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院长、学科带头人、大医生、医疗健康行业领袖等人物专访,挖掘人物内心世界,呈现人物成长轨迹。

72 小时热文

肿瘤医院里学写作的外科医生

2019-01-18 武多先 / 健康界
A- A+
我行我show!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点击查看

外科医生、作家、父亲三位一体,于他而言,都是在修行。

我总以为,世上的每个人都走在一条不能回头的路上,每个人都盼望着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什么,并且背负行囊不断前行。

途中,每个人都会遇到这一群人,他们白衣大褂雷厉风行,与疾病争,与时间争,救死扶伤,被称为人间的白衣天使,他们是医生,是父亲、妻子,是战斗在手术台上的普通人。

后来,在健康界打造的大健康自媒体平台“健康号”上 ,我遇到了这样一个人。他经常发布描写外科医生酸甜苦辣的文章,文风幽默风趣、笔触细腻生动。身边的编辑同事对他的文章评价很高,“高质量的医护生活类型文章。”

我实在好奇,这些文章竟然出自一位医生之手,便很想结识他。

一日晚上8点半,我和这位医生作家,进行了电话采访,他是四川省肿瘤医院日间外科部主任、公众号《温柔医刀》创建者郑阳春。

电话拨通,“喂,您好。”最简单的开头问候,却向我打开了一位爱写作的外科医生的修行之路。


不是写作的坚持,而是坚持地写作

2016年,郑阳春41岁,从事外科医生一行将近20年。

近些年来,他经常出现看过的文章没多久就忘了,问过好几次的人名,再遇见时仍然想不起是谁的状况。

对郑阳春来说,这就像一个自我摧残的过程,来不及缓冲,因为每天依然要接收很多新病人、安排手术、开会等紧凑地工作着。

随着记忆力的下降,他生怕有一天自己患上老年痴呆,常常半开玩笑地跟孩子说“以后爸爸要是不记得回家的路,你一定要带爸爸回家。

玩笑总归玩笑,后来他还是决定通过写作的方式记录生活,“等我老得记不清事儿了,把以前写的文章翻出来看一看,就能想起当时的感受和经历了。”

这一年,奔着老了不至于忘记太多事情的念头,郑阳春注册了《温柔医刀》微信公众号,4月25日,他在上面推送了自己的第一篇文章,并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春哥”。

想象总是很美好,现实总是很骨感。除了平常工作忙得抽不出空写文章,他还遇到了写作瓶颈,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文章写成精品,以至于继第一篇文章隔了一个月,才发布了第二篇,有时要间隔几个月才发布一篇。

即便如此,他也不愿将就的写,因为在他眼里,“写作和做手术一样,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成艺术品。”

有人说,会写文章的人都很有才气,但并非天生。写作过程就像怀孕一样,时间久了才能看得出来。

郑阳春恰好印证了这句话,到现在,他写了两年多,文章写得越来越好,很多专业媒体也会转载他写的文章。

身边的朋友跟他开玩笑说,“春哥,这两年,你成了外科医生当中写文章写得最好的,写文章的人当中做手术做的最好的。”

郑阳春总是说一句“大概是哪个都兼一点,又哪个都不像吧”。

聊到这里,电话那头的他自谦地笑了。

等到他公众号粉丝从0养到10000多,影响越来越大,很多网友给他留言。

有一次,在临近高考两个月的时间里,一个高三的学生给他留言,说“医生这个行业治病救人,真了不起,以后我也要当一名医生”。

郑阳春讲到这些,在电话那头激动地说“由于医患关系、负面新闻的影响,医生群体的生存环境并不是很友善,很多人知难而退,不愿当医生。但当越来越多的人看了我的文章,对医生有了更多的了解,我看到他们愿意学医、愿意坚持,我很感动。

再后来,他习惯性的每周末抽一天时间用来写作,家人也习惯性的不打扰他。紧接着,郑阳春声调高了些,颇带些骄傲的语气说,“我家小孩现在在上小学,写作文的时候很苦恼,好在她喜欢看我写的文章,才好转一些。”

有时,医院事情太多,郑阳春没有时间写文章,“孩子就问我,‘爸爸,你什么时候再写一篇医生看病的文章呢?’”

“后来,我看她写的作文,真就写的很好,反正我小时候达不到她这个水平。我只能努力给她正向熏陶,希望能成为他的骄傲。”他说的很轻快,却透露出一个父亲的成就感。

久而久之,女儿成了他的头号忠实粉丝,一有空便去翻他公众号的文章看。

这些来自网友、朋友、家人的支持,都一点一滴地汇合成郑阳春坚持写作的力量。

不是个人自传,而是外科心志

2018年6月,受健康界邀请,郑阳春入驻健康号。

在郑阳春的健康号里,我看到最多的四个字是外科医生,他把手术室内的很多经历、感悟搬到了文字里。

坚持写作之后,他说自己最大的变化是心态,尤其是在面对病人的时候。

我是郑医生,这次手术由我主刀,你别担心,我们会把手术做好,你睡一觉就好了。

这是他现在做手术之前,经常对病人说的一句话。

查房的时候,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只问一些工作上专业性的问题,而是更愿意以朋友的身份跟病人聊会天:“你是从哪来的?”“来看你的都是你的什么人呢?”

