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尹绍文 个人

医学硕士、工商管理硕士、主任医师、院长、《泣血的十字架》作者。
52

文章总数

总阅读数

120

总订阅数

+订阅 私信
申请加入众说
尹绍文的文章
热门文章

《泣血的十字架》(连载一):脑

2016-07-06
A- A+

尹绍文 个人

120粉丝已发表52文章

作者以笔为刀,解剖医院的腠理、筋骨、内脏,深入到医院的“染色体”、“白衣”的“DNA”,借以诠释医学的本质,探求杏林的真谛。

《泣血的十字架》历经三年始成。作者以笔为刀,解剖医院的腠理、筋骨、内脏,深入到医院的“染色体”、“白衣”的“DNA”,借以诠释医学的本质,探求杏林的真谛。文中人物鲜活,描写力透纸背、入木三分,可谓杏林人的血泪篇。

第一章 脑

杏泽医院处于风雨飘摇中,秦声临危受命。

甫一上任,秦声就开始盘起自己的“家当”来。他掰着手指逐一地对全院的顶级医生进行排位,名列前三应该是他自己、张德民、岳波或鲍德温,当然将岳波列为第三其他科主任尤其是鲍德温绝对不服,并且三强均出身肿瘤外科只会引起全院职工的心谤腹非,可前二位却是众望所归。目前,在全省医疗卫生界还没出过院士,秦声暗下决心,准备化二年时间争取冲顶成功。要是真能冒出个把院士,杏泽医院就吹响了大反攻的号角喽。想到此,他脑子里不禁冒出一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打造名科的规划秦声已了然在胸。他掂量过,目前全院最强的两个科就是肿瘤外科与肝胆外科。近年来,肿瘤外科在他和张德民的管理下业务突飞猛进,已在全国声誉鹊起。可是,肝胆外科主任鲍德温对肿瘤外科的老大地位颇有微词,听说他曾在背后这么非议:“肿瘤外科确实是块金字招牌,可是他们占据了我院多少资源呢?要是我科也冒出个把院长、副院长,早甩下他们几条街了。”他说的话不无道理;不过,凭心而论,秦声觉得自己当初在担任业务副院长期间,没有一味将资源赤裸裸向自己的自留地倾斜,更何况上一任院长向景才是心胸外科出身,他想倾斜也是有心无力。向景才担任院长前,心胸外科在医院里至多只是个中等偏上水平的学科,他上任后,业务水平飞速跃升,现在不遑多让,位列全院老三了。看来,院领导来自哪科,对哪科的发展影响就大,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人、财、物的支配权。他暗忖道:“这些年,医院里人满为患,大量病人望‘医’兴叹,新的外科大楼建造图纸虽已设计好,可整个投资需要五亿,缺口竟达四亿以上,我再不去化缘就无以为继了。现在,医院基本建设如蜗行牛步,从蓝图到竣工不盖上百个公章休想破土动工,这座大楼最快也要三年后才能交付使用,弄得不好,拖个五年不算是奇闻。基本建设、设备购置都需要医院自身造血,资金的压力山大啊。按理说,这些投入需要政府买单,可目前政府‘捉襟见肘’,徒唤奈何!如果饭桌上少些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全国大地上枝繁叶茂的杏林早如雨后春笋了,财政的钱都流到隔壁的‘豆腐店’了。”

秦声肩负着振兴杏泽医院的重任,当务之急就是搭建班子。班子中,他刚卸任的业务副院长的岗位非常重要,他心目中的不二人选就是现任肿瘤外科主任张德民。秦声比张德民早几年进医院,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成功,是他事业取得成功的真正见证人。张德民鲠直、细致、原则性强,行事严谨,手里更有两把刷子,很能服众,不足之处是灵活性不够,爱认死理。平时,他俩互不服气,要是真将张德民扶上位,秦声有点吃不准他会不会恩将仇报,成为自己的掘墓人?张德民独立性太强,非常有主见,秦声生怕自己罩不住这个桀骜不驯的下属。另外,一下子将张德民提到业务副院长的岗位上,在任的那几位副院长会乖乖地让道任凭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绝尘而去吗?可是,现任这些副职中,确实难觅可堪大任的业务掌门人啊。这次,行政副院长到了卸职年龄,也跟向院长一同下了。他本想提拔岳波担任行政副院长,可考虑到岳波难以服众,同时又顾及这位下属跟他出自同科,班子里同出身的占了三个,难免遭谤。老院长向他推荐了胸外科的朱令民主任,他觉得朱主任是个合适的人选,准备向省委组织部引荐一下。至于其它暂时按兵不动,萧规曹随。

主意一定,他迅即采取行动。他先向卫生厅王德胜厅长端出自己一套用人计划。征得厅长同意后,他马不停蹄去向组织部林太声部长汇报。

林部长看见秦声进来,笑眯眯地说:“我刚想约你,你却上门了。”

“哦,这么巧!”

