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 会员
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真实呈现医院院长的领导风格、战略构想和管理行为,展现群体的风貌与成长。

72 小时热文

我是院长 | 朱夫:15年弄潮医改

文/高维荣 2017-11-10 来源:健康界
A- A+
我行我show!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点击查看

试水集团化、力推全成本核算、参加JCI评审……看朱夫如何在医改大变局之中辗转腾挪。

在常人的眼中,医院院长大多低调慎行,而朱夫则是一个 “高调”的院长。这或许并不是他刻意营造的形象,更多时候,他愿意对医院管理、医疗改革多几分思考,并率先付诸实践。

自2002年履新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下称镇江一院)院长,朱夫试水医院集团化、力推全成本核算进行精细化管理、参加JCI评审提升医疗质量、改造医院后勤供应链……在医改大变局之中不断辗转腾挪,棋落有声,引人注目。

2017年9月7日上午,镇江一院临街的边楼上,朱夫向健康界畅谈他眼中地区医改的当下与未来、院长的责任与担当。十五年谋篇布局,此时更需他兼顾过去与当下,找准医院新的定位,并努力为它寻找一个抵达未来的路径。

探路“集团化”医改

始建于1922年的镇江一院,历史悠久,名家辈出。而在镇江成为新医改试点城市后,该院在“集团化”方面的探路,更堪称浓墨重彩的一笔,也让朱夫这个名字为更多的人所熟知。

2009年,镇江确立医院集团化改革路径,组建起以资产为纽带、紧密型的江苏康复医疗集团和以技术为纽带、松散型的江苏江滨医疗集团,两大集团“划江而治”。

作为江苏康复医疗集团的核心,镇江一院将医院分院,镇江市第一、第二、第四人民医院和11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入麾下,下沉优质医疗资源,探索“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健康进家庭”的分级诊疗机制。

朱夫说,集团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破破烂烂”,医疗服务水平较差。所以,改革的重点是提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能力,以连锁化、标准化、品牌化为目标,进行规范化建设,“像肯德基一样做社区医院。”

为建立新体制机制,集团探讨了社区“股份制”和“区卫生局垂直管理”的改革方式,但遭到政府反对,最后多方协调创新出“政府办、集团管”模式——区政府负责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人、财投入,集团对其人事、业务、考核等进行管理。

集团对包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下属成员的管理、运行和监管等机制进行优化,推进学科建设、财务管理、人力资源等九个一体化管理;组建病例、影像、心电诊断、消毒供应等分级诊疗中心,开设康复联合病房和联合门诊,实现集团内部资源下沉、信息互通、预约挂号、双向转诊、远程会诊甚至费用结算等。

朱夫告诉健康界,分级诊疗的关键是医保的“指挥棒”作用,建立医保制度, 引导病人就医模式转变;整个分级诊疗的技术关键则是信息化,“信息化做不好,分级诊疗也不可能做得好。”镇江一院与微软公司合作3年共投入3000多万元,建成全集团互联互通的信息系统,各级医院和病人可随时调阅健康档案、病历、影像等资料,其中电子病历系统更是通过国家“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平分级评价五级医院”评审。

一番改革之后,效果显著。社区门诊量从改革前占全市门诊量的45%,到改革后提升至60%,三分之二的慢病患者也被留在社区。按照朱夫的设想,三甲医院要逐步取消普通门诊,保留并增强专科、专病、专家和MDT门诊,形成更加有序的分级诊疗格局。

朱夫说,分级诊疗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展、患者看病带来巨大帮助,对大医院来说也是好事。“将康复患者转入基层,腾出病床,医院可以收治更多急重症患者。”此外,医保总控也让三甲医院将病人下转有了动力。朱夫还认为,医保杠杆作用还要加强研究和完善。不过朱夫也公开表示,分级诊疗一些深层次机制尚未解决,如医疗服务体系怎样转化为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体系,社区人才的缺乏等。

实现“精细化”管理

集团化改革遇到难题,尚不关系医院自身发展根本,医院可以在政策引领之下,徐徐图之。而对于朱夫来说,真正的挑战在于医院运营出现的困难。

朱夫回忆,在2000年前,为控制医保基金,避免“破网”,镇江医保部门对定点医院执行“总额控制、超支不补”,镇江一院理所当然成为“超总控”埋单大户,年收入增幅由改革之前的33%降至2%,这给医院正常运行带来巨大困难。

朱夫上任不久就意识到,由于医保的严控,医院粗放型管理的时代已成历史,在收入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能将医院运行好,将是考验领导能力的“试金石”,要想持续发展,必须施行精细化管理,从内部挖掘潜力,改善医院经营状况。

精通医院财务管理的朱夫认为,全成本核算是医院财务实现从粗放管理到精细化管理转变的关键。2005年,全成本核算已经在镇江一院全面推开。

朱夫向市卫生局提出每个医院领导班子都应配备一名懂财务经济的领导,被采纳实施,随即把财务科长提拔为财务副院长,以提升实施力度。通过积极探索,镇江一院在全国率先推行全成本核算、会计核算和绩效核算“三轨并一”,此举也得到国家和省财政、卫生政府部门的认可和大力推广,为《江苏省医院成本核算与管理规范》奠定了基础。如今更进一步,镇江一院通过努力将预算、成本、会计、绩效真正打通,实现“四位一体”,并提出以内部控制为核心,搭建现代财务信息化平台。

