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年院士谈医改:公立医院一定得“姓公”!

2017
06/12

+
分享
评论
医学界
A-
A+
“靠院长挣钱来运转医院,发展医院,院长挣不到钱,医院就不能运转。这是公立医院吗?”面对台下1000多名观众,中国工程院巴德年院士“大胆”发问。

“关于公立医院改革,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感想?我们现在是真正的公立医院吗?难说。”面对台下1000多名观众,中国工程院巴德年院士“大胆”发问,“靠院长挣钱来运转医院,发展医院,院长挣不到钱,医院就不能运转。这是公立医院吗?”

“公立医院要面向公众,体现公平、公开,让医院挣钱来发展公立医院恐怕永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6月10日,西子湖畔的“第四届大型公立医院发展高峰论坛”,政府领导、国家卫生行政部门主要负责人、两院院士、以及来自海内外的数百名大型医院的管理者、专家学者坐在台下,仔细聆听着巴德年院士的发言,现场的掌声一阵响过一阵。

“从远的谈,100年前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从近的来谈,2000年WHO公布中国健康状况,我们国家健康水平排在全球第188位,卫生水平排在114位。”巴德年院士表示,中国在2000年时经济飞速发展,全球瞩目,但“改革开放经济政策是对的,卫生状态却成为改革发展过程中的一条’短腿’。”

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卫生改革成效明显,谈及如今的“健康中国”,巴德年院士用了8个字:珍惜、贯彻、完善、发展。

中国卫生质量攀升至全球第61位

“这是我最近看到的《柳叶刀》的数据,和2002年看到数据的心情完全不一样,历经15年,中国卫生投入只占整个国民经济总产值117位的情况下,中国的卫生质量从144位提高到第61位。”

巴德年院士列举了新医改以来,中国医疗质量水平提高的众多表现。

比如百姓的医疗支出比例,过去是明显的政府投入少,百姓支出多,如今已经明显好转,政府和老百姓投入已经基本持平,而且政府的投入还在逐年增加,虽然“到今天为止还让老百姓拿30%多的钱看病,仍然不太满意”,但总体来说,“中央的方针和时机是好的。”

他列举了两个数据,一是新农合,一是大病统筹。

2002年之前,政府没有为农民看病花过钱;2002年,当时的政府给每个参加新农合的人每年10元钱;这个数字在2016年达到了480元,而且预计到2020年可能突破600。

数字看起来不大,却已经是15年前的几十倍之多,大大减轻农民的看病负担,让卫生公平显得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医改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信心要有,问题也还不少,巴德年院士引用孙中山先生的话说,现在的状态是“医改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比如医保,现存的形态依然有三种:公费医疗、新农合、社会保障。“都是中国人,凭什么搞三个?为什么不结合成一个?”

而要解决这些若干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把确保国民健康作为各级政府的重要职责”。

巴德年院士从学者角度对在场观众分享了自己的几点意见:

一,统一与强化卫生事业和人民健康的统一领导。建设健康中国需要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巴德年院士表示,现在“三医”分属于三个部门,医疗归卫生部,医保归人事部,医药归国家药品总局,这样就让联动显得很艰难。

他“打趣”地表示:“我对当前卫计委这个名称特别不赞成。”不好听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既然“三医”分属三个部门,那么“人建委”或是“人口与卫生部”似乎比“卫计委”来得贴切。

第二,卫生行业没有自己的基本法,建立《中国人民健康保证法》显得既必要又迫切,医疗从业者是卫生战线的重要战士,为保证中国人民的健康,无论是处在卫生行业哪一级的人,都应当依法行事。

“不管是什么政府,都应该把国民健康作为自己的重要职责。”现场又一次掌声雷动。

政策、规划,公立医院也要建言献策

本次大会的主题为“建设健康中国,大医院要有大作为”,谈毕“健康中国”,巴德年院士也对大医院的使命和作用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我不赞成让老百姓找专家看病。”巴德年院士说,“老百姓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更不知道自己该找什么专家。应该是医院给他找专家,而不是让患者自己找。”

在他看来,著名的医学机构,特别是公立大医院,应该是国家医学学术水平的代表,是公共服务的样板,是优秀人才杰出人才的摇篮,也应该是国家卫生政策方案规划等的咨询处和思想库。

“我们不要形成一种好像政策、规划、职能只能是政府做的印象,最早的思想可以出自大医院,我们也应该成为国家向我们进行咨询时提供思想的机构。”巴德年院士说,“就应该是这样的,而不是反过来。”

此外,大医院还应当是完成国家任务的主力军,尤其是公立医院,一旦国家有需要,如战争、灾害,理应冲在第一线;同时,公立大医院也应该是国际交往和走向世界的先头部队,这几乎是民族、国家、包括党和政府赋予公立大医院的天然使命。

他在现场抛出问题:“中国的公立医院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公立医院”,在他看来,公立医院不是不能面向市场,但具体“拿出多少资源、多少精力面向市场,这个值得研究”。

而这涉及到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中国要不要实行基本医疗免费?

中国有13亿人口,有人说基本医疗免费太难做,但巴德年认为,至少学者们,尤其是医院院长们,应该着手考虑如何实现免费医疗,因为这是“在医改中迟早会涉及的命题”,应该“拿出一个预算,拿出一个测定,拿出一个实行方案和时间表,我认为是可以的。”

而且,全民免费医疗不一定要一刀切,可以现在基层、县医院以下医院实行,毕竟,“谁高血压、拉肚子跑协和?”

“我认为,希望大于困难。中国的医学发展、中国的卫生事业充满着希望和前景。为什么?我们的GDP已经仅次于美国世界第二,我们的军事力量和国防安全已经是世界第三位。科技发展,我们是前20,实际上我们已经接近前10,这是中国力量,中国的现实。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安定团结以及和平发展是中国国民健康的保证,中国人有能力解决吃饭的问题,中国人有能力解决民族健康的问题。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健康的民族,一定会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原标题:巴德年院士:公立医院一定得姓公!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巴德年,医改,院士,医院,政府,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