“我想听听你下一步的打算,班子搭好了吗?”

“方案已成形了,想听听你的意见。”秦声和盘端出自己的用人方案。

林部长听了后,沉吟不语。良久,他抬起头,说:“你想提拔张德民,我同意,可行政副院长的角色是否再考虑一下其他人选呢?”

“林部长,你认为朱令民不够格?他资历较老,能力也强,处理起关系来游刃有余,是行政副院长绝佳的人选,再加上他又是老院长推荐的。”

“我对朱令民不大了解,不敢妄加评价。只是我想给你推荐一个人选——”

秦声迫不及待地问:“谁?”

林部长从容地答:“李岳。”

“他?”秦声差点惊掉下巴。李岳原是血液科医生,现担任质控部主任。

林部长小心地问:“他不入你的法眼?”

“你了解李岳吗?”

“老实说,我对他不十分了解,可我——”

“有人在你面前举荐他?”

林部长笑而不答,莫测高深。

秦声自忖问不出结果,就放弃了努力。对林部长的提议,他同意不是,拒绝也不是,进退两难。

“老秦,你挠头了?”

“我不想在你面前打马虎眼,我确实不看好他。他在全院上下口碑不佳,行政副院长需要超强的协调能力,可他就缺这能力,难以服众。最要不得的是,他专门搞小动作,人品极坏。”

林部长听出了他话里有话,为难地摊了摊手。

秦声觉得不能使这个吏部大员太难堪,忙改变了口吻:“我刚才这么说更多出于工作的考虑,要是你觉得李岳不错,可以让他试试。”他不得不给部长台阶下,因为领导也有一本难念的经,再加上张德民没被否决,自己也该投桃报李。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林部长脸上露出浅笑。

秦声扬扬眉,字斟句酌:“如果组织要考虑李岳出任行政副院长,我肯定服从。”

林部长颔首赞许。

他俩寒暄了一下,秦声就告辞走了。部长的提议确实使他猝不及防,他根本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出乎他意料的人选。李岳这家伙,如果能赶上文革,肯定是个造反派的头头。听说他的老爸就是文革的风云人物,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只是,李岳的政治手腕被他老爸甩出几条街,他就会一招鲜,背后放冷枪,射冷箭。幸好,他提议的张德民没有被涮下来,要不今天遭遇“泥石流”了。

秦声回到了医院,看了看表,离下班时间还早,于是就大步流星朝办公室赶去。一来到办公室,他马上拨通了张德民的电话,约他过来。

一刻钟后,张德民“吭哧吭哧”赶了过来,劈头就问:“老秦,找我啥事?”

秦声招呼他坐下,沏了一杯绿茶递给他,表情凝重地盯着他看。

“看你的样子,好象天要塌下来了。”

秦声仍然直视着他,脸上滑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说:“我推荐的人选被林部长涮下来了。”

“是我吗?”在这之前,秦声已经向他透露过人事安排。

“你倒没被拿下,老朱没戏了。”

张德民觉得天没塌下来,如释重负。不过,他转念一想,心就揪紧了。既然老秦这么火急火燎地唤他过来,肯定不会就告诉他这消息,否则——

“林部长提的人选令我大跌眼镜。”没等张德民开口,秦声沉不住气了。

“谁?”

“李岳。”

“怎么会是他?跟他共事不是与狼共舞?!”

“我也这么认为啊。”

“无力回天了?”

“嗯。看情形,估计有头面人物在力挺他。别忘了,他老爷子虽下来了,可余威还在啊。”

“要是李岳上位,我就成了受气的小媳妇了。他心怀鬼胎,坏点子层出不穷,我们防不胜防啊!君子怎么斗得过小人呢?!”

“我也有同感。”

“那你该提醒林部长啊。”

“我已经含蓄提醒过了,可他爱莫能助。估计是省长、书记一类的角色为李岳那家伙保驾护航喽。”

张德民气馁地说:“老秦,苦日子就要来了,我俩千万别让李岳一锅端啊。”

“如果他真的上来,我们只有小心应付,见机行事了,反正天不会塌下来的。”

“但愿如此吧。”

“不过,要是他真担任副院长,对我们来说说不定是件好事呢,不是经常有人嚷嚷要感谢对手吗?”

“可他是人渣,人渣比对手、敌人更坏!”

秦声意味深长地说:“只要我们同心,他掀不起大浪的。”

张德民随声附和:“也许吧。以后,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的。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决不是个搬弄是非的人,更不会玩表里不一的把戏。”

秦声只觉得心头一热,朝张德民投去赞许的目光。不过,眼前这情势,他总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心中直嘀咕:“难道我走上不归路了?”

当当网、淘宝网、亚马逊、京东均有售。

10人收藏

0人打赏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media@hmkx.cn
0人已打赏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是一所融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医院。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