效果立竿见影。数据显示,该院临床路径管理中90.18%的试点病种平均住院日缩短,87.5%的试点病种费用下降,2016年全院药占比下降至26.4%。并一举扭转医院因服务价格调整、取消药品加成、医用药材控费、医保超总控等政策造成医院收入降低的局面,实现医院运营平稳开展。

为了进一步降低医院运行成本,朱夫还把目光盯向了医院后勤管理。和很多医院一样,镇江一院的后勤一直是医院的“累赘”,存在人事臃肿、效率低下等问题。朱夫的做法就是,“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通过推进医院后勤供应链的改造,将医院食堂、保洁、消防、耗材供应等市场化运作,大幅减少了医院支出,提高了后勤服务效率和质量。

打造“高品质”医院

在镇江的区域医疗布局中,镇江一院是三甲“龙头”。但朱夫更多的思考是“我们该做什么样的三甲医院?”

“协和、301、中山都是三甲,我们也是,但论技术水平我们肯定不如它们,那该如何有资格与它们相提并论?”朱夫说,镇江一院要在品质上追赶这些顶尖医院。

在朱夫看来,三甲医院应该提供有价值有品质的服务,但国内大医院医疗服务品质普遍不尽如人意,存在医疗质量控制不严、服务意识薄弱等问题。

所以,在2008年该院通过三甲评审后,朱夫便开始着手实施“建设高品质的三甲医院”的构想,但实施一两年后效果不明显,如何落实“高品质”,需要一个着力点和抓手,朱夫想到了“JCI”,这个当时并未被国内医院广泛认可的“洋标准”。

“JCI评审的出发点完全是真正的以病人为中心,更加关注质量安全,强调持续改进。”朱夫说,这正契合了他对于医院“高品质”的构想——医疗品质、服务品质、管理品质的提升。

但开展JCI评审过程遇到很多阻力,走了不少弯路。

朱夫透露,2010年开始准备参评JCI的时候,科室主任反对意见很多,“他们认为做好本专科和本专业就够了,安全与质量也没出过什么大事故,何必花心思搞JCI。”最终朱夫力排众议,坚持参评JCI。

“JCI对医院品质、医疗质量的提升,肯定是有帮助的。无论做成做不成,都要做!”朱夫斩钉截铁地说。

当时,镇江一院找到已通过JCI评审的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对制度、标准、做法,照搬照抄,全部吸收。”费了很大力气,结果却不如人意,“因为医院实际情况不一样。”朱夫恍然大悟。

绕了弯路后,朱夫开始意识到,只有真正理解JCI的内涵,才能做好JCI。在他的带领下,镇江一院开始一边学习JCI标准,一边对照改善医院各项管理制度。从2011年基线调查400多项不合格,到2012年中期评审的200多项不合格,终于在2013年,镇江一院成功通过JCI评审,成为全国第六家、江苏省第一家通过JCI评审的三甲公立医院。

朱夫谈到,医院品质的提升,不能搞“突击式”“运动式”的管理,要围绕病人,形成制度化、具体化、流程化的管理链条,并注重实施细节,持续改进,全员参与。近三年来,镇江一院在全国品管圈大赛中年年都有所斩获,收入两金一银一铜,今年又获得全国医院擂台赛总决赛铜奖,这是地级市医院中唯一获奖的医院。

如今在镇江一院中,处处都展现着朱夫口中的“高品质”的细节:闭环式的流程管理、手术前的核对、干净的病床、免费轮椅、宾馆标准的卫生间……这都是镇江一院提供有价值服务的体现。

成为“职业化”院长

在接受健康界采访的过程中,朱夫不止一次谈到了院长做专业的职业化。在他看来,作为一名院长,主要工作不是做手术,而是做管理。他也在努力践行“职业化”的管理理念。

朱夫履新至今15年,在医院经济、品质、服务等很多管理领域不断突破,在医改中的实践也引人注目。镇江一院的许多做法与经验被总结上升到顶层设计的政策措施中,这是对朱夫医管、医改成绩的充分肯定。

而最让他高兴的,是近期《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的出炉。

朱夫透露,早在2009年,国务院针对新医改征求意见时,作为医院院长代表的朱夫就提议“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如今,“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内涵仍然在被研究、扩展,已成为公立改革的大政方针。

他曾提出的清偿公立医院债务、建立医保谈判协商机制等,也均被国家医改文件采纳。

有人疑惑,朱夫为何对于医管、医改如此热衷?这或许源于他特殊的工作经历。

30岁之前的朱夫,是一名脑外科医生,后被医院院长“骗”到医务处,从此正式走上管理岗位。而对他医院管理理念产生巨大影响的,当属担任镇江市卫生局医政处处长的经历。从医院到政府机关再重回医院,他积累起丰富的经验,对于医院管理、医疗改革也有了清晰的认识和判断。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他成为了一个职业化的院长。

抚今忆昔,朱夫忧虑更甚,医疗改革的细节如何解读、落实?何时能解决“九龙治水”问题?医保如何真正发挥“指挥棒”作用?健康全生命周期服务体系如何建立……

作为院长的他,正不断思考与实践,希望找到一个“镇江式”的解答。

人物名片

朱夫,江苏康复医疗集团院长、党委书记,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党委书记,江苏大学教授。中国医院协会医院标准化管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医院经济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医疗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委员。

已发表0篇文章

已发表0篇文章

9人收藏

0人打赏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相关新闻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X

扫描二维码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