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 会员
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聚焦智慧医疗的资讯、优秀案例、海外先进做法等,携手专业人士为医院贡献知识和经验。

72 小时热文

“云上”贵州逐鹿远程医疗

文/高维荣 2017-12-04 来源:健康界
A- A+
我行我show!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点击查看

巨资浇灌下的远程网络不断延伸,政策的推动不遗余力,贵州远程医疗酝酿许久的利好局面终于形成。当人们站在新的节点,慢慢意识到,一切或许也才刚刚开始。

贵阳市北京路上,医院大楼内灯火通明,专家正对着大大的液晶显示屏,神情严肃,屏幕另一端,电磁波连接着的是数百公里外的一家县医院。一场远程会诊正紧张有序地开展,专家在线读取疑难患者病理信息,经过分析判断,不到一个小时开出诊疗意见,解决了基层医院难题……

这里是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下称贵医附院)的“远程医疗中心”。从2015年7月到2017年10月,该中心已经完成3598例同步远程医疗会诊,5490例非同步远程医疗服务项目,贵医附院的医疗资源正通过虚拟网路输送到基层医院。

而这也只是贵州省远程医疗的一个缩影。

今天的贵州,正在对远程医疗投注前所未有的热情。从2015年初试点,贵州借助在大数据领域发展的“东风”,全力“抢滩”远程医疗,逐步建立起覆盖199家省、市、县公立医院的远程医疗网络。

巨资浇灌下的远程网络不断延伸,政策的鼓励和推动不遗余力,贵州远程医疗酝酿许久的利好局面终于形成。当人们站在新的节点,慢慢意识到,一切或许也才刚刚开始。

先建机制 再搭平台

在贵州,远程医疗的种子早在7年前就已经埋下。

2010年,原卫生部发布文件,在中西部地区尝试推进远程医疗。贵州积极试水,省内一家省级龙头医院与5家县级医院之间建立远程医疗;次年,范围扩增至三个省级医院与20家县级医院。

彼时远程医疗尚在摸索阶段,尽管包括贵州在内的各地开展劲头十足。但它们多将远程医疗看作一次行业的技术革新,在政策、机制层面并没有给予过多关注,效果不尽如人意,频频陷入叫好不叫座的怪圈。

终于在2014年,国家第一次远程医疗政策研究启动会在云南召开。贵州省卫计委信息中心主任严刚回忆,当时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远程医疗要解决政策、机制层面的事,接下来才是技术平台的事。“先建机制,再搭平台”,也成了贵州省推行远程医疗的路径。

通过不断摸索,时机逐渐成熟。2015年1月,贵州等五省份获批开展远程医疗政策试点。贵州密集出台多个文件,对于远程医疗的各方权、责、利进行细致划分,构建远程医疗政策管理体系,制定远程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费用结算办法、远程医疗相关操作规范。

此间,贵州陆续投资2.27亿元, 初步建立起覆盖省内61家省、市、县级医院的远程医疗系统,同时省外对接解放军总医院。

在健康界的采访中,多人表示2015年10月份履新贵州省省长的国务院医改办原主任孙志刚对该省远程医疗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严刚也证实,2016年,孙志刚要求必须在上半年建立全省覆盖的远程医疗系统。贵州省顺势启动了“百日攻坚”计划,在县级及以上医院全面铺开远程医疗系统。

省、市、县三线发力,进展迅速。健康界了解,心医国际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助力贵州建立起全省统一的远程医疗管理与服务信息平台,覆盖全省199家各级公立医院,并实现与国家远程医疗监管中心、国家级和发达地区医院互联互通,支撑“一点对多点、多点对多点”的网络化运行模式。

按照设计思路,三家省内龙头医院——贵州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贵州省人民医院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对省内市、县级医院提供远程医疗服务;解放军总医院对贵州省龙头医院提供远程医疗服务,开展以远程视频会诊、病理诊断、影像诊断、远程监护、手术示教指导、远程门诊咨询和远程教学查房等远程医疗项目。

严刚提到,在搭建平台时,贵州省卫计委坚持要求,远程医疗必须与各医院内部信息系统对接,并启动电子病历的共享平台项目,真正实现贵州省内公立医院的信息共享、互联。

2016年9月12日,又一记重磅政策抛出。该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发布通知,将远程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这在全国范围内引发广泛关注,从省级层面部署将远程医疗服务纳入了医保支付,贵州无疑开全国之先河。这对于推进远程医疗的意义不言而喻。