渐渐地,他和家属、病人拉近了距离。他说“写着写着,就像修心养性一样,脾气不再那么急躁,感觉自己变得更好了。”

写作磨炼了他的心性,但外科医生才是本职。

日常工作中,他在手术室内,全身武装,头上是无影灯,手里握着手术刀,手术台上一战至少三五个小时,有时战斗将近一天。

战斗后,一身疲倦,他还是闲不下来,打开电脑,为网上寻诊的病患提供帮助,反思自己的工作,就这样,他与成千上万的人有了联系。

但并不是每一次的遇见都是美好。

五六年前,他遇到了一个精神障碍的患者,还是直肠癌晚期,他给这位患者做了手术,比较成功。原本皆大欢喜,殊不知暗藏惊险。

这位患者术后情况好转,体力得到明显恢复,“他竟然下床,不知道上哪拿了把刀,就要挥着砍值班医生,家属都按不住。”

郑阳春回忆说,同事们知道他胆子大,打电话叫他。他急匆匆地赶到这位患者的病房里,几步上去把刀夺了下来,不等患者反应把他按住,让护士打了安定才作罢。

“我心里当时顾不上害怕,只知道如果患者跑出病房,一定会吓坏外面的护士、家属、其他病人。”

听到这,我想起他自己文章里的一句话,很心酸。“医生真的是拿着搬砖头的低廉收入,干着起死回生的救命工作,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

但对他来说,最可怕、最无力的并非这些,而是看着一个个生命因为没钱,被迫放弃治疗的时刻。

1998年医学生毕业,他正式进入了医院里工作,从那时起,便经常遇到被疾病折磨的人和为看病捉襟见肘的家庭。

“在四川,几乎每次门诊都会遇到明明可以救治的病人,最后选择不治的情况。每次我跟病人家属说,病能治,就是得准备一些钱,他们一打听,发现花费不小,就走了,看到这些我很心痛。”

曾经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是一个独生子,刚刚大学二年级,可直肠癌晚期已经全身转移。为了看病,他父母几乎要砸锅卖铁。但他实在病得太重,硬是连手术都不能做了,只能在生命的最后几天离开了医院。

人没了,钱也没了。“这种悲伤,完全是毁了一个家庭。”

郑阳春说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微弱,对这些都很遗憾。“一个人真的帮不了那么多人,真的帮不了,可能等社会更好,生活水平更高的时候,让人无力的事情才会变少吧。

除了这些无奈,他常常思考,外科医生如何更好地做好手术。现在,外科医生最大的问题,不是一台手术多难、风险多高,而是做一些有经验的手术容易神经放松,因为往往一个细小的操作失误,就可能致命。所以,身为外科医生必须警惕,不能小瞧每一台手术

即便时刻都要精神紧绷,我这一辈子,也都要当外科医生,哪怕我退休了,我也会用文字一直写外科医生的故事。”我对他说的这句话,记忆尤深。

这些经历和思考仅仅是他笔下的一小部分。当看到他公众号里“修炼”出来的文字,既是外科心志,也是最真实的人世间。

是别人的故事,更是自己的信念

郑阳春的笔不会停下,别人的故事和他自己的故事,得以延续着。

我问及他怎样评价自己做过的那些手术时,他这样回答,“自己做过的手术,有满意的,但满意不等于完美,

我每做完一场手术,回过头再去想时,发现它总是有缺陷的,这个缺陷的设定,并不是手术失败,而是一直以高标准要求自己,以后要做的更好,但如果做手术的态度满分是100分,我给自己打99分。”

他说,外科医生如果把这样的缺陷、遗憾当做一种艺术,就是在给自己留出一些思考的空间,留出一些前进的余地。

这样的感悟,源自信念的坚守。

医生,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经得住诱惑,抗得住压力。

在他眼里,人一定要有内心的坚守,不轻易受到别人看法的影响,做自己该做的,然后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现在,他依然每天做着自己生活里的主演,做着自己人生的主笔,用那一把手术刀,拯救别人的生命;用那些文字,雕刻自己的日夜;用信念,传递向上的能量。

即便别人对我有不好的评价,我也会坚持去写去做,我希望自己做到工作求精、生活真诚、待人善良。

识别二维码  走入郑阳春的健康号

戳此链接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81116/content-510558.html入驻健康号,点亮自媒体之旅

或联系健康号管理员 郑梦莹  13102019739(手机 / 微信)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已发表0篇文章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已发表0篇文章

1人收藏

0人打赏

精彩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相关新闻

  • 大医生 2019-01-18

    0
  • 患者至上 2019-01-17

    0
  • 综合 2018-11-18

    0
  • 临床综合 2018-09-16

    1
  • 临床综合 2018-08-06

    1
  • 推荐阅读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X

    扫描二维码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