,分布在沈阳、本溪等五个城市,其中包括本钢总医院等4家三甲医院,另有三级医院1家、二级医院10家、一级医院18家。

改制进入三年缓冲期,但134号文给出的企业医院四条剥离之路依旧不变:关闭撤销;移交地方政府,纳入公立医疗体系;接受社会资本的重组改制;在以健康为主业的国有平台上进行资源整合。

所谓健康为主业的国有平台分为两类。一类是由国务院国资委指定的六家国有资本托底平台,分别是华润集团、国药集团、中国诚通、中国通用、中国国投、中国国新六家“国字号”企业。

另一类是由地方国资委搭建的托管平台,如陕西、辽宁、浙江等地成立了省级健康医疗产业集团。辽宁健康属于此类,值得注意的是,其为全国唯一一家在整合省内全部省属企业医院基础上打造的省级健康产业平台。

“这样的合作肯定是好事,地方国资委搭建的平台和华润这样的央企合作,对亟待出路的企业医院是很好的方向。”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曹健对健康界表示。

打包改制+国资操盘

曹健认为,打包改制是目前企业医院改革一个比较稳妥的路径,解决了国有资产评估难题;又可在打包改制之后,实行专业化、集团化方式管理,改变了以往只隶属于某个企业,粗放式经营的现状,有利于集中进行上下游产业链的整合、医院的重新定位以及资源的合理配置。在曹健看来,一次性整改效果更好,职工的接受度也更高。

相比较移交地方政府,资源整合和重组改制的改革路径则更具可行性。近年来,随着企业医院改制步伐的加快,不少地方的改制呈现出了“一次性打包改制”的特点。

2017年,国有企业晋煤总医院旗下原有7家医院被一次性打包改制;同年,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所属医疗板块改制资产进行公开转让,30家医疗机构也被一次性转让;2018年上半年,上市药企通化金马也一次性收购了6家医院。

然而,华润健康既是辽宁健康重组的合作方,也是国资委指派的六家国有托底平台之一。

“打包整合+国资操盘”组合拳,在这一轮企业医院改制中并非独一份。

除华润健康外,同为六家国资托底平台之一的中国通用,旗下拥有通用环球医疗,同样将两类国有平台打通,通过与地方国资委搭建的平台合作,来承接企业医院改制。

2019年4月19日,环球医疗与天津国兴资本签署框架协议,就天津市国资委下属医疗机构统一整合发展,推动天津区域医疗服务水平全面提升达成共识。国兴资本是天津市国资委直接出资并监管的平台公司,承接市管企业混改剥离的职工医院、人力资源等资产,引入社会力量参与改革。

同样是一次性打包改制,由资本出面和当地国资委统筹有着天然差别,而纳入普通企业还是国企乃至央企。对于企业医院及其职工而言,自然是后者的接受度更高。

前不久备受关注的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院长实名抗议中标投资方海王生物的事件,即因女院长发布网络公开信、医院职工进行抗议请愿,最终以上市公司海王生物退出收购告终。

“出于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的考虑,出于企业医院职工接受度的考虑,当地国资委统一打包改制是一条好的出路。”曹健说。

经健康界梳理,目前已经成立统一托管平台的部分省份如下。

全产业链集约效应

华润集团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长31%,五大业务中大健康板块营业额上升最为显著,这一板块包括华润健康、华润医疗、华润制药,其中华润健康是华润集团推动大健康产业发展的主平台,重点统筹医疗、康复、健康教育与咨询、健康科技等业务,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本办医经验和百余家医疗机构。

经过本次重组收购,华润健康成为亚洲最大床位数社会办医医疗集团,床位数超过25000张。

华润健康背靠华润集团,“全产业链”和“央企基因”是华润集团的特点和优势。刘磊表示,医院在药品供应等方面可以获得更强的议价能力,因为集团内的协同作用会更强。“医院在采购设备的时候,集团集体采购,议价能力就变强了。另外,从产业的角度,药品供应和耗材供应,由于华润集团里面本身就有华润医药,因此集团内部的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协同。”

这一点得到了广州艾力彼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庄一强的认同,“华润集团内部的集约效应,在采购和供应两端让旗下医院拥有明显的优势。”

早在一年前健康界就跟踪了解到,六家托底央企已紧锣密鼓地与企业医院的上级单位沟通。华润集团为此组建了专门的委员会作为承接企业医院改制的工作班子,归属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直接领导。 

待承接的改制企业医院数量多,而且组织形态及其治理结构错综复杂。“所以必须非常耐心,有负责任的态度,央企对央企坐下来认真沟通,确保国有资产不能流失,确保职工的稳定,确保医院持续发展。”华润健康集团总经理韩跃伟告诉健康界。

“企业医院会更愿意被国资收购,这一领域中民营资本很难做,怕造成医院的不稳定或者医生流失。”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夏小燕说,企业医院改制目前仍是国企或国有资本的主战场。

仔细梳理华润参与的国企医院改制,其主要是通过对旗下医疗资源进行产业化整合、企业化运作、专业化管理、市场化服务,打造系统、科学、先进的医院运营管理模式,以此激活医院的管理机制,激发医护人员的积极性。在提升“以患者为中心”诊疗服务水平的同时,降低医疗资源运营成本效率。

目前,华润正积极将该模式快速复制到医院运营和管理领域。

不再边缘化,能够让医疗成为主业,也是企业医院方的期待。“以前在钢铁集团里面,我们就是服务业。现在,我们在华润健康和辽健集团,医疗服务就是自己的主营业务,集团一定会从战略和资源上有所倾斜,我们会受到重视。”刘磊对此深有体会。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扫码领

VIP新人礼

回顶部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