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张清 个人

协和八年制临床医学博士,现为新加坡总医院内科住院医师
13

文章总数

总阅读数

45

总订阅数

+订阅 私信
申请加入众说
张清的文章
热门文章

医学创新法则

2016-06-25
A- A+

张清 个人

45粉丝已发表13文章

医学上的伟大进程,往往并非源自医疗实践本身!

每每回顾医学史,都应该颇感自豪。到目前,人类已经取得的成绩是斐然的。医学史上记载的故事读起来犹如一部恐怖小说。比如,Charles Kingsley的一部经典小说“水宝宝The Water Babies”,开篇讲了一个爬烟冲的小男孩Pott的故事。

——翻译:“Pott试了很多次手术治疗,而那时候,尚未有麻醉药的发明,外科医生就把一个尖叫的小男孩硬生生按在桌子上,助手用蛮力按住,不得动弹。流血的伤口上,直接将烧的滋滋作响、冒着烟的红色铁块压上,稚嫩的肌肤瞬间被烧成黑炭的颜色,并结了黑色的枷;医生随后用粗糙的针缝住伤口,往往伤口都会感染,并留出脓液。长达几个月慢慢愈合的过程中,术野周边都是泡在黄褐色的脓液和血中的。”每次看到这样的文字,条件反射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现在的病人何其幸福,一个小小的门诊手术,都会有充分的麻醉,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可吸收的手术缝线,让伤口长的也很漂亮,连伤疤都没有。仅仅回顾20世纪、21世纪生物医学领域的成绩,就已然惊艳四座:

1.抗生素,盘尼西林——fleming, florey and chain;

2.DNA结构——watson and crick;

3.mRNA以及转录——sydney brenner;

4.基因测序——fred sanger;

5.蛋白质结构——max perutz, john kendrew;

6.抗体结构,单克隆抗体——rr porter; kohler and milstein

7.CT 扫描、MRI——cormack and hounsfield;peter mansfield

8.干细胞技术,iPS——martin evans, john gurdon;

9.Ivf——edwards and steptoe;

10.器官移植和免疫抑制——roy calne;

11.细胞死亡、凋亡——andrew wylie, sydney brenner and john sulston;

12.细胞周期——paul nurse and tim hunt

13.当代免疫学——george snell, avrion mitchison, ivan roitt, medawar and burnet

不难发现一个规律:医学上的伟大进程,往往并非源自医疗实践本身!乍一听似乎荒谬,无奈,事实无可辩驳。也许,一个类似“博物学”的古老学科,交织了复杂的人文医学以及科学的学科,需要借助外力获得新鲜活力。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的医学创新,应该会更加快速而精确。基因工程,“组学”技术,肿瘤靶向治疗,干细胞,我们利用信息、数据、材料的飞速进展,改写疾病的历史。但似乎进展的太快,医生本身,面对这些破坏性的变革,却显得手足无措。

接受?尝试?拒绝?观望?等待?一连串问号,没有人知道答案。

诚然,人命关天,任何决定都要慎之又慎。长久以来,医生的思维模式也变得古老而传统。特立独行、标新立异在这个领域是个致命伤。会被直接打上一个“不可儿戏”的标识,全盘拒绝新事物——除非,这些新的想法,经历过十几年的考证和探索;“证据”的思维模式,根深蒂固。

但这样真的明智吗?如果风险明确,相对获益不确定,也许值得花费更多的经历来做试验;但如果风险很低,无论相对获益多少,我们能否大胆的也来试探一二?作为医生,是时候摆脱“证据”的思维定势了。时代不同,医生的思维不应该束缚医学的发展。

传统的临床-科研-教学三位一体的角色,或许可以略作修饰:临床-政策法规-科技创新!

6人收藏

0人打赏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media@hmkx.cn
0人已打赏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是一所融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医院。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