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 会员
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24小时更新医疗健康领域的要闻,打造最及时、最鲜活的资讯平台。

72 小时热文

医院通过检验 郭树忠医生集团即将宣告成立

文/天应为田 2017-08-09 来源:医学界
A- A+
我行我show!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点击查看

8月9日,郭树忠的联合丽格第一医院顺利通过北京市卫计委和市质控中心的检验,由其组建的梦之队医生集团即将正式成立。

8月9日,位于北京东三环的联合丽格第一医院顺利通过北京市卫计委和市质控中心的检查验收,即将迎来开业。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郭树忠教授难掩喜悦之情,发布长微博表示:已经婚检合格,吃喜糖的日子不远了。

郭树忠教授所言的吃喜糖的日子,指的是由他联合多位中国整形外科知名专家共同发起成立的“梦之队医生集团”宣布成立,并落地于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院的日子。郭树忠教授在文中表示:梦之队医生集团之所以能成立、并起这样一个响亮的名字,也表明参与的医生希望创建一个能够充分体现医生价值的平台。

去年6月,郭树忠教授从他工作了30余年的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整形外科退休,之后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整形激光美容中心工作了一年。而随着今后他的执业重点转移到北京,对于西安,他只会偶尔回去一次了。

为整形外科探索一条路

在西京医院工作时,郭树忠教授的门诊十分火爆,最多的时候他一个上午看了165个病人。他说:“你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盛况,我把同一类的病人召集在一块一起看,给一个看完然后挨个问其它人有没有别的问题,病人太多,实在没别的办法,从进诊室起嘴就没停过。”

在公立医院工作到退休,对公立医院的弊端郭树忠教授深有体会,比如效率低、医生得不到较好尊重、形式主义太多。身为外科医生,郭树忠教授的职业生涯中从未收过病人红包,他做了主任后也禁止科室其它医生收,他认为病人看病已经交过钱了,身为医生领着工资、拿着奖金还收红包太不合适。而且他认为不收病人红包也是对医生的保护,“现在医患关系那么差,万一病人有点什么问题,你收了人家钱怎么说得清楚。”因此当相关部门要求医生们签订拒收红包协议时,郭树忠教授认为这是对医生的羞辱,“协议的意思是逼着不让收,但我们也从来没收过啊!”

凡此种种,在郭树忠教授退休之后,他希望能够做点事。现在很多医生都成立医生集团,但做的十分成功的还没有,因此郭树忠教授也计划联合国内整形外科的著名专家成立医生集团——医美梦之队,共同去探索一条路,一条能让医生获得尊重、效率很高、病人能够获得更好服务的路。

美容和整形专业和别的学科不同的是,这是一个与市场紧密联系的领域,在民营医院中,美容整形类医院占据很大份额。但是由于缺乏好的医生,民营医院中的这个领域也是医疗事故最高发的领域。2010年轰动全国的“超女”王贝接受整形手术后死亡一事,直接引发了卫生部发起了一场针对医疗美容服务的专项清理整顿活动。

郭树忠教授也认为,民营医院往往营销至上,唯利是图,而非依靠过硬的技术。所以在他退休后,有民营医院开出年薪500万的价格,也被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说:“只是为了挣钱对我意义不大,我们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做点事,给中国整形外科探一条路,我们想学习美国的医疗理念,终极目标是为了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如果我们做好了,很多人可以学习、加入。”

随着医改的深化,郭树忠教授认为政策的发展是越来越有利于医生做事,越来越有利于医生集团的发展。他说:“我们在技术上创新了一辈子,也该在体制上创新一把了。未来衡量我们成功与否就看患者是否获益了,整个行业是否获益了。”

医生应重视创新

在上世纪90年代,郭树忠教授曾在美国学习进修过两年,那段经历给郭树忠教授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美国人的创新精神。“他们一直在创新,所以他们总能处于领先地位。”郭树忠教授说,“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很强,但创新有限,所以我后来一直重视创新,真理只有一个,如果一个手术效果不太好,那就要改良它。”

