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广州叫停的药品SPD服务 冤吗?

2019
07/30

+
分享
评论
张斯文 / 健康界
A-
A+
如何确保SPD是一个物流平台的定位不跑偏,是监管部门、医院管理者、医药物流企业的必答题。

“要求尽快停掉SPD服务(即药品供应链延伸服务),门诊药房中拆包、上架的工作还要由药师来做么?”这是困扰广州地区一家三甲医院管理者李林(化名)的一道现实难题。

事发6月底,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相继下发一系列公立医疗机构药品供应服务自查文件,广州市更是明确将药品SPD服务归于药房托管,明令叫停。

SPD服务算不算药房托管的一种?如何规避SPD运行中的弊端?这是李林等相关从业者的困惑。

受认可的SPD模式突然被叫停

在李林所在的医院,无论是药学部的工作人员还是取药患者,对药品SPD服务的感受都“不错”。

几年前,该院门诊药房里,每天都有二三十个药师的时间、精力被分拣药品等基础性工作“套牢”。一方面,这让药师们无法实现自身价值为患者提供临床药学服务;另一方面,新医改的深入以及药品零加成等一系列政策铺开,药品在医院的流通过程不再产生直接价值,意味着医院需要想方设法降低药品在院期间的储管、人力等各项消耗。

以医药物流企业为主导的药品SPD服务模式,始于2011年商务部启动的“医药物流服务延伸示范工程”,作为医院药品供应链服务的代表模式之一,被李林所在的医院引入。

在这种模式下,物流企业把自动发药机“搬”到了院内,机器与医院HIS系统连接,在医生开具处方后,患者缴完费用,药房发药机就会进入捡药的“待命”状态,病人在门诊药房一刷处方单,几十秒后,药品就会从轨道上自动运输到窗口药师处,听到药师叫号后,患者就可以直接拿药了。

药品SPD服务模式

之前患者拿到药品平均要等15分钟,在SPD引入后等待时间被缩短到2~3分钟。

由于SPD既节省医院资金、提高工作效率,又改善了患者的体验,于是广东各大医院纷纷引入。

与SPD服务模式并行的,还有药房托管模式。因为涉嫌垄断、助长腐败等原因,药房托管模式备受争议。2018年11月2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文将矛头直指药房托管,要求公立医院不得承包,不得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以广东地区为例,这一模式并不多见。

6月底,SPD突然在广东省被划入了需要被整改的范畴。

2019年6月24日,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召开规范公立医疗机构药品供应服务工作座谈会。会上要求相关单位严格对照“三个不”“五个严禁”和“五个不允许”的要求,切实做好公立医疗机构药房建设的自查自纠整改工作。

4天后,广州市卫生健康委印发关于联合开展省部属公立医院规范药品供应服务工作专项督查的通知,通知要求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暨南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药科大学各附属医院及省属各医院(仅限广州地区)落实好上述会议内容开展自查。

健康界了解到,在这份通知中,督查内容第一条就是自查是否存在承包、出租药房,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的情况,并明确药房托管的具体表现形式包括:药房托管、供应链延伸服务、药房(库)出租/承包、以医药分开等类似名义开展合作。

也就是说,这份通知将药品SPD服务明确定义为药房托管的形式之一。

突入其来的通知,让相关医院懵了。

“去年6月份,省政府印发的方案(即《广东省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行动方案》,编者注)里,第26条还提到要改进药品和医用耗材供应链管理。坚持医药分开,落实两票制,鼓励发展现代医药物流延伸服务。”李林介绍说,药品SPD服务和药房托管是两回事,两种模式在服务内容上有交叉,但本质上完全不同,新的通知中将前者归为后者的一种形式,让大家很困惑。

SPD和药房托管到底是不是一回事?

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巡视员廖新波认为,SPD如果只定位为一个物流平台,不为某个供应商控制,应该会是很好的平台,如果能够解决院内的“最后一公里”配送到使用者手上,无疑为医院减少了负担。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