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国际考场” 中国卫生技术评估交上了一份高分答卷

2017
11/11

+
分享
评论
徐青 / 健康界
A-
A+
从2016年12月6日成立,一年间中国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研究网络都做了哪些工作,点击查看>>

在医疗服务中,患者的“平等”不仅在于能否“获得”一种治疗,还在于其“不获得”某种治疗的自由。原因就是,很多情况下,过时的技术已被淘汰,却仍有医院在使用,“魏则西事件”就是一个再鲜活不过的例子。要想消除这种“不平等”,则需要不断对卫生政策和技术进行评估。

为了更好地发挥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HTA)的作用,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于2016年12月6日发起成立了中国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研究网络(下称评估研究网络)。在11月6日召开的中国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研究网络国际会议暨第二届年会上,评估研究网络总结了过去一年的工作,同时邀请了全球各国的专家就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分享经验。

一年成果展

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卫介绍,过去一年,评估研究网络的网络成员单位,从2016年的29个增至37个,其中包括从事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大专院校、研究单位、行协学会、医院和专家。将多种机构纳入评估研究网络,是国际上普遍认可的一种方式。

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卫

据国际卫生技术评估联盟(HTAi)主席Sean Tunis介绍,在美国,开展卫生技术评估的单位既有美国医疗补助与医疗救助中心(CMS)、CDC等政府机构,医院,Aetna、United、Anthem等保险公司,还有临床经济研究所。所有这些机构形成一个网络,使用同一套标准和方法进行卫生技术评估。欧盟卫生技术评估网络的81个成员也包括国家、区域的机构和非营利组织等,由荷兰全国医疗服务机构(The Dutch National Health Care Institute)担任总指挥。

国际卫生技术评估联盟(HTAi)主席Sean Tunis

在评估对象上,评估研究网络也在借鉴各国经验的基础上有了质的提升。据全球健康发展策略计划(iDSI)高级经济学家Francis Ruiz介绍,1999年成立的NICE最初只关注医疗技术的评估,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其覆盖范围才扩大到临床指南、手术、公共健康、医疗设备、质量标准等。而评估研究网络则将政策的评价和技术的评估两部分综合到一起为决策提供服务与咨询。

全球健康发展策略计划(iDSI)高级经济学家Francis Ruiz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室主任赵琨介绍,评估研究网络承担了一系列政策评价,如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第三方评估。赵琨称,该评价采取点面结合的方式,通过收集各个试点城市和医院的数据,对其效果进行“好、中、差”的评分,从而分析试点工作的效果。此外,医联体绩效考核评价体系研究、医疗技术评估与准入体系政策框架和实施路径研究等项目,都由网络专家协助完成。

过去一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进行的具体评估项目达24项,包括药品、设备、诊疗程序和疫苗。例如通过非小细胞肺癌靶向药物评估,可以对药物的定价进行干预;通过对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辅助系统诊治技术的评估,确定其采购计划;对干细胞治疗和免疫细胞治疗等诊疗流程的评估,可为其临床审批提供依据。

赵琨坦言,评估过程中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如对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辅助诊治技术的评估中就发现,达芬奇机器人存在滥用的问题。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室主任赵琨

2017年中国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研究网络成员单位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药卫生管理学院申请翻译了国外HTA的经典指南、著作、论文,并计划出版一套HTA的经典译丛;湖北省卫生技术评估研究中心批准成立;刚成立不久的上海市卫生技术评估研究中心计划推进医院层面的卫生技术评估学科建设,从不同角度推进发展卫生技术评估体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中国循证医学中心则与英国合作,成立了IDEAL中国中心—华西·Oxford外科医疗技术临床评价联合研究平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在过去3年已经开展了28个HTA项目,完成17个……

各国开展HTA的经验

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办事处卫生系统处基本药物和卫生基础协调官Socorro Escalant称,全球范围内,约有40%的药品和技术是无效或低效的,卫生技术评估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此次会议上,各国的专家也分享了各自在卫生技术评估上的经验,以及探索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办事处卫生系统处基本药物和卫生基础协调官Socorro Escalant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Carla Treloar在介绍澳大利亚卫生技术评估现况时指出,卫生政策与技术的评估不仅要确定使用哪些技术,还需分析如何使用一项技术才能使投资效益最大化。以澳大利亚丙肝的诊治为例,通过评估,研究者发现只有在预防中加大投入,才能达到最大收益。进一步分析发现,加强预防的关键在于让更多的人了解治疗方案。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Carla Treloar

泰国国立卫生技术评估负责人Pattara Leelahavarong指出,政府和机构的长期投入也是HTA取得成功的关键。“这笔投资绝对划算。”Pattara Leelahavarong介绍,泰国HTA机构的花费只占全民医保预算的0.0002%,但其每年通过药品议价而节省的资金就达1亿美元。

泰国国立卫生技术评估负责人Pattara Leelahavarong

在英国,除了NICE,大学也会广泛参与HTA。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教授Simon Dixon指出,在HTA中,大学可以扮演多种角色,包括政策评价、方法开发、人员培训、证据收集等。“而问题在于,大学在选择项目时,会更倾向于经费较高的项目,” Simon Dixon说,“这一点需要特别注意。”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教授Simon Dixon

Sean Tunis分析,要想HTA发挥最大的作用,目前还需解决临床研究不足、真实数据不足或数据质量较差、患者/公众无法参与以及资金和专家资源有限等障碍。

此外,HTAi亚洲政策论坛主席Brenden Kearney表示,目前,大多数国家的卫生技术评估都只是针对单一技术的评估,若想实现全民医疗覆盖,未来还需要开发综合性的评估方法。

中国HTA的下一步工作

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监察专员刘登峰表示,国家卫计委对卫生技术评估越来越重视,也出台了相关政策来推动这项工作在中国的发展,如正在草拟的《基本医疗卫生法》中提及了卫生技术评估,正在起草的《关于推动卫生技术评估工作的指导意见》也将在年底出台。国家卫生计生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代涛在总结中表示,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需特别注重多方参与,也要更加注重研究成果的转化应用。

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监察专员刘登峰

傅卫表示,中国卫生政策与技术评估研究网络下一步的工作将围绕以下五个方面展开:

1. 依托网络指导委员会资源,完善卫生技术评估机制及转化应用;

2.依靠网络专家,完善HTA方法学;

3. 协同网络单位,持续开展理论、技术、操作培训;

4. 进一步加深网络成员单位间合作,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利用中心全球卫生相关网络开展相关国家的交流与输出;

5. 申请2020年HTAi年会在中国举办。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