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传帮带:我的导师在哪?

作者头像

+
分享
评论
付勋艳(编译) / 健康界
A-
A+
任何领域,传帮带都是培养新手的重要手段。医生也需要“师傅领进门”,然后才能修行靠个人。

众所周知,导师能帮你打开视野,还能带你走上正确的职业道路,但导师的作用远不止这些。除了职业建议,还能期待什么?导师和学徒又能从师徒关系中获得什么?

英国全科住院医生邓肯·什鲁斯伯里(Duncan Shrewsbury)在全科实习中就遇到了一位“不可思议”的导师,改变了他的一生。

 “当时,我正为选儿科还是选全科择举棋不定,我真的喜欢从事儿科,但是在医院工作我又将十分不开心。”什鲁斯伯里当时刚和配偶买了房子,但儿科培训要求他在该地区不同医院之间轮班,这样他们夫妻就会聚少离多,这是他不愿意做的。

 “这时候,我收到了导师的一封邮件,他在信里表示好久没联系了,并询问我现在的情况。他的问候来得正是时候。” 什鲁斯伯里跟导师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从医院同事那里得到的经验让他相信,全科医生对有理想与学术抱负的人来说,并不是个好选择。

虽然对他的全科导师来说,劝他进入全科职业“将会非常有吸引力”,但导师非常公正:“‘你的理想未来是什么样的?’她让我从多个角度思考——想想我的另一半需要什么,假设的未来能否与之匹配。”讨论结束后,什鲁斯伯里决定开始全科培训。他开启了医学教育的哲学博士课程,而且发现这跟他的全科工作“完美契合”。什鲁斯伯里现在已经完成了培训,并加入了英国皇家全科医师学会(Royal College of General Practitioners in the U.K),而且将学术岗位与全科医生结合起来。

21世纪的导师教育

美国新墨西哥州肺脏学家、医学博士拉腊·戈伊坦(Lara Goitein)表示:“知道到21世纪后半叶之前,医学教育的特征都是正式的导师制。”戈伊坦与其母亲——医学博士玛西亚·安吉尔最近在《JAMA内科学》上发表了观点文章,讨论两代人所目睹的医学教育与实践中的变化。

戈伊坦表示,以前“高级医学科学家会专一地培养实习生,而实习生的造诣也将视为导师的成功。内科学医生如奥斯勒(Osler)与龙司格普(Longscope)、外科学医生霍尔斯特德(Halsted)与德·威特·路易斯(De Witt Lewis)、产科学医生威廉姆斯(Williams)都是赫赫有名的导师。”然而,轮到戈伊坦内科学实习时,她感觉“那些亲密、长期、明晰的导师关系已经不再是惯例。”她将此归因于医院的高强度环境、患者的高周转率以及医生平衡学术研究与临床任务的压力。不过,她还是表示“虽然已不似以往常见,比以往更加分散、不那么正规,导师制仍然存在。”

《柳叶刀》最近刊登的评论也批判美国在大多数住院医生项目中缺乏正规的导师教育。作者指出,有证据支持“有导师辅导的医生做职业决定时更加周全、更有成效,之后的工作中过劳几率较小,幸福感有所提升。”

新卡罗来纳州一位家庭医生、美国家庭医师学会理事会成员(the American Academy of Family Physicians ,AAFP)莫特·布莱尔(Mott Blair),就曾通过AAFP北卡分会正式或非正式地培训过年轻医生和医学生。他表示,“医学生要不耻发问”,AAFP能帮助其寻找当地导师。

如果不能通过学校或校友网络找到导师,什鲁斯伯里推荐找一位看重其学术观点的医生做导师:“如果你这样开口:‘如果给我点建议和帮助,我就能做好。我们能喝杯茶聊聊吗?’他们通常会欣然接受邀约的。”

原文来源:Medicalnewstoday.com

原文标题:Doctors: No mentor yet? Are you missing out?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扫码领

VIP新人礼

回顶部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