价格之虑

健康界调查,诸多业内人士对贵州在远程医疗领域的推行深度和广度表示赞赏,但对贵州远程医疗服务的价格也表达了疑虑。

事实上,贵州为远程医疗服务费开出了严格的“政府指导价”,以远程单学科会诊为例,省级和市级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分别为单次不超过100元、80元;远程多学科会诊,市级、省级分别为270元和320元,国家级公立医院不超过每小时1200元。服务费上下级医院按比例分成。

这样的价格在院方看来过于“亲民”。多家医院负责人向健康界表示,医院投入资金采购设备、配备专门运营人员,加上日常运营管理……远程医疗服务费收入远抵不上投入的成本,更遑论还需支付专家会诊费用。在绥阳县人民医院,甚至主动将远程医疗服务费全部上交上级医院,以“补偿”会诊专家。

贵医附院院长刘健坦言,该院之所以大力推进远程医疗,一是严格执行省卫计委政策,二是出于大医院的担当,医院上下都觉得有必要担负帮扶基层医院责任,他们此前也一直在做类似的事情;而对于日常就非常忙碌的会诊专家来说,则更多出于一种“情怀”。

对此,严刚对健康界表示,贵州制定远程医疗服务价格,主要参照了医院会诊的普通社会价格,他也表示目前的远程医疗价格不足抵成本。但他认为,开展远程医疗并非新建一个远程系统,而是在已有网络基础上扩容,投入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大;全省远程医疗的运营管理费用被纳入财政预算,院方只需担负院内人员、日常运行等的费用。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远程医疗服务价格势必还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合理体现医生劳动价值,对于鼓励医院、医生参与其中有重要作用。

此外,院方对开展远程医疗还有一个忧虑。虽然,贵州要求远程会诊申请须逐层发起、层层上转。但在实践中,县级医院通常会绕开市一级,直接邀请省级龙头医院会诊,三家龙头医院开展最多的是贵医附院,占据了全省远程会诊的相当部分。这无疑给龙头医院的诊疗量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尽管如此,多位院方负责人向健康界表示,贵州远程医疗已经在制度层面全面理清医院之间的权责问题,搭建起最全面的覆盖系统,剩下的就是进一步理顺、执行,这需要时间继续摸索。

转诊率降低两成

贵州远程医疗通过远程会诊,下沉医疗资源,着力破解基层医疗匮乏的现状。健康界走访贵医附院、绥阳县人民医院等地还发现,远程医疗系统在提高基层医生诊疗水平方面同样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基层医院、医生对于参加远程网络医疗培训有着很高的热情。贵医附院医务科主任蒋捷介绍,贵医附院已经开展了针对200多家基层医院的近百场培训,数万基层医生受益。

基层医生通过远程医疗系统学习

一手下沉资源,一手提升基层医生水平,基层患者受益。2016年下半年建成全覆盖的网络后,贵州已开展2万例远程医疗,从摸底调查的情况来粗略计算,县域转诊率在以前的基础上降低了接近2成。

严刚说,目前贵州远程医疗初步实现三个目标,一是下级医院遇到难题,能方便且规范地找到上级医院专家指导;二是将省内所有公立医院远程医疗服务纳入统一的远程管理平台,更加规范;三是通过远程医疗可以开展院际之间的培训。

据悉,贵州省在启动县级以上医院的远程医疗全覆盖的同时,还启动了“县乡一体化”远程医疗服务体系。在试点地区遵义市播州区,已经在二十个乡镇卫生院都配置了远程DR设备、心电设备,开展县、乡之间的远程医疗服务。

此前贵州已投入7亿资金用于提升乡镇卫生院医疗服务能力,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加强乡镇卫生院信息化建设。目前贵州80%乡镇卫生院的远程医疗设备已配送完毕,预计到2017年年底,所有乡镇卫生院配套安装将全部完成,届时整个系统将有序运行。

严刚说:“这是贵州省今年必须要完成的民生项目,预计到明年初开始,贵州省、市、县、乡就能够全面开展远程医疗服务。”

严刚还透露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此前在播州区试点“县乡一体化”之时,开始尝试将远程医疗延伸到村级。贵州卫计委与贵州广播电视合作,利用广电户户通的数字电视体系,希望彻底打通贵州医疗系统的最后一环,将远程医疗通到村卫生室,甚至通到广电用户家庭。

已发表0篇文章

已发表0篇文章

2人收藏

0人打赏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相关新闻

  • 李易霖 2017-11-22

    0
  • 2017-11-17

    0
  • 肖艳 2017-11-03

    0
  • 沈媛巧(整理) 2017-10-22

    1
  •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X

    扫描二维码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