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发布文章
申请认证 退出

准确呈现中国医疗政策,最新、最全、最准确、最权威的政策梳理和解读。

72 小时热文

重点监控20种药 受影响的不止神内科

原创 2019-07-05 白雪 / 健康界
A- A+
我行我show!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点击查看

什么科室受影响?医院将剔除这些药?“西医不能开中成药”落地难?

7月1日,《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下称《目录》),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公布。一时间,这个首次从国家层面上明确的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受到广泛关注。

《目录》公布后,接连有网友吐槽:我看这些药平时都很有效啊;神经内科快干不下去了;估计医院会将这些药停掉吧……

《目录》另一大亮点是对西医开中药加以限制。在网络中一片“支持限制西医开中成药”的“叫好”声下,距离文件最终落地到底还有多远?


为什么是这20种药?

《目录》的出台其实早有预兆。

早在半年前,2018年12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便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向各省级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征集”药品名称并形成目录。

在2016年4月《中国药学杂志》一篇名为《我国辅助用药应用现状及管理对策初探》的文章中指出,通过德尔菲设计调查问卷,对全国范围内的药学专家有关辅助用药相关内容进行3论调查后得出结论,98%医疗机构存在辅助用药使用不合理/不规范的情况。

“此次公布的20种药品,在很多省份中使用金额都比较大,使用量也存在‘异常’,所以会成为重点监控对象。”安徽省儿童医院主管药师梅康康说道。

不难从他字面意思看出,“滥用”早已成为这20种药的“标签”。

“这些药品适应症较广,常被临床较随意使用,甚至其中一些还会在没有病情指征的情况下使用。这样不仅给病人造成很大负担,还会给这些药品名声带来不好影响。”南通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主任陈伯华言语中透露出一丝惋惜,“一些药品就怕本来有价值,但遭到滥用后,变得没有价值。”

同样的现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总药师、药事部主任刘丽宏也有所提到。“这些药品销售量比较大,说明书中的适应症也较为宽泛,容易造成不合理的用药,导致药费增加等。正是因为具有这样的一些潜在问题,所以这次文件中把它们罗列出来。”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目录》文件名并未出现“辅助用药”字眼,而是将其改为“重点监控合理用药”。在刘丽宏看来,政策这样表述,也是在告诉药师未来的工作方向。

图片来源: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截图


神经内科受影响大?医院会逐步剔除这些药吗?

梅康康告诉健康界,这20种药多属于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免疫系统等类的药品,多数内科系统在使用,少部分外科系统科室在使用。

那么,伴随《目录》的公布,是否意味着上述科室用药会受到较大程度地影响呢?

刘丽宏用其中“转化糖电解质”举例说明。“这是很多科室在治疗前期都可能会用到的药,所以没有办法按科室专业去划分,哪些可能会受到影响。”

陈伯华也认为,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若是一个科室在以往用药就比较规范,那基本上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对此,健康界向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求证,从神经内科副主任宋海庆的口中得知,该院正因为此前规范用药,此次文件下发后,科室内并未受到影响。

“我相信《目录》的公布,不是为了让科室的临床用药受到‘影响’。”梅康康说,“其恰恰是在帮助科室提高合理用药水平,更好地减少医疗资源的浪费。”

那这些药会不会被医院逐步剔除?

“虽然这些药被确定为重点监控,但它也有存在的价值。”陈伯华说:“只是它们的用量可能要受到一定的限制,最终在使用上回归理性。”

而刘丽宏则说出了这些药可能会被剔除的一种情况。她认为,不仅主管部门日后会监测这些药品在医院中的用量、药费变化等等,医院整体也会对此做出评估。如果医院得出的结论是,这些药原本在临床治疗中作用不大,同时给管理工作带来较大难度的话,这些药则有可能被逐渐“疏远”出去。


距离“西医不能开中成药”还差几步?

如果说《目录》是给20种药品的使用“重重打击”的话,那么新规提出“西医必须接受培训才能开中药”,则是给临床用药规范程度再次“加码”。

“西医到底能不能开中成药”的问题,近几年一直广受争议。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日友好医院保健部主任张洪春受邀健康界采访,再将这一问题放上“台面”。

他主张“西医开中药必须经过培训考核”的观点不无道理。据《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可知,截至2018 年末,全国卫生人员总是总数达1230.0万人,其中中医药卫生人员总数达71.5万人,仅占比5.8%。这也就意味着,全国超过90%的非中医药卫生人员,在开具处方时会多少涉及相关中成药。

“我国大量中成药是西医所开,但绝大多数西医不了解中药的四气五味、配伍和禁忌,多开和错开非常普遍,辨证不正确出现不良反应或副作用,也浪费医保基金。”张洪春说道。

刘丽宏也表达出与张洪春相同的观点。“目前,西药取消商品名而采用通用名,所以西医在开具西药时,容易记住药品的药理作用和适应症。而中药很难用名称去辨别它的具体成分,医生在多数情况下还是按照名称显示的功效为患者开药。”在她看来,西医开中成药最重要的,还是要如何“对症”。

此次《目录》算是给予这个问题一个准确的答复,并指出了三种西医可以开中成药的情况。

改革大方向上的积极意义不容争论,但陈伯华注意到一个问题:文件中并没有表明开始实行的时间,且执行难度可能也会比较大。“全国各个医院所有医生都有中成药处方权,现在突然没了,中间过渡期该如何解决?”

《目录》的发布也让“西学中”的推动者张洪春倍感压力。“我建议鼓励西医同行学习中医药知识,而不是一刀切地停掉西医的中药处方权。”他说道。

一些网友有更为犀利的观点:要评价这个政策的影响,首先需要知道所谓的一年培训是怎么认定的。如果又玩主治医师不用规培那一套,那么对中成药乱开药没什么影响,不过是登个账号而已。

刘丽宏也对未来西医开中成药的依据产生了疑惑。“到时候是按照中成药的说明书去开,还是说医生只需凭借患者描述的一些西医的病症就可以去开。就这方面的问题,我们还没有从文件中得到肯定的解释。”

此次《目录》中还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此前被视为辅助用药严控对象的中药类药品,无一入选。

陈伯华也注意到了文件中最后一句话“国家卫生健康委将会同国家中医药局对《目录》进行动态调整”,所以并不意味着中成药类不会在未来被列入文件中,“很有可能会由中医药管理局另外进行制定。”陈伯华说。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发表0篇文章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发表0篇文章

2人收藏

0人打赏

精彩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相关新闻

  • 综合 2019-07-03

    0
  • 综合 2019-07-03

    0
  • 要闻 2019-06-28

    0
  • 推荐阅读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X

    扫描二维码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