换脸术是最能体现郭树忠教授的创新精神,他自己也认为这是他做的最具有影响力的手术了,要被写入医学史的。他介绍,整形科医生是最早做移植手术的,世界上第一例肾移植手术就是由整形科医生做的,并获得了诺贝尔奖。

肾移植成功之后,肝移植、心脏移植等都陆续成功了,但属于整形科的领域的皮肤移植一直没有取得突破,对于毁容的人来说,虽然不像其它器官衰竭那样危及生命,但心理承受的痛苦可能会让他们选择轻生。在郭树忠教授的病人中,有一位鞍山的烧伤毁容女患者,她的两个孩子都没见过她的容貌,在她第一个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她就被烧伤毁容了,从此后她就带上了头套生活,吃饭的时候一个人吃。对于毁容来说,除了换脸,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换脸要从死去的人身上获取脸皮,是异体复合组织移植的一类,由于手术难度很大,包括郭树忠教授在内的世界上的专家们都研究了很久,一直没在人身上做。每年的学术年会上,来自全世界的专家们都会就这一话题进行讨论,一开始反对开展换脸术的声音占据多数,随着动物实验的成功和药物的创新,有一年支持的声音超过了反对的,全世界有志于开展换脸术的专家们都开始积极准备。

要实施换脸术,需要一个100余人的团队配合。2006年,就在郭树忠教授的团队即将准备好的时候,传来了法国人成功的消息。几个月后,郭树忠教授的团队完成了世界第二例换脸术。他说:“这依然不是一个完美成熟的手术,存在很多风险,在伦理上也有争议,供体也很难获得,手术费用很高,所以直到现在还没能开展第二例。”

在郭树忠教授的职业生涯中,真正令他引以为豪的却并非是开展过换脸术,而是耳再造术。大约每三五千个孩子中就会有一个先天无耳的,也有一些患者是因外伤失去耳朵,这样需要做耳再造术的患者,中国大约有几十万名。

再造的耳朵有真耳朵、半真半假耳朵和假耳朵三种,郭树忠教授再造的耳朵是用患者自己的肋软骨、皮肤软组织做成,有血液循环、有感觉、这种再造的耳朵冬天也怕冷,受伤时也会流血、疼痛,与真正的耳朵毫无二致。而用Medpor做支架做的耳朵是半真半假,里面的支架是聚乙烯塑料,外面覆盖颞筋膜+植皮,用皮瓣覆盖的部位有感觉,植皮的部分感觉迟钝。还有一种过去用硅胶制作、现在用3D打印技术制作的赝复体,由于其缺陷较多,只有在实在没有办法时医生们才会考虑做赝复体耳朵。

由于郭树忠教授的耳朵再造做的非常好,在欧洲整形外科年会上作报告时,全体医生起立为他长时间鼓掌,他每年大约要做500例左右的耳再造术。这是他最得意的手术之一,在手术中耳朵初具雏形的那一刻,是郭树忠教授最得意的时刻,"一种成就感总是油然而生。"

除此之外,郭树忠教授还做了100多例变性手术,国内像他做过这么多的医生不多。在整形外科,很多手术都不能纳入医保,这就使得很多病人只能忍受着巨大的心理痛苦,而得不到手术机会。对此郭树忠教授表示:“我们总是认为肉体的痛苦才是痛苦,病人鼻子没了,但修复术不在医保范围内,其实他心理上会痛苦的多,自杀的人基本都是心理上的问题,我们总说医学模式发生转变了,要更关注病人心理,但现实中却无法做到,这是我们值得检讨的一个问题。”

郭树忠教授除了在联合丽格执业外,他的另一个执业点定在了北大国际医院。他表示,北大国际医院的条件非常好,而我们医生集团的团队非常强,未来复杂的修复重建手术主要在北大国际医院做,联合丽格的目标是要打造一个国际耳再造中心。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

4人收藏

0人打赏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相关新闻

  • 李子君 雷淼 2017-07-27

    13
  • 2017-06-01

    0
  • 7e217843edee494aab3c2673615a7a54 2017-07-21

    0
  • 7e217843edee494aab3c2673615a7a54 2017-07-13

    0
  • 7e217843edee494aab3c2673615a7a54 2017-06-01

    3
  •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X

    扫描